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谢小庆:“初心”不需要论证

2018-04-24 14:16: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谢小庆
点击:   评论: (查看)

  决策,需要基于有效论证之上。怎样进行有效论证?怎样评价一项论证的有效性?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在今天的国际论证研究(argumentation)领域,图尔敏模型是最重要的论证模型。

  斯特芬·图尔敏(Stephen Toulmin,1922-2009)于1958年出版了《论证的使用(Uses of Argument)》一书,对亚里士多德以来的以“三段论”为代表的传统逻辑体系进行了反思,提出了不同于形式逻辑(formal logic)的非形式(informal)逻辑,图尔敏将之称为“工作(working)逻辑”、 “实践(practical)逻辑”或“实质(substantial)逻辑”。图尔敏指出,在科学、法律、经济和医学等许多专业领域,基于传统形式逻辑的论证意义很有限,实际上真正大量使用的是“实质论证(substantive argumentation)”。他指出,在传统的论证研究领域人们常常将注意力聚焦于“怎样论证才合乎逻辑”,却常常忽视“人们实际上如何论证”。在论证中,人们常常采用静态的“解剖学”方法,而不是采用动态的“生理学”方法。

  在图尔敏提出的论证模型中,论证不再是简单地收集证据或事实,而是一个持续的、层层深化的的过程。在图尔敏的论证模型中包含资料(datum,D)、支撑(backing,B)、理据(warrant,W)、限定(qualifer,Q)、反驳(rebuttal,R)和主张(claim,C)等6个基本要素。论证的基本过程是:资料(D)和支撑(B)共同构成了理据(W),在接受了反驳(R)之后,经过限定(Q),使主张(C)得以成立。

  图尔敏指出,仅仅事实(D)不足以成为支持一个命题(C)的理据(W),还需要一些必要前提的支撑(B)。一个有效论证只能基于一定的前提约定之上。根据同样的事实,基于不同的前提约定,可能得出非常不同的结论。

  

  义务教育是否可以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是否征收房产税?是否征收遗产税?是否将农村土地私有化?是否继续发展国有企业?……今天,我们面临着许多艰难的论证任务。在展开这些论证时,我们必须约定支撑论证的必要前提,我们在论证和决策过程中不应忘记自己的“初心”。

  我们不应忘记《礼记》中记录的孔子的“初心”:“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

  我们不应忘记英国议会议长和英国大法官托马斯·莫尔的在《乌托邦》一书中所表达的“初心”: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每个有劳动能力的人都从事每天6小时的劳动,没有人不劳而获。由于没有对于短缺的忧虑和恐惧,没有人热衷于聚集财富。

  我们不应忘记杰斐逊、富兰克林、亚当斯等美国建国者1776年在费城写入《独立宣言》中的“初心”:“所有男人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我们不应忘记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所表达的“初心”:要“消除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要使“劳动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为生活第一需要”。

  我们不应忘记毛泽东同志曾经表达的“初心”:“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那样一种政治局面”。

  实现“初心”的道路是漫长的,曲折的。在“人人平等”被写入《独立宣言》的94年之后,1870年,根据宪法第15修正案,美国黑人才获得名义上的选举权;144年以后,1920年,根据宪法第19修正案,美国妇女才获得了选举权;187年以后,1963年,“人人平等”还仅仅是黑人律师马丁·路德·金的一个梦想;188年以后,1964年,根据《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美国黑人才开始逐渐获得实际的平等选举权;240年以后的今天,在美国还仍然有一些有色人种和外来移民受到歧视和驱赶。

  2016年7月25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民主党选举年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时说:“一代又一代民众感受到被捆绑的鞭笞、被奴役的屈辱,以及种族隔离的刺痛,但是他们持续抗争,怀抱希望,完成必须完成的事情。这样,如今我才能每天早晨从奴隶建造的白宫中醒来,看着我的两个女儿,两个美丽聪颖的黑人少女,在白宫的草坪上与狗玩耍。Generations of people who felt the lash of bondage, the shame of servitude, the sting of segregation, but who kept on striving and hoping and doing what needed to be done so that today I wake up every morning in a house that was built by slaves. And I watch my daughters, two beautiful, intelligent, black young women playing with their dogs on the White House lawn.”在听米歇尔演讲的时候,我不禁潸然泪下。我知道,她所讲述的,正是1776年以来人类把“初心”一步步变为现实的真实历史。

  在实现“初心”的漫漫路途上,包括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宋教仁、廖仲凯、李大钊、瞿秋白、方志敏、甘地、马丁·路德·金博士、约翰·肯尼迪总统和他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司法)部长、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在内的成千上万的人倒下了。直至今天,“初心”的实现仍然是任重道远。

  当我们面对种种复杂的论证决策难题时,当我们面对种种艰难的选择时,我们不应忘记自己的初心,不应忘记孔子、莫尔、杰斐逊、富兰克林、亚当斯、马克思、毛泽东等先贤们的初心。正如美国建国先贤在《独立宣言》中所说,我们的初心是不证自明的(self-evident),是不需要论证的。

  我们正走着一条由杰斐逊、富兰克林、亚当斯、马克思、恩格斯、罗莎·卢森堡、甘地、马丁·路德·金、孙中山、毛泽东等先贤智者开拓出的道路,尽管路途艰难曲折,尽管路途遥远,但我们需要逐步把“初心”变为现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