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为什么小资炒房发财也改变不了被割韭菜的命运

2018-04-20 17:09:41  来源:微信“乌有之乡网”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是资本量越高,单位资本利润越高,还是资本量越低,单位资本利润率越高?

  不同的经济学有不同的说法。

  按照主流经济学,边际效用递减,资本量越高单位资本利润率越低。

  按照卢瑟经济学,正相反,资本量越高,博弈能力越强,单位资本利润率越高。

  这也符合我们的观察,资本量越大,竞争对手越少,越有资格讨价还价,越容易垄断某个行业,越能压榨上下游企业。

  反过来,资本量越低,能从事的行业就越少,竞争对手越多,越没有讨价还价的实力,利润越薄。几千块钱的资本量,最多摆个早点摊而已。买早点收入的绝大部分,与其说是资本的利润,不如说是辛苦钱。

  后面的分析,是建立在卢瑟经济学基础上的。

  随着资本积累,垄断成型,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破产,中小资本的利润率越来越薄,某一行业的资本门槛越来越高。

  在此基础上,越来越多的中小资本失去资本功能,退出实体产业。

  这些中小资本变现以后,被存入银行、投入股市或者进入信托、理财等等等等。

  这些中小资本的实际利润率,考虑到风险的话,甚至可能是负数。

  

640_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24).jpg

  结果这些中小资本在股市里被大资本洗劫了。

  股市欢迎你 www.iqiyi.com

  在此基础上,银行支付给储户的利息,实际上就是中小资本的平均无风险利润率R0。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我们认为大资本有能力获得更多的利润,那么银行获得储户的资本以后自然能获得比中小资本平均利润率更高的利润率R1。

  前后两种利润率的差额,R1-R0归谁了?

  答案是大股东。

  小股东没有发言权,他们被大股东玩弄于股掌之间。也许他们能获得股息,但是需要注意股息是加入了风险的中小资本的平均利润率,利息是去掉了风险的的中小资本平均利润率。

  所以,真正的利润,还是归大股东所有。

  这就如同灾荒年间,个别富豪拿出一点粮食,就能聚拢一群饥民,到处“抢钱、抢粮、抢娘们”一样。

  最大的收益,毫无疑问是由军队的统帅即最大的富豪获得。底层的饥民,则随时充当炮灰。

  这种大资本收益,小资本当炮灰的模式,有没有例外?

  古往今来,从长期看,没有。如果我们认为资本内部存在金字塔,大资本有资格压榨小资本的话,就会知道小资本,俗称韭菜,其实也是大资本的猎物。

  以前的中间等级的下层,即小工业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业者和农民——所有这些阶级都降落到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了,有的是因为他们的小资本不足以经营大工业,经不起较大的资本家的竞争;有的是因为他们的手艺已经被新的生产方法弄得不值钱了。无产阶级就是这样从居民的所有阶级中得到补充的。

  资产阶级财产出现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小农的财产吗?那种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

  短期呢?

  有。

  这就是房地产。

  一部分人用自己的钱,或者借贷的钱购买了房地产。

  表面上看,他们发了大财,喜滋滋。

  

640_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25).jpg

  他们以为自己搭上了顺风车,成了风口上的猪,在空中飞舞,分享盛世的成果。

  实际上,他们迟早也是韭菜。只要处于金字塔的底层,就改变不了韭菜的命运。

  一方面,大资本早就觊觎他们的财产。一方面,任何社会的金字塔尖都注定是少数,金字塔尖过宽,会导致金字塔极顶尖获得的剩余价值不足,提供剩余价值的金字塔底层不堪重负。

  所以,最终要么是这些土地资本被大资本用各种手段以低廉的价格吞并,要么是这些土地资本极大缩水,丧失要求对应的利润的资格,要么是兼而有之。

  韭菜的命运是可以预期的。

  但是具体实现过程,还要看剪刀手的心情和手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