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海涛:对北约侵略南联盟问题的若干思考

2018-05-09 10:39:57  来源:《真理的追求》  作者:张海涛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对华的口头、文字承诺与它的实际行动是相反的。我们希望与美国保持正常关系,但对美国要善于区别现象和本质,要保持清醒头脑,对美国不宜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上要保持必要的警惕,不能太天真;要随时准备保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保卫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张海涛:对北约侵略南联盟问题的若干思考

  

一、这场战争的性质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这场侵略战争,走的是“三步曲”。第一步是培养、训练南联盟科索沃省的民族分裂势力,提供武器把他们装备起来,怂恿他们闹“独立”。第二步,主持南联盟与科索沃省的分裂势力谈判,北约提出损害南联盟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令南联盟难以接受的条件,为向南联盟发动战争制造借口。第三步,武装侵略南联盟,进行狂轰滥炸。

  这场战争的性质,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蓄意制造的,旨在摧毁南联盟的一场侵略战争。

  

二、战争发动者的旗号和行动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这场战争中,高举“和平”的旗号从事野蛮的战争,高举“保卫人权”的旗号大规模摧残人权,高举“言论自由”的旗号摧毁报道事实真相的新闻机构和人员,高举“惩罚反人类罪”的旗号从事残酷反人类暴行,高举“反种族清洗”的旗号实行极端残忍的种族摧残,高举“人道主义”的旗号践踏最起码的人道主义原则,高举“反恐怖主义”的旗号实行地地道道的国家集团恐怖主义。

  旗号与行动完全相反,举漂亮的旗号,为的是搞野蛮的侵略。这是一切帝国主义者、霸权主义者发动侵略战争的老手法在当前形势下的新运用。

  

三、这场战争的严重含义

 

  这是北约成立50年来第一次在北约区域外用兵;这也是北约成立50年来第一次撇开联合国安理会悍然大规模用兵;他们不是一般的用兵,而是继承老殖民主义的“炮舰外交”,进行狂轰滥炸。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二战”之后德国第一次在曾经遭受希特勒德国侵略、并且遭到英勇反抗的南斯拉夫国土上用兵。

  既然有了第一次,就很难说不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因此,这场战争的含义,值得严重注意。美、英、德为主的北约之所以如此大胆妄为,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主要是因为苏联解体之后的世界局势发生了变化。如果苏联今天还存在,很难设想北约敢在巴尔干地区如此胡作非为。

  

四、美国对外征战的发展趋势

 

  “二战”以后,美国在50年代初期从事了一场大规模侵朝战争,在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从事了一场大规模的侵略印度支那战争,都被革命力量所击败;美国国内人民反战风暴迭起,垄断资本集团发生严重分裂。因此,在福特、卡特、里根政府时期,美国在对外征战方面不得不有所收敛。里根政府虽然大肆扩军备战,然而在实际对外用兵方面也只是在格林纳达和利比亚沿海等地小打小闹,不敢大动于戈。到了布什、克林顿政府任期内,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布什政府一战巴拿马,再战海湾(我在拙作《三说美国》一书里较为具体地讨论过,布什政府从事的那场称为“沙漠盾牌”、“沙漠风暴”的海湾战争,表面上是一场正义战争,实际上是一场非正义战争);克林顿政府上台执政后,接过布什政府的接力棒,在海湾继续耀武扬威,连续搞所谓“沙漠惊雷”、“沙漠之狐”,长期摧残一个战败国,使伊拉克广大人民群众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又制造借口,对南联盟狂轰滥炸,必欲置南联盟于死地而后快。

  布什、克林顿政府对外征战的气焰之所以嚣张,也与苏联解体以后的世界局势变化密切相关。如果苏联强盛,领导集团路线正确,布什政府就不敢大打海湾战争;如果苏联今天还在,克林顿政府就不敢如此欺负南联盟。

  由此可见,苏联解体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少数西方列强发动对外侵略的气焰正在恶性发展。

  

五、美国进一步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可能性

 

  近几年来,美国政府已经并正在进一步从事对外征战的准备。主要有:

  (1)提出北约“战略新概念”,进一步实行北约东扩(对南联盟发动侵略战争,就是为北约进一步东扩扫清道路);把北约的作战区域扩大到北约地区以外(对南联盟的侵略就是这种扩大的第一次实验)。

  (2)除了向美国国会提出为侵略南联盟增拨经费外,还在2000年财政年度政府琢算中将军费增加了120亿美元,并且把它作为今后六年增加军费1000亿美元的一部分。美国众议院近日已经决定对联邦政府1999年度的预算增拨130.1亿美元的军费。政府提出的包括2000财政年度在内的六年增加军费的方案,受到了在国会占多数的共和党的欢迎。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公开扬言,这个增加军费的预算是为了“使军刀保持锋利”。

  (3)重新实行里根政府的“星球大战”计划,着手研制全国导弹防御系统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美国国防部近日在向国会提交的《亚太地区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结构方案》的报告里正式写明,军方已经就把中国台湾省纳入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进行了研究。这就是说,美国政府要用这个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把台湾的天空覆盖起来,企图武力阻挠我国的统一事业。

  (4)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继续向台湾当局提供先进武器装备。

  (5)与日本政府签订《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而且日本国会最近已在日本人民群众的一片抗议声中通过了日本政府提交的相关法案,即((周边事态法案》、《自卫队法修改案》和((日美物品劳役相互提供协定修改案》。美日双方均不明言所谓“周边事态”的地理范围,只是含糊其词地说由美日双方“自主判断”;但日本右翼势力已经公开言明,所谓“周边事态”不仅包括中国台湾省,而且包括中国大陆。

  由此可见,美国统治集团进一步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可能性是严重存在的。

  

六、空袭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的严重含义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公然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在当地时间5月7日午夜用五枚美制精确制导导弹从不同方向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摧毁我使馆馆舍,打死、打伤我使馆外交官员和我国新闻记者,不是一个孤立的、偶然的事件。联系到上述将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覆盖台湾、向台湾当局继续提供先进武器以及《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中的所谓“周边事态”等事件,美制导弹空袭我驻南使馆之举已经朋确显示了美国对我国实行军事干预的企图。此事的严重含义就在这里。

  一系列事实表明,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是言行不一的。它口头上、文字上都承认西藏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实际上却以公开的和隐蔽的方式大力支持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它口头上、文字上都承认台湾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实际上却把台湾当做美国的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企图永远霸占。它口头上、文字上都承认中美两国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实际上却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运用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等种种手段,以官方与“民间”相结合的形式,时明时暗、时缓时急地向我国进逼,企图以“和平演变”的方式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它口头上、文字上都声称“支持中国加人世界贸易组织”,实际上却提出极为苛刻的条件,企图使我国“门户洞开”,从而大规模占领我国市场,迫使我国实行华尔街金融垄断资本要求的所谓“金融自由化”,使独立达50年之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重新沦为半殖民地。它口头上、文字上都表示要与我国建立“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现在竟然背信弃义,发射导弹空袭我国驻南联盟使馆,对我国进行武装挑衅。

  凡此种种都说明,美国对华的口头、文字承诺与它的实际行动是相反的。我们希望与美国保持正常关系,但对美国要善于区别现象和本质,要保持清醒头脑,对美国不宜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处理中美关系问题上要保持必要的警惕,不能太天真;要随时准备保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民族尊严,保卫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七、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阶级基础

 

  我国学术界有过一种论点,说美国共和党代表垄断资本,而民主党则代表中小资产阶级和下层群众;言下之意,是说民主党不代表垄断资本。我们且不说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在美国南北战争以后,在共和、民主两党轮流执政之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这一历史事实,只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统治集团从事的对外征战。1946年到1949年的中国内战,是一场由美国民主党人杜鲁门为首的政府出钱出枪、由蒋介石政府出兵屠杀中国人民的战争。侵朝战争是由民主党人杜鲁门为首的政府发动,由共和党人艾森豪威尔为首的政府结束的。侵越战争是由民主党人肯尼迪为首的政府发动,由另一位民主党人约翰逊为首的政府大规模升级,最后是由共和党人尼克松为首的政府结束的。入侵巴拿马的战争和海湾战争是由共和党人布什为首的政府发动的,其中的海湾战争目前仍由民主党人克林顿为首的政府在继续进行中。如前所述,现在正在进行的对南联盟的侵略战争,则是由民主党人克林顿为首的政府带头发动的。

  由此可见,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他们代表的都是美国垄断资本。按照列宁所下的经典定义,从19世纪末期以来,由这两党轮流执政的美国,都是帝国主义,他们都会发动对外侵略战争。

  与此相关的还有一个西欧社会党的阶级基础问题。

  我国学术界近年来出现一种论点,认为西欧社会党(包括工党、社会民主党)是社会主义政党,他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这样说来,多次、长期由社会党执政的一些西欧国家就都变成了社会主义国家。这种论点显然与客观事实不符。我们且不说这些西欧国家国内的垄断资本统治,也不说这些国家在对外反对社会主义(包括从外部瓦解苏联,演变东欧)方面曾长期与美国保持基本一致(凡此种种,都说明他们是资产阶级政党),就说此次对南联盟的侵略战争这件事。难道英国工党政府不是与美国完全一致的吗?难道德国的社会民主党政府不是与美国基本一致的吗?我并不是说欧美之间不存在矛盾。矛盾是存在的,而且时缓时激,有可能进一步发展。然而在从事对外侵略、特别是在反对社会主义方面,他们则常常与美国保持一致,或者基本一致。目前正在进行的对南联盟的侵略,就是最新的证明。

  因此,在美、欧(几个西欧国家,加上日本)无论是哪一个资产阶级政党执政,我们对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都要保持应有的警惕。

  (1999年5月9日脱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