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读错字,多大个事啊

2018-05-07 14:27:5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周年校庆上,校长林建华错读“鸿鹄志”为“鸿hao志”。事本不大,谁无不识之字,谁又无读错之时呢?毕竟是北京大学,毕竟是北京大学校庆大会上出的错,致个歉也算应该。

  但林校长的致歉,却不单是致歉,而是先将自己语文没学好的罪责赖到文革头上,又将社会过多关注他的读错字而忽视了他讲话的思想,抱怨不该盯着他的一点小错而不放。他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读错字,林校长不是先从自身找起,却归罪于文革。文革已经过去四十年了,对于任何一位与他同龄的人来说,把自己学习没学好的原因推给文革,是太过附会牵强,逻辑上也太遥远了。都认为,将错往文革上一推,就觉得立刻会得到理解和同情,而且还不会犯政治错误。但已时过境迁了,今天再用这种手法只会是显得愚蠢不及,也拙笨得多。

  首先林校长在致歉中说:“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可以看出,林校长当年的作文能力还是很优秀的,否则也不只是靠幸运就能考进中国一等一的北京大学的。其次,莫非改革开放四十年中,林校长的学习就没有一点长进?四十年连认识“鹄”字的机会都没有?众所周知,“鹄”字从未被禁过。四十年来,林校长官拜至北京大学的校长,部级干部,著书论说也不少,而且自己又说每次重要的讲话稿和出版的书都是自己写的,如果四十年没有长进,又是怎样做到的呢?林校长这种自己有错就先怨时代、就赖社会,首先就不是真诚的道歉,尽管形式上和时机上显得很真诚。

  林校长的“质疑无价值”的思想观,也是致命的大问题。怀疑精神,是科学的首要精神,不仅仅对于北京大学,对于五四运动以来的中国社会,对于今天所倡导的创新精神,如果不许怀疑,何谈丝毫的进步呢?五四青年节刚刚过去,林校长的这一思想,对于五四运动发源地的北京大学来说,对于中国的新时代要求来说,碰撞得是多么响脆啊。牢记五四精神的核心:民主与科学。民主与科学要求我们敢于怀疑,勇于怀疑,敢于创造,勇于进步。没有怀疑,就失去了动力,没有怀疑,就不会创造,没有怀疑,就不能前进。怀疑是科学的灵魂。

  这场“鸿鹄志”风波估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它所引发出的其他问题,可能将使我们反思很多问题。对于林校长,不管致歉信中有多少问题,也不管还读错过“莘莘”,社会应该会宽容地接受他的致歉,也没必要一直拽着不放,但是从他这,以及再早前的几位著名大学的校长同样犯出的语文问题,不得不反思我们的语文教育,甚至中国整个教育的问题了。

  林校长在致歉中说“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这句话应该是他说的实实在在的实情。四十年应试教育下的英语的突出地位,造成最严重的恶果之一,就是语文教育被严重忽视了,致使国民整体上的语言文字能力严重低下,表现出的是,汉字写不好,表达能力不足,语言词语贫乏,有知识无文采,不爱护汉语汉字,随意篡改乱用,尤其某些广告和网络用语,严重玷污了汉语词汇的纯洁,踩踏着汉语的尊严。对于成语,只会是将祖先留给的拿来乱改乱用而已。言而总之,教育上,没谁拿祖国语言汉语真当回事。

  相反的是,英语在中国不仅高贵,而且学得严谨,学得有热情,上学为考学刻苦学,工作为职称和进步必须学,甚至考古汉语专业,必先考英语,讲英语以英美音为正音,以“伦敦音”“纽约音”为准音。为北京08年奥运会,中国从2000年开始就提前掀起了全民学英语浪潮。四十年来,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能象中国这样,将一门外语的学习提高到远远超出母语的国家。

  所以林校长去赖文革就太远了,应该赖的是过多时间都去学英语了,而没时间去认识什么“鹄”,所以林校长一路学习到了博士,一路研究成了博导、化学家,所以一路晋升官拜重庆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校长,所以一路上始终也没与(应该是不肖于与)“鸿鹄志”见面,所以也就在这次庆祝大会上丢尽了“中”相。这样简单的事实和逻辑,林校长敢去赖么,他是这种教育的得益者,收获者,更是这种教育的管理者,他赖来赖去,最好赖到文革头上才是最好的,是最保险的,也是政治正确的。只可惜,文革毕竟太远了,这次救不了林校长了,它不灵了。

  读错字,本不是什么大事,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厦门大学的校长不也曾在语文上出过错么。错就错了,错了就提高自己,没必要去推过诿罪给某个时代。这次“鸿鹄志”小事,可以不必致歉,它热闹一两天也就过去了,倒是林校长非要致歉,还弄出了很多话外题,引起这场错字风波。归结到底,还是怨他自己,同样,也怨不到批评他的广大网民的头上。

  2018年5月6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