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何新:美国解决世界问题的时间表

2018-05-08 14:09:28  来源:百家号  作者:何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何新:美国解决世界问题的时间表

  何新先生以下的这篇采访谈话发表于十六年前,原文刊载于2002年3月20日《香港商报》。

  [按语:何新认为,美国有一个解决世界问题的时间表,次序是:(一)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伊朗,(二)、中国,(三)俄罗斯]

  问:何新先生,您曾说,您认为美国似乎有一个解决全球问题的时间表?

  答:对。

  问:您的看法是什么?

  答:我认为美国当前针对阿富汗以及即将针对伊拉克的战争,只是美国意图重新安排世界的时间表上的第一步。

  问:第二步呢?

  答:世人皆知,美国英国高度重视伊斯兰地区,是具有深远的地缘战略考虑的,特别与石油政治有关。而后其打击目标将转向东亚的儒教地区,首先是俄罗斯以及中国。美国之所以特别关注问题,实际与其关注台湾问题一样,因为它们是指向中国的战略前沿区域。

  问:但布什总统在公开谈话中一直认为中国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

  答:这只是外交辞令。值得注意的是布什总统在9·11后明确说过:凡不是美国朋友者都是敌人。我认为美国对华既有一个短期的安抚政策,还有一个长期不变的根本性战略目标:这就是必须遏制中国走向强大。克林顿任总统时采取的办法是实施接触性遏制,即软遏制。而布什总统时代的政策则似乎更倾向于硬遏制,即武力遏制。

  问:在中国之后呢?

  答:然后会轮到俄罗斯。我认为美国对俄罗斯联邦未来的战略长期目标是早已胸有成竹的,这就是:孤立它,隔绝它,弱化它,拆解它。最终必须粉碎它。无论俄联邦对美国实行什么政策,这一目标都要达到。但在时间表上,解决俄罗斯问题则是排在中国问题之后。

  问:解决这些国家之后,天下会太平吗?

  答:如果上述目标顺利达到,那么美国其后的矛头会转向修理那几个对它一直怀有异心的不稳定盟国,法兰西、德国以及日本。

  问:难道美国以后不要盟国了吗?

  答:美国心目中真正的铁杆盟国,只有两个,这就是英国和以色列。其它所谓盟国,都只不过是仆从或暂时加以利用的工具。请注意布什总统当今所确定的关于美国敌人的定义:任何持有或谋求对美国具有威胁力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都是敌人。这个定义的潜台词是:只有美国有权拥有和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他任何已拥有或谋求拥有杀伤性武器的国家,不论是现在的敌人,潜在的对手或目前的盟国,都是对美国有潜在威胁力的国家。看来,美国未来准备对全世界实施秦始皇的政策。

  问:秦始皇?

  答:公元前221年,中国的秦始皇下令销毁民间的所有兵器以及可用以制造兵器的金属。其实秦始皇也是反恐怖主义的一位旗手。为防止恐怖主义袭击(如荆轲刺秦以及博浪椎一类),秦始皇在结束对六国的战争之后,立即“收天下兵器,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鼎”,并铸成“金人十二”。

  问:你所描绘的似乎是一幅十分令人惊怖的未来景象。那么你认为未来真的具有发生核战争的可能吗?

  答:我在1991年与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交谈时,已设想过在第21世纪可能发生“核游击战”。最近几年我多次警告人们,当今世界愈来愈逼近走向核战争。不久前,美国披露了国防部的秘密核打击报告。这在全球已成为热点话题,但对我不会感到是新闻。3月13日,布什总统在白宫新闻会上,又宣布美国将实施新的核战争政策。他明确地宣示:对任何国家,包括无核国家,进行核攻击是“美国必要的选择之一”。虽然鲍威尔后来又否认这一点,但这只是反映了美国统治层内部的一种战术性争论。而从美国近年采取的全面整军备战政策看,在美国所认为必要的时间和地点对任何对手发动突发性核袭击,已绝非一种不可设想的神话。

  问:你认为,美国准备核战争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统治全球吗?

  答:不。我认为美国与19世纪的古典帝国主义国家不同,它并不想统治现在这样一个地球。如果根据1995年美国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全球精英会议的精神,美国理想中的明日世界,是一个只有现在地球人口20%的世界。

  

 

  问:那么如何解决呢?

  答:会议提出了解决问题的两个方案。一是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喂奶主义: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而穷困的垃圾人口。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仅由20%精英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苟延残喘,这就是所谓“喂奶”(enterainment&tirs)的路线。布热津斯基说,未来人类社会是1/5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必须让其余4/5的废料人口被排挤出局并依靠喂奶过日子。

  问:如果其余80%人不愿接受这个方案,或者如果说,1/5的精英已不愿意再对那无用的4/5人渣实施喂奶呢?

  问:太可怕了。这难道是真的吗?

  答:要理解一个国家的政策,首先要了解这个国家是如何看待现实和未来的。因为政策的目的无非是两点:一是应对现实中的问题和挑战。二是引领和塑造现实使之达到所期待的未来目标。在后一意义上,远期政策实际就是导向未来的国家战略。这次旧金山会议之所以极其重要,其根本意义即在于此。

  问:近年人们常谈所谓“后现代”、“后工业文明”、“全球化”,但似乎没有人考虑你所阐述的这一层意义。

  答:近200年以来,英美的统治精英一直深受三种社会哲学的影响。一是马尔萨斯主义,认为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隔代而倍增的人口。二是应用于人类的达尔文主义,主张大自然的天律是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三是尼采鼓吹“超人”对“群畜”人渣宣战的精英主义。

  所以出席这个会议的精英认为,当今地球所负载的无用而劣质的人口垃圾是太多了。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必须用战争和瘟疫(生物武器)来消灭他们(新马尔萨斯主义)。由于现代世界财富的绝大部分,仅由20%的优秀人口和优秀文明(以英格鲁撒克逊文明为代表)所创造。所以必须设法消灭和淘汰那些无能力创造新价值的“群畜”(新尼采主义)。

  人们应当注意到,在客观上,现代科学技术,包括“干净”核子技术,遗传基因武器技术以及生物武器技术已经提供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高科技手段。也就是说,现在已可以使用较“人道”的方式(而不是维斯康辛集中营的焚尸炉),非血腥地、大规模地消灭劣质人口和文明。必须在这一意义上,人们才会真正理解美国何以对任何其他国家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此敏感,同时自己则大规模地加速研制发展这一类新式武器。

  尼采说:就我的本性来说,我是好战的!攻击,这就是我的本能。与人为敌,这是我的天性。(参看商务版尼采《权力意志》第18页)

  布什总统上台以来,对世界不断提出尖锐刺耳的挑战。有人称之为“单极主义”,有人称之为“牛仔斗士”,其实都不确切。布什主义就是尼采主义。

  问:尼采哲学近年在国内也很流行。

  答:我们国内一些精英总是很乐于对国外流行的东西象鹦鹉一样学舌。但仅仅是作为鹦鹉,因为鹦鹉并不理解它所叙述的那些语句的真实意义。

  “让超人降生,消灭这些群畜!”“必须铲除衰退的种族!”这是尼采在1889年写作的《权力意志》中发出的呼唤。我设想,这个淘汰劣质种族和人口的武力和文化的复合进程,也许会在第21世纪即本世纪之内成为人类最终所将面临的一种严峻生存现实。

  何新说:阿弥陀佛!但愿我的以上这些预言仅仅只是何新胡思乱想出的一种纸上怪论。

  (wanshi补注:据悉:1995年的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会议,就是这一年国际共济会、彼得伯格俱乐部的秘密高峰会议。

  

 

  【何新跋语】著名相声艺术家姜昆曾经告诉我:他在钓鱼台见到著名未来学家奈比斯特。奈比斯特来北京参加一带一路的讲坛。姜昆说,见到你很荣幸,你是最伟大的预言家。奈比斯特说:No,你们中国有个何新才是。后来我一直在想,我不认识奈比斯特,他为什么这么说。我猜想他可能看到过我的这个时间表的预测。

  

 

  【约翰·奈斯比特】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著名的未来学家,埃森哲评选的全球50位管理大师之一。约翰.奈斯比特的阅历丰富,他有着哈佛、康奈尔和犹他三所大学的教育背景,目前还是我国南京大学的客座教授,同时还是许多跨国大公司高层及政府高官的顾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