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看了洗地文之后,我怎么觉得林校长越发恶心了

2018-05-07 15:57: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年头做官装羊,都挺不容易的,老实说吧,象北大林校长那样,道歉严重掺假被揭穿,结果从质疑水平上升到被质疑人品;有人帮写了篇洗地文,结果行文不密又掉了林校长的底子。怎么说呢,面对或者应付老百姓的时候,还是不要想太多,说点老实话比较好,毕竟老百姓对官场不熟悉,没有多么复杂。

  一

  一篇洗地奇文《我所认识的林建华校长》中间,充斥着欺骗,而且是专门针对那些没有经历过世事的年轻人的谎说,谎说虽然不是事实,但能够体现林校长的真实心态——自己的利益和需要没有规则和道德边界,可以无限扩张。

  普通人所说的“感恩之心”,不是任何别的内容,而是个人对于规则的体认和自我利益边界的认知,任何对自己的越界帮助都是“人情”,需要被铭记和给出善意报答。

  洗地文说,林校长在课堂上告诉学生们,1976年推荐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本应该是他的,但被当地干部安排了别人,结果他1977年反而考上了北大,而不是被推荐到当地师范学院,林说这个结果好过了推荐上大学。但是,此情节完全没有可信性,林1973年去内蒙教书,应该是就业而不是知青下乡,76年的工农兵名额不可能与他有丝毫关系,充其量是他心里梦想过得到应属于别人的机会,如此而已。

  你说你林校长一个山东高密的高中生,被跨省招去“吃商品粮”,在内蒙当中学教师,可以想象一下当地多么缺老师,推荐工农兵学员跟你林老师有一毛钱的关系吗?难道你林校长天生血统高贵,任何好事来了,都得是你拿头一份而不是别人,否则就是不正当?存有这样的想法,需要多么高的自我看待,需要多么蔑视规则和他人,要不然怎么能够几十年之后还觉得铭心刻骨且毫无羞愧?。

  你林校长是别人跨省引进的专业人才好不好?1977年人家还让你参考、让你去北大,稍有点感恩之心的人,这个真的要算毕生铭记的人情了。这个让考让走,实际上相当于是合同甲方不要林校长信守事先约定的“乙方义务”——去服务于当地教学事业,相当于当地人主动放弃了合同权利(不管合同是否纸面书面载明的),不援引合同义务耽误你林校长的大好前程。结果,在林校长口里,当地干部还欠了他的——1976年就应该推荐他当工农兵学员,这个林校长确实不是一般的不厚道。真不知道,为什么大人物有一个算一个,个个天生血统高贵天下好事都要归他,这需要多么冷血和毫无感恩之心,才会认真地觉得恩人也欠他八百吊钱,这需要何等高度的对规则的自觉拒绝,才能够彻底泯灭尽个人应尽义务的自觉意识。

  二

  可能的情况是,精英们自认为很强大,人脉关系广,可以超越规则和道德的界限行事,不需要尊重草根群众很很看重的那些,所以,每一次深入对话之后,精英们往往在这些方面要与草民对立起来。精英们想要规训老百姓,老百姓缺乏条件象精英们那样查阅规则,就老是想要通过舆论压力去规训精英们,结果总是被精英们看做是“文革重演”或者“文革余孽”。时间长了之后,老百姓有了经验,就认为毛爷爷说得对,精英们是不会自动地改邪归正的,所以规训统治者是一个恒久的政治任务,你说文革老子就闭口,没有那么回事。

  精英们自认为生活在规则之上和道德之外:胡跃进的“帮腔逻辑”也可以对释林校长的言行

  有些老百姓真的是一有机会,就想要规训好统治者去正派做人,这一次林校长道歉掺假事件,很多人就跳出来想要教会林校长学会分析利害关系,想要借此教会统治者说老实话做老实人!说不定还有人,想要把老共产党人的群众路线输入到那些上等人的花岗岩头脑里去!应该说,这些都遭遇到精英们的反弹,某球日报的胡跃进尤其对此不满,所以,手持公器隆重出场,想要教导草民如何做一个合格温顺的奴隶。

  当然,林校长自认为天下好事应该尽归于己,所以,他天生没有感恩之心和对规则的敬畏之意。1977年第一次高考林校长能够参加,作为就业人员能够参加考试并被放行——要知道今天就业可是到处都有服务年限限制,至少说明林校长人缘官缘很不错,才能够让合同甲方放弃权利要求。当然林校长可能历来会做人,会与领导搞好关系,倒不一定如今天那样行贿什么的,但大家特别是当地干部都愿意朝好里帮他,也许在林校长看来这是他能干的结果:他也许认为自己付出了恰当的投入才获得此种合意的产出。感恩之心的欠缺,以及对规则敬畏的消失,也许是林校长在看待投入产出问题上特别有心得吧。

  林校长也教出了好学生,洗地文《我所认识的林建华校长》的中心思想,是以林校长的各种优点和长处作为论据,论证林校长不应该受到舆论批评和监督,难道真的是“一白可以遮百丑”?有点长处就永远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批评和监督?这个逻辑要强大到什么程度?!还有人更驰骋自己的脑洞,以浙大校友会曾经反对任命为例,说林校长被舆论追究是出于阴谋的蓄意策划——依据这种看法,不利于林校长声望的各种言论,最大可能甚至只可能来自于其政敌,这样的看问题方法是不是很熟悉?很林校长?一切批评言论,先不问与林校长本人的直接因果关系,而是直接进入追问间接因果关系——其政敌不承认林校长肥缺的不正当目标。这个逻辑很强大,林校长永远不需要追问自己的行为是否恰当,而是首先追问各种批评意见是否来自曾经不怀好意的非正当对手。

  三

  应该说,林校长的所谓道歉信,根本不是写给老百姓看的,也不是为了应付读错字的舆论,而是体现了他一贯的精明强干——如何在逆境中间翻身,由此他不认真道歉就算了,还端出一碗在彻底否定文革方面“与中央保持一致”的苦大仇深的忆苦饭,这到底是道歉还是化错误为政治资本?这也太会做政治生意了吧!把老百姓当傻子吗?

  真的是被恶心到了,原本是调侃一下他就算了,不想要揭穿那些恶心的人,但是林校长不仅哥们厉害手持公器出面帮腔,还动用官权力一面删帖子一面还放出各种洗地文,一边封口一边洗地,这可真有点:人而为官,不知其可也。

  有人说,看林校长不要看一时一事,要看他长期的行事,这个说法真是持平公正之论。不过这样的话,最好去对组织部说,不要对群众说。管考核干部的是组织部而不是群众,不过,组织部门目前也没有怎么样林校长。但老百姓可以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完全不管这些,老百姓专管一件事:做人不能够低于最低的道德底线,你再能干,再招法多,还是得守住到道德的底线,否则就可以说道说道你。你做了官,手腕高明了,就说明道德底线不需要了,你林校长有那么能吗?

  林校长长期表现有多好我们不知道,但是,今年还真有几件事可以检验一下林校长,北大学生起来反对性骚扰过程要求公开信息,北大的政工干部用于对付学生的手段跟黑社会差不多,没有听见到林校长的正义声音;基层管理上对正义学生打压、对禽兽教师宽大,北大官方看上去很不像正派人行事,而且如此强烈的舆论关注之下,也没有见到林校长出来走两步。看起来,北大基层政工干部,专门反对习大大关于群众路线的倡议,也没有见到林校长采取过什么有力措施。结果,读错字了不算,借道歉之际反而端出一碗他文革受害的老贫农“忆苦饭”,秀一秀他与党中央还有那么丁点一致,你林校长会不会过于聪明了?怎么不见你响应一下习大大的群众路线号召?怎么不见你林校长支持学生的正义声音?

  无妨假定,浙大校友会的人曾经试图干预林校长任命完全不正当,那么,反过来是否可以追问洗地文作者,你的文章也是有同样功能和效果,这个应该怎么看待?毕竟,假如舆论对于组织任命或者林校长个人政治资本有所损益的话,在进行这种动机指责之先,就需要事先证明“举世皆浊林独清”了,这个应该很难证明吧,洗地文列举的几点事实远远不够而且推理欠缺也很多吧。

  更为关键的是:浙大校友会这一次到底有谁出来发声了?还是他们在幕后操纵了一些声音发出来?这么说是有材料依据,还是有逻辑周延的推理依据?更何况,就算是有人怀有不正当目标出来搅局,难道就可以否定直接因果关系的存在?我还真的没有关注到林校长的政敌怎么说的,我看到的言论都是针对林校长自己的道歉信的各种恶心之处。最低限度的逻辑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就算是有人试图推进不正当的间接因果关系,这也否定不了批评林校长的直接因果关系是否成立吧?写文章反驳难道不能够花点时间,评判一下直接因果关系是否成立吗?毕竟,直接因果关系是完全可以独立于间接因果关系而存在的,张冠李戴在逻辑上不成立好不好?

  二〇一八年五月七日

  相关文章:我所认识的林建华老师

  这几天,林建华老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因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身份,念错了“鹄”字的错误被无数人拿来说事,有些网络评论对这件事做了很多误导,也有些很极端的言论,颇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昨天下午,林老师发表了《致同学们的一封信》,对这次读错字事件进行了郑重道歉。中国经济网编辑知道我了解林老师,问我林老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何以胜任北大校长?借此机会,我希望能够把我认识到的林建华老师介绍给大家。

  林建华老师生于1955年,山东高密人。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林建华刚上五年级。1973年,18岁的林建华中学毕业后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工作,当中学老师。1976年农场有一个推荐工农兵大学生的机会,本来林建华拿到这个指标是十拿九稳的,但当时农场的领导把这个机会给了别人。林老师后来经常讲吃亏是福,经常拿这个事情举例。如果当时农场领导把这个指标给了林建华,那么他现在可能是一位已经退休的资深中学老师,因为这个机会只是去上一个地区的师范学院。1977年,文革结束,全国恢复高考,林建华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大化学系。

  1986年,林建华在北大经过九年刻苦学习,拿到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两年后,他进入德国Stuttgart的 Max-Plank 固体研究所、美国Iowa州立大学化学系和Ames国家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领域为无机固体化学和无机材料化学。

  1993年,林建华回国,继续在北京大学化学系任教,应该说他是当时中国在晶体结构领域水平最高的人之一。在他回国之前,当时中国学术界在粉末X射线衍射解析晶体结构方面明显落后于世界主流科学水平,只能解决简单的晶体结构问题,对于复杂的晶体结构解析无能为力。例如,当时某著名的无机化学实验室,具有非常强的合成新型分子筛化合物的能力,却不能完成结构解析,只能与国外科研机构合作,我们做合成他们做解析。这样的合作发表出来的文章,第一作者一般是国外的科研人员,我们的科研成果被打了折扣。林建华带领实验室的老师和学生,利用粉末X衍射手段,取得了很多重要的科研成果,在过渡金属复杂氧化物、新型微孔硼酸盐、稀土-过渡金属金属间化合物的合成、结构、物理和化学性质方面都很有成就。例如多种具有孔道结构的硼铝酸盐分子筛,因为是世界首次合成,具有命名权,于是命名为PKU1——PKU9(PKU是北京大学的简称),相关文章发表在《德国应用化学》等重要期刊上。因为他在晶体学领域的贡献,他曾被评为中国晶体学会理事长。

  回国后的林建华凭借丰硕的科研成果和领先的科研能力,很快被评为“杰青”(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

  1997年,林建华任北京大学化学学院副院长,1998年开始任北京大学化学学院院长。

  1998年中国开始评选长江学者,以当时林建华的资历水平当选完全没有悬念。林建华当时是化学学院院长,他觉得凭借这样的身份和其他人竞争是不公平的,于是主动放弃了参加长江学者的评选。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我几乎没有听到过有其他人这样做。

  2001年林建华当选北京大学校长助理,2002年升任副校长,2004年任常务副校长,分管多项重要工作。这期间,他完全有机会参选院士,但他考虑到因为担任行政职务分散了很多精力,不能把全部精力用于科研,于是放弃了参评院士的机会。

  2010年,林建华调任重庆大学任校长。他做了很多实事。重庆大学学生宿舍原来既无热水也无空调,一到夏天学生苦不堪言。林建华亲自找到企业,请他们捐赠设备,使所有的宿舍通上了热水装上了空调。他还大幅度提升了硕士生和博士生的补贴,让学生能够更好地学习和生活。他为重庆大学引进了很多人才,也聘请外面的学者到重庆大学任教,甚至直接担任院长、副院长,这样也因为触动一些人的既得利益引起反弹。然而,林建华并不畏惧,一心一意地推进重庆大学远离“近亲繁殖”,这些政策得到了绝大多数基层教师和全体学生的支持和拥护,重庆大学面貌焕然一新。

  2013年,林建华调任浙江大学任校长。当时的浙江大学某些既得利益者并不欢迎,并且上演了“海外校友会抵制新任校长”的闹剧,他们以海外校友会的名义发出了公开信,指出林建华既不是院士也不是长江学者,并且和浙大没有渊源。这篇奇文现在在网上还能找到,里面的道理很有趣,比如浙大以前的某任校长是院士,却是当上校长第二年评上的院士;某任校长和浙大有渊源,是因为他儿子在浙大读书。林建华在浙大的成绩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可以关注一下2013-2015浙大的新闻。

  在大家都以为林建华要在浙大校长的位置上退休的时候,2015年林建华回北大接任校长。在北大当校长期间,他在去行政化、教授治校、简政放权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林建华老师主张学校要面向学生和社会这两大客户,为社会培养优秀的学生,让优秀的学生成长为社会的栋梁。他反对高校中存在的“近亲繁殖现象”,他主张引进人才,主张人才流动。他主张大学去行政化,主张大学以学生为本。

  说几件小事吧。

  林建华老师是我见过的最自律的人,他从来不会提携任何他科研组的合作者或者自己的学生,一切都要靠自己,尽管他帮一下是非常容易的事。

  在林建华当北京大学副校长期间,不管白天的行政工作多忙,每晚8点,他必定出现在化学学院的实验室里,做他热爱的晶体结构解析,一直工作到很晚。很多重要的未知结构都是这个期间的工作成果。有一段时间,我在北大家属院晚饭后带着孩子玩的时候,总能看见林建华匆匆走向化学学院去工作。

  当时北大计算化学领域实力薄弱,林建华非常想引进计算化学方面的人才。当时有一位很合适的人选,他在美国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国际计算化学领域实力很强,但他并没有回国的打算。林建华为了把他引入北大,多次登门拜访,最终这位教授回到北大,提升了北大计算化学的实力。这样例子还有很多,林建华引进人才,只看科研能力,完全不考虑出身、派系等个人因素。所以北大在避免科研领域近亲繁殖方面做得是最好的。其他学校呢?很多学校有近亲繁殖的传统,导师只把自己的学生招进学校,一代一代下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他们培养的人也出不去,科研很难做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林建华调任重庆大学校长后停止招收博士生,也没有在重庆大学设立实验室。他认为如果不能专心搞科研,就专心做好行政工作,做好对科研的支撑。从2010年调任重庆大学校长开始,林建华再也没有主持申请过任何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对于他来讲,如果出面申请项目应该是相对容易的,他的很多同事、同学甚至学生都在国家基金委工作,他本人又有很高的科研能力和行政职务,他认为,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科研,那么申请经费就是浪费国家的资源。

  这就是我认识的林建华老师,一个我永远尊敬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