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马克思王者归来——《马克思是对的》

2018-05-08 09:49:2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日子即将来临的时候,央视推出通俗理论对话节目《马克思是对的》,这是令人鼓舞的。

  在主流大众传播媒体被新自由主义占领多年之后,马克思王者归来,这本身就意味着变化,意味着令人窒息的思想僵化的局面被打破。

  从促进社会进步的角度来看,这种节目的意义就更大了。

  这一点,也许没有谁比马克思自己的表述更准确——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指出: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

  遥想新世纪初那几年,一眼望去就知道搭错了某根神经的张五常忽然大行其道,在这个以马克思主义立国的国家里四处大讲“最蠢不过马克思”,居然掀起阵阵“旋风”,可见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混乱和溃败曾经到了什么程度!

  今天,张五常之流虽然不如前些年那么时髦了,但他贩卖的垃圾并没有得到认真的清理,而是仍然堆积在我们的周围,散发着臭气,继续毒害着我们。

  在这样的背景下,理直气壮地再次宣布“马克思是对的”尤为必要。

  做任何事都要先正名。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无论做任何事,都要首先争夺话语权,要掌握舆论的领导权。

  因此,《马克思是对的》之后,我们还希望能够看到《列宁是对的》,《毛泽东是对的》等系列节目,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当然,虽然《马克思是对的》这档节目整体不错,但并不是说就没有问题了。

  

  有什么问题呢?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思想,一种理论,一百多年来,为什么能够成功“掌握”那么多人,尤其是一些最优秀、最高尚的人?

  从认识论的角度来看,马克思主义最厉害之处,就是始终有一种整体观——这是一种提纲挈领、融会贯通、高屋建瓴的认知状态,是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境界。

  这种整体观,就是对任何事物都要追根溯源,抓到本质!

  我们平时批评的所谓盲人摸象、各持一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等,指的都是在认识层面只看到了现象,只抓到了皮毛,而不能看到认识对象的本质。

  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形形色色的反马克思主义学说,之所以在和马克思主义的论战中一一败下阵来,就是因为他们不能触及或不敢触及问题的本质。

  资产阶级的经济学,无论是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还是凯恩斯,他们的经济学说和马克思主义相比,之所以是“庸俗的”,也正在于他们只触摸到经济运行的现象,如价格、需求、市场之类,而没有揭示经济运行的本质。

  所以,依据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所制定的经济政策,都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些政策带来的问题经常比解决的问题要多。这些政策充其量只能暂时地推迟经济危机而不能消除经济危机。

  真正被马克思主义所“掌握”的人,由于抓住了历史和社会的本质,这会使他们有一种“通透”和“顿悟”的感觉,这使他们很难放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因为放弃就意味着精神上的死亡,意味着重新变成行尸走肉!

  所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通常都极为坚定,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为了信仰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在一百多年来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中,在每个国家里,这样的人物都史不绝书。

  以马克思主义的这一特点来衡量《马克思是对的》,我们就会发现,这档节目最缺乏的恰恰是直面“本质是什么”的气质。

  比如,在讨论《资本论》,分析经济危机时,参与节目的学者提到了马克思所指出的原因:

  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下,一极是财富的积累,一极是贫困的积累,由于劳动者没有能力消费自己生产的商品,就会出现商品的相对过剩,导致经济危机。

  这一段,应该说讲的比较到位。

  但等到话题继续深入,讨论到2008年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时,却将其归结为“次级贷款”的违约问题——这一个不留神,又掉进了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泥坑。

  其实,尽管战后资本主义在凯恩斯主义的指导下进行了许多调整,但由于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没有变,所以两极分化的大趋势也没有变。

  因此,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描述的“商品到货币是一次惊险的跳跃”之不能完成,掉下去摔得粉碎的危险也一直严重存在。

  这是所有资本主义社会都无法摆脱的内在焦虑。凯恩斯主义的药方之一是贷款消费,就是把你未来挣的钱拿到今天花。

  不需要任何经济学理论,只要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这无非寅吃卯粮,只能推迟危机而不可能避免危机。

  但凯恩斯不管这么多,他只管眼前过得去。他的名言是:“从长远看,我们都死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使把未来可能挣到的钱拿到今天花,仍然不能解决问题。

  所谓“优级贷款”就是未来挣的钱拿到今天能够买得起房;所谓“次级贷款”,就是未来挣的钱拿到今天还是买不起房——于是次贷危机、金融危机就爆发了。

  金融危机就是经济危机!2008年以来,主流经济学界之所以小心翼翼地避免使用“经济危机”这个词,就是为了避免和马克思的预言迎面相撞,以至于使公众恍然大悟“原来马克思是对的”。

  现在要问:次贷危机的本质是什么?

  很简单,本质就是经济危机,和1929年的大萧条完全相同。而其原因,正是马克思所指出的“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所导致的两极分化造成的。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马克思也早已给出了答案: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占有,也就是公有制!

  但是,在《马克思是对的》讨论中,由于一不留神从马克思主义滑到了凯恩斯主义,所以解决经济危机的方案,也就不再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而变成了“宏观调控”和“扶贫”。

  结果呢?马克思是对的,变成了凯恩斯是对的!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从形式上来说,《马克思是对的》也有改进的空间。

  工人阶级,或者说无产阶级,在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地位是极其重要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学说。

  马克思主义具有鲜明的阶级立场,那就是始终站在无产阶级一方,相信无产阶级将成为资产阶级的最终掘墓人,是建设社会主义,走向共产主义的领导力量,是革命最彻底、最有前途的阶级。

  正如列宁所言:“马克思的哲学是完备的哲学唯物主义,它把伟大的认识工具给了人类,特别是给了工人阶级。”

  马克思主义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力量,同样的,无产阶级也把马克思主义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这是马克思主义阶级性和科学性统一的最好评述。

  马克思主义和工人阶级的关系如此水乳交融,密不可分,但遗憾的,我们在节目当中只看到了教授和学生——在马克思主义的语系中,他们不过是小资产阶级——却没有看到工人阶级的影子。

  中国工人阶级,曾经是全世界理论水平最高的工人阶级。

  为什么不邀请一些工人群众来参与节目的讨论呢?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感受不是更加亲切吗?他们不是最需要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与启蒙吗?

  工人的缺位,不能不说是这一节目的严重缺憾。

  有理论深度,有实践温度,不错。但两个方面都需要提高。

  尽管有着种种不足,但还是非常欢迎《马克思是对的》这样的节目播出。节目以及对节目的讨论,本身都会成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一种学习和普及,而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

  20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于马克思故乡德国特里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