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王宏甲:再读马克思

2018-05-05 10:05:54  来源:微信“宏甲文章”  作者:王宏甲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2018年是马克思诞生200周年,本文从作者与孙女的对话写起。在作者看来,引导后代认识马克思很重要。马克思出生在德国西南部的特里尔城,他的父亲是一名律师,学识渊博,喜读伏尔泰和卢梭的作品。马克思没上过小学,父亲是他的启蒙老师。

再读马克思

王宏甲

  冠音问我:“你知道马克思的生日吗?”

  我问她:“你知道吗?”

  她说:“5月5日。”

  我再问:“你知道马克思哪年出生吗?”

  她盯着我,这是在等我告诉她。“我告诉你吧。”我说我少年的时候,老师告诉我这样记马克思的生日:“马克思生于1818年5月5日,他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击资本主义。”这句话里,“1818”与“一巴掌一巴掌”有谐音,而且一巴掌有五个手指,两巴掌就有两个“5”。从此,我永远也忘不了马克思的诞辰。

  今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生二百周年纪念日。我对冠音说,你一定要了解马克思,他是个非常伟大的人。冠音问:有毛主席伟大吗?我说:一样伟大。马克思和毛泽东生在同一个世纪,毛泽东比马克思小75岁,毛泽东在1919年26岁时首次读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写的《共产党宣言》,从此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当然,我还得告诉冠音,什么是“主义”;告诉她,在长大的过程中,一定不能不分“主义”、不问“主义”。因为它是世界上的客观存在,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它都会影响你的情感、你的成长,你未来的工作和生活。

  冠音已经读四年级了,能听懂以下的话,我给她读了下面这段习近平总书记说的话,他是2017年9月29日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体学习时说的——

  习主席说:“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习主席还说:“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我告诉冠音,我非常感谢马克思!

  因为我从少年走进青年的时候,阅读了《马克思传》,此后还阅读了《恩格斯传》和《列宁回忆录》,随后陆续读了他们写的一些文章。

  那时,我对什么是世界观、人生观,朦朦胧胧的。但我已经被马克思的胸怀和理想深深打动。在后来的岁月里,我越发体会到,世界观、人生观,胸怀、志向这些东西,在人生中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非常重要。

  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才有理想。

  爱因斯坦写过一篇《我的信仰》,其中写道:“每个人都有一些理想,这些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生活目的──我把这种伦理基础叫做猪圈里的理想。”

  马克思中学毕业的时候十七岁,他的毕业作文题为《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其中写道:“我们的使命决不是求得一个最足以炫耀的职业。”

  那么求什么呢?马克思写下:“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

  马克思还写下:“人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达到完美。”

  听听这句话是不是有点熟悉,日后马克思会写下:“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为人类而工作,通过使他人完美和幸福,从而使自己达到完美。这是青年马克思的理想。

  重要的不只是打动了一百多年后出生在新中国的我这一代人中的许多人,而是当时深深地打动了燕妮。

  燕妮出生于德国贵族家庭,青春年华的燕妮被公认为是特利尔最美丽的姑娘和“舞会皇后”,不少英俊潇洒的贵族青年为之倾倒。燕妮可以选择荣华富贵的婚姻,可以有安逸、享乐的生活,她却瞒着父母与清贫的马克思私定了婚约。

  “我甚至想像如果你失去了右手……我便可以成为你必不可少的人,那时我便能记录下你的全部可爱的绝妙的思想,成为一个真正对你有用的人。”

  这是燕妮写给马克思的信。

  贵族家庭里有这样的女子,燕妮也深深地打动马克思。以下是马克思写给燕妮的爱情诗:

  任它物换星移、天旋地转,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蓝天和太阳。

  任世人怀着敌意对我诽谤中伤,

  燕妮,只要你属于我,

  我终将使他们成为败将。

  这样的爱情诗,马克思竟然写了三本。即使是写爱情诗,诗中也充满了爱憎分明的战斗精神。有人认为燕妮是倾慕马克思的才华,我以为更主要的不是。

  时光流过了一百八十多年。少女时代的燕妮,究竟倾慕马克思什么?出生于贵族的燕妮,最倾慕马克思的就是他那立志要为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而工作的胸怀。正是这多么宽广的胸怀,多么崇高的情感,使燕妮将自己的一生都与马克思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1843年6月19日,马克思和燕妮举行了婚礼。

  那个时代,最需要关怀的就是生活处境窘迫,受剥削受压迫的工人阶级。马克思从关怀人类到具体地特别关怀工人阶级的命运。

  1844年初,马克思和他的朋友卢格在巴黎共同创办了《德法年鉴》杂志,马克思在初创的杂志上发表文章写道:“无产阶级是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其历史使命是消灭私有制,使人类获得真正解放。”这标志着马克思完成了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转变。

  就在这本杂志上,马克思惊喜地发现,还有一个人发表文章这样写道:“社会经济关系在社会生活中起着决定作用,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根源,消灭私有制的力量是无产阶级。”这个人叫恩格斯。

  1844年8月28日,马克思和比他小两岁的恩格斯初次见面,地点在巴黎法兰西剧院旁的雷让斯咖啡馆。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会面,人类的解放运动自此将出现新的里程。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友谊是两个思想巨人的友谊,他们相互砥砺的伟大友谊,建立在关怀全世界无产者的伟大情怀上。马克思曾说自己常常踩着恩格斯的脚印走,恩格斯则说自己只是第二提琴手,他们共同谱写了人类解放最壮丽的乐章。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两座并峙的高山,他们的伟大友谊和思想是一个共同的海洋。

  1845年,普鲁士政府把马克思视为危险分子,要求法国政府将马克思驱逐出巴黎。这是马克思第一次遭到驱逐,从巴黎去到比利时。不久,普鲁士政府又要求比利时内阁驱逐马克思。马克思毅然放弃了普鲁士国籍,从此成了没有任何国籍的“世界的公民”。

  没有了国籍,马克思心中更拥有了整个世界。把整个世界和人类的命运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心中没有任何羁绊。这是青年马克思的显著特征。

  这也是马克思最打动我的地方。在农村插队的日子,我在19岁的冬天,依据一张马克思肖像,画了一张“马克思在写作”的油画。由于是画在一张“牛皮纸”上的,多年后碎了,我又把它粘帖在一张报纸上。

  王宏甲19岁在插队的乡村画的马克思

  在我长大的岁月,我知道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共产党宣言》,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知道了巴黎公社、十月革命;知道了毛泽东说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后来,经历了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和改革开放;看到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知道了美好会被颠覆。是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的历史,是中国“两个三十年”的经验教训,使我们更加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和伟大,理解了“不忘初心”之于中国大众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多么重要。

  (5月3日、4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不朽的马克思》,王宏甲为本片文学指导。)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由中央宣传部指导,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推出的电视纪录片《不朽的马克思》,分上下两集,共100分钟,于5月3日和5月4日20:00在CCTV1播出。

  在筹备过程中,本片主创团队在国内外大量考察马克思、恩格斯的手稿档案、文献资料,并赴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英国、俄罗斯等地实地拍摄,力求真实地反映马克思成长、生活、研究理论和开展革命活动的人生历程和思想轨迹。

  本片出品人:冷  溶  慎海雄

  总策划:贾高建  张  宁

  总监制:魏海生  阚兆江

  学术顾问:韦建桦 顾锦屏 靳辉明 陈先达 顾家祥 顾海良 黄宗良 赵  曜

  总撰稿:冯  雷

  文学指导:王宏甲

  撰稿:姚颖  鞠成伟  吕增奎  刘思妗

  总导演:闫  东

  执行总导演:王立欢

  

  《不朽的马克思》2018年5月3、4日  CCTV—1 晚 8:00  隆重献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