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王诚:中兴事件中的带路党大佬吴敬琏

2018-04-26 10:06:16  来源:微信“金桥智库”  作者:王诚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带路党大佬吴敬琏讲了一句话,引发了社会的普遍关注,他说了一句什么话呢?他说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非常危险的。网上有一个神回复说“吴老说得很对啊,难道大家不认同么,其实不惜一切代价搞两弹一星也是很危险的”。还有人在网上模拟了吴敬琏和他的洋主子的对话,也挺有意思的:

  MD(美帝):当年两弹一星就让他们造出来了

  W(吴):那时候中国有一位全民崇拜的神,忽悠不了

  MD(美帝):北斗也研究出来了

  W(吴):那是确实被吓到了,阻拦不了

  MD(美帝):这次他们要全力发展芯片了

  W(吴):放心,只是屁民乱喊而已。科技误国,炒房兴邦,这么多年的忽悠已经深入“人”心了。

  确实,这些年来,我们的经济改革都让吴敬琏、茅于轼这些带路党给带歪了,带到沟里去了。“科技误国,炒房兴邦”,确实已经深入人心了。跟台面上喧嚣的中美贸易争端和中兴事件相比,更值得关注其实应该是台面下的近乎是集体式的经济思维:海南自贸区和自贸港,朋友圈预言,海南房价又要大涨;央行降准,朋友圈预言,房价又要大涨;朝鲜决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朋友圈也是,快去朝鲜买房……

  中美贸易战和中兴事件出来了这么久,我本来以为像吴敬琏这样的号称是中国经济学界良心的大佬,多少会装一下样子,像向松祚那样给自己立一下牌坊,多多少少会从自由主义的理论立场出发,谴责一下特朗普政府的经济霸权,美国政府干预市场的行为。但是很遗憾,吴敬琏这次牌坊也赖得立了,直接赤裸上阵,不但为特朗普百般辩护,反对中国政府、学界和民间攻击特朗普当局,而且还妄议中央,直言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很危险,继续攻击中央的供给侧改革。

  我们来看看吴敬琏说了些什么,吴敬琏在4月22日清华大学CIDEG主办的2018学术年会上表示,“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他说:“接着就是贸易战的问题,是中兴事件的问题。这里又牵扯到对外开放是不是要继续,国内改革怎么能够更加深入,解决我们一些制度上的重大问题。但是从社会的反应来看,我倒不觉得像我们刚才一些发言人所说的,主要的问题是跟特朗普行政当局的争论问题。对于我们一个中国人来说,主要的问题是这个争论能不能促进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政策落实,从网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种危险,这种危险就是由于这个争论使得这种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了优势,就是用更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们的有关产业,比如说有一种口号叫做‘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

  当全国人民都在为中国经济缺芯少魂担忧不已的时候,本以来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会顺应民意和中央的战略意志、国家意志,拿出一些解决方案出来,结果却是令人大失所望,俗话说,养兵千日,用于一朝。结果,我们全社会花费了大量金钱和资源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不但不堪大用,反而肆无忌惮的咬了主人一口。真还不如养一群狗,我们是养了一群白眼狼。他们心里时时刻刻,念兹在兹的还是带路党的大业未竞,是“能不能解决我们的一些制度上的重大问题”,坦率地说,是能不能按照所谓的佐利克报告,推进中国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改革,彻底地把中国变成苏联第二,颠覆我们的党和国家,所以才会对所谓的“国家主义更加取得优势”,感觉到了危险,因为这会破坏他们的带路大业。

  从吴敬琏的整个演讲来看,也是显得语无伦次,逻辑混乱,一方面批评了政府治理环境的政策,他说:“今年年初采取了很重大的行动来改变我们空气污染的状况,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所以在两会期间最后作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煤改气什么的这类问题上,但是终于迎来了蓝天。但是没有几天,两会还没有开完又出现了严重污染,而且这次浪潮延续的比过去都要长,一直到昨天,都是在严重污染和中度污染摆动。这就说明有许多问题还要做深入的研究。

  简单的行政措施可能取得短期的效果,但是从长远来说它的基本问题没有解决,这个基本问题在哪里?我的假说,就是增长方式、增长模式的问题,主要是靠资源投入,而不是靠效率提高。所以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要解决中国增长模式的转变问题,而中国增长模式怎么转变呢?所要求的条件就很多,主要是制度上、政策上的条件,是我们需要在问题上做深入的研究。”

  但是接下来却是话锋一转,反对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搞芯片产业。众所周知,像芯片等高科技产业,附加值高,没有环境污染,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就应该多搞一些芯片这样的高科技产业,这样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改善环境问题。也就是说实现经济增长方式、增长模式转换的问题。作为能够影响政府决策的主流经济学家大佬,你既反对政府的短期环境治理措施,又反对政府通过顶层设计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你叫政府怎么能治理好环境污染,难道就靠着你们主流经济学家喊喊口号,打打嘴炮就行了?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不仅有一个国家不惜一切代价在发展芯片产业,而且还取得了优异的成就,跻身于世界芯片霸主的地位。不但没有危险,反而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丰硕成果。这个国家离我们也不远,那就是我们的邻国韩国。虽然我们一向瞧不起韩国棒子,虽然我们几千年来一直对以“小中华”自居的朝鲜民族嗤之以鼻,更对他们剽窃我们的端午节等各种文化遗产拿到联合国去申遗恨意绵绵。然而,这一次中兴事件一出来,我们却不得不对他们另眼相看。子曰:礼失诸朝而求之野,诚哉斯言。

  我们讲不惜一切代价,只是体现一种国家意志,一种决心,并不是说真的要付出一切。一如当年我们造两弹一星,一如我们当年造核潜艇。有道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不管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集体,要想做大事儿,没有超人般的意志和决心是绝无可能成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提出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的原因。我们的曾经的小学生,小中华,韩国人能做到的事儿,我们中国人没有理由做不到。

  特朗普政府封杀中兴事件一出来,顿时许多公知们哀嚎一片,跪倒一片,各种奇谈怪论都出来了。却全然不知道世界芯片产业发生的剧变。2017年,韩国三星集团终结了美国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同时,它还“干掉”苹果,成为全球最赚钱的企业。而最逆天的是,它几乎控制着全球手机产业链的命脉。智能手机三大件:CPU、存储器和液晶面板,后两项它是全球第一,芯片代工则是全球第四,排名全球第一的则是我国台湾的台积电!对此,我不知道吴敬琏有何感想?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是要装瞎作聋到什么时候?

  三星称霸的领域,也正是我们中国人最心痛的短板。早在2013年,半导体就取代石油成为中国最大的进口产品,年进口额超过2200亿美元。这其中,三星也是最大“贡献”者之一。去年因为萨德危机,我们抵制了韩国的乐天集团等韩国企业,给韩国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是很遗憾的是,三星集团只是把存储器的价格提升了一倍多,就把一切损失都挽回了,我们的媒体不讨论、不关注,不正视自己的短板,并不等于我们没有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如果去年我们就开始反思,今年也不至于被美国打个措手不及。

  韩国并不是从来就是芯片强国,甚至比我们的起点更低,更落后。40年前,三星还在给日本人打工,而那时我国已经有3000多家芯片企业,位居全球第二;30年前,三星还在生产廉价的“地摊货”;20年前,三星还在被美国和日本吊打!而我国的芯片产业已经被带路党们破坏殆尽,企业破产了,工人下岗了,因为它们都是国有企业,这就成了它们的原罪,必须要想方设法让它们破产。

  韩国人从来不说他们落后于美国多少年,他们只是在努力地做,一步一个脚印,不惜一切代价,举全国之力,仅仅只用了四十年,就成就了全球半导体的王者。它的崛起与称霸之路,也就是韩国新经济的崛起与争霸之路。

  事实上,三星芯片产业的崛起之路并没有太多奥秘,总结起来就是两条,第一条是舍得烧钱,第二条是重视人才。芯片产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周期性波动巨大,赚钱的时候数钱数到手抽筋,亏损的时候也会亏到血本无归,三星不此一次因为发展芯片产业而陷入濒临破产的境地。但是三星就是舍得投入,哪怕是亏到底裤都没有了,还是要搞下去,这就是三星人的决心和意志,就是要有不惜一切代价的精神,才有了三星芯片产业的成功。

  第二个就是三星对于人才的重视。三星虽然是一个家族企业,但是三星的几代掌舵人对于人才的重视到了疯狂的地步。三星的富二代李健熙掌权后,对人才的重视,比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2002年,他曾当着众多社长的面说:“以前,是几十万人养活一个君主;今天一个天才能养活20万人。”这就是三星的理念,不惜一切代价挖掘天才的科技人才,从而推进企业的发展。

  事实上,对于国内的企业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马化腾挖到了个张小龙,建立起来了个庞大的微信帝国,短短几年时间,用户从零攀升到了十亿多,使腾讯公司的价值何止翻了几倍。而张小龙这个天才又何止养活了二十万人,今天光是微信公众号的数量就多达数千万,还有不计其数的微商,一个天才养活了几百万、几千万的人。

  长期以来,我们的经济学家鼓吹所谓的廉价劳动力,鼓吹人口红利。致使我们这样一个长期重视人才传统的文化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在今天的中国一线城市,有多少高科技企业会为了一个杰出人才提供一套房子?我想没有几家的。我们的经济学只是见物不见人,鼓励有钱人去炒房、炒艺术品,炒作一切能炒作的东西,鼓励大家赚快钱,有水快流,像华为那样的企业成了空谷绝响。

  中央几年前就提出来了供给侧改革,我的理解就是砍掉那些过剩的产能,补上那些短板,这个应该就是供给侧改革的最简单直接的国家意志。过多的供给,我们要去掉,不足的供给,我们得补上,就这么简直的道理,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到今天还不明白,还在那里起劲反对中国经济“缺芯少魂”的问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除了反对国家大力发展芯片产业,吴敬琏在演讲公然妄议中央,歪曲抹黑中央的供给侧改革。他说“今天讨论使人感到高兴的是使人很坦诚的说明了自己的观察和观点,可惜时间不够,有很多问题需要深入讨论,我只举一个例子,就是什么叫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其实从中央提出这个问题以来,虽然大家都接受这句话,但是实际上有很不同的理解。一种也许是占优势的理解,也是我不同意的理解,说所谓结构性改革就是结构调整,这样的问题都需要深入讨论,因为这牵扯到基本的观点问题和基本理论问题。

  我听了很多不管是评论还是发言或者是提问,好像都背后有一个想法,就是政府会懂得什么是最好的结构,只要是政府出手就一定能造成好的结构,这样一种想法牵扯到对于经济观察的基本问题,这些问题不是一两次讨论就能够达到正确的结论的,大家共同同意的结论的,所以我们还需要继续我们的这类讨论,不但是在我们的年度会议上,而且我们应该创造更多的机会,在我们的课题开题报告和结题报告等等的讨论上,把这些问题的研究深入下去。”

  结合吴敬琏以往的言论,他这哪里是不明白供给侧改革,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抗中央,妄议中央,破坏中央制订的大政方针,为既得利益集团、买办集团对抗和干扰中央的正确部署和政策方针,提供理论和舆论的支持,为美国的和平演变提供方便,要把带路党的大业进行到底,我们绝不可对他们掉以轻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