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毛泽东的深邃理性——读曹征路教授的《重访革命史》

2018-04-20 14:04:04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是一种最富于人民性的现代性,也预示了现代性的正确方向。

  在汗牛充栋的研究毛泽东的文章和书籍中,曹征路教授的《重访革命史》(第一部分已经在本公号连载完毕)可谓独树一帜,令人眼睛一亮。

  这部著作好在哪里呢?

  好就好在以毛泽东的革命实践活动为主线,从现代性的视角,重新梳理了革命历史,并得出结论——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不仅是一种现代性,而且是一种最富于人民性的现代性,代表了现代性的最高境界,也预示了现代性的正确方向。

  什么是现代性?这里限于篇幅,不能展开长篇大论的学术探讨,极简地概括一句话:现代性就是理性。

  承认不承认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是一种现代性,本质上是承认不承认中国革命既意味着阶级解放,同时也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正确道路!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出现了对毛泽东主席——这位中国革命的灵魂与旗帜人物——妖魔化的浪潮。其中的原因粗略的分析一下大致有两种:

  第一种,是利益和立场的问题。这种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属于永远也叫不醒的装睡的人。他们也深知毛泽东的伟大,但由于这种伟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就千方百计朝这种伟大泼污水;

  第二种,是认知的问题。他们受到知识、经验、视野的限制,狭隘地认为只有西方的现代化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现代性。而对于西方的现代性,他们又过于肤浅地将其理解为“私有制+自由市场+选举式民主”等一整套可以被称为“普@世@价值”东西。

  因为这种认知,他们把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称为“传统性的现代变种”,或者是一种“扭曲的传统性”。他们喜欢用“空想”、“疯狂”等词汇来贬低、谩骂毛泽东时代,但这恰恰暴露了他们的无知和愚妄。

  这两种情况,相互强化——“第一种”为“第二种”提供了强烈的动机;“第二种”则为“第一种”提供了“学理的支持”——共同掀起了否定中国革命的排空浊浪,强烈影响了晚近三十多年中国现代化道路的选择。

  今天困扰我们的许多问题——贫富分化、环境污染、经济殖民化、劳动者主体地位的丧失等等,都和排斥了毛泽东的现代化道路有关。

  这种认知也深深影响了文艺创作。“伤痕电影”和张艺谋、陈凯歌领军的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基本都是这种路子。不久前上映的《无问西东》,更是变本加厉,只承认美式自由主义是一种现代性,而把中国革命表现为一种毫无理性的疯狂——我之所以称《无问西东》是一种文化上的认贼作父,原因正在于此。

  曹征路教授的《重访革命史》,用丰富的史料,鞭辟入里的分析,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从延安整风到解放战争……带领读者重返革命现场——

  中国革命不仅是高度理性的,同时也是人民的历史主动性和主体性得到得到极大动员和实现的过程——人民是中国革命的主体,也是革命的主要受益者,中国革命的胜利为中国的现代化开辟了广阔的道路。

  相对于中国革命,西方的现代化道路已经显得落后、陈旧了,对中国革命的非理性否定,才是一种“扭曲的传统性”。

  

  北平和平解放后解放军炮兵部队通过前门......

  目前为止,曹征路教授的《重访革命史》还仅仅写到了1949年。作为本书的第一读者,一直希望曹教授继续重访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革命史。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历史,更是革命的现代性充分展开的历史,其中既有辉煌的成就,也有严重的挫折,而无论是经验还是教训,都是我们的宝贵财富,都值得我们倍加珍惜。

  毛泽东主席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探索,以“继续革命”为最高峰,受到的攻击也最烈!多以“疯狂”、“乌托邦”一言以蔽之。

  一向理性的毛泽东,战胜了无数困难和国内外敌人的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在他作为一个革命家、政治家的经验和理论都达到峰值之后,却突然变得不理性了,事实的真相难道真的如此吗?

  当然不是!

  

  前些日子,一位开国元勋后代的猝然去世,让人们开始关注这一代元勋后人们的生存状况,发现其中一些人已然成为富人阶级的一员。

  开国元勋们无疑都是追求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新社会的革命者,但他们的后人(不是全部)在儿子这一代就成了富人,这是一个令人尴尬的现实。

  流着红色血液的新富一族地下室里的金砖闪闪发光,连累当初无比灿烂辉煌的革命都黯然失色,甚至像是一场精心策划并导致了无数人牺牲的骗局——当然,革命是绝对无辜的。

  这种社会现实,成了历史虚无主义的野草蔓延滋长,锄不胜锄的肥沃土壤。

  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没有哪一位革命领袖比晚年的毛泽东主席看得更透彻。只有他能够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看到新世纪,乃至更远。

  只有他极为冷峻地认识到,革命内在地包含了继续革命的命题,否则革命必遭背叛——无非是换一批人做富人罢了。

  

  毛泽东主席判断——

  只有通过继续革命,使人民的主体性通过全面民主的形式得以充分实现,才能避免革命遭背叛,只有在保卫了革命胜利果实的前提下进行现代化建设,才能避免掉入“现代化陷阱”,出现前面提到的种种问题。

  这不是一种极为深邃全面的理性吗?

  认为现代化只有追随美国一条路,这才是一种真正的非理性。

  毛泽东革命的、人民的现代性,是一笔极为珍贵的遗产。

  曹征路教授的《重访革命史》为整理这笔遗产做了十分有益的开创性工作,我们向曹教授致敬!

  希望能尽早看到后半部,并希望能看到更多的学者投入这项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