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不能在宗教问题上犯颠覆性错误

2018-04-18 15:34:46  来源:微信“当代评话”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_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24).jpg

  谈到宗教,总是很敏感,有些话只能心里想,写成文字就会使某些人不满甚至敌视,但看到中国在宗教上出现的一些严重问题,只能在此试探性地谈一谈,以引起注意。

  宗教在中国的扩张是令人担忧的。据统计,基督教信众已超亿人,教堂遍及广大城乡,入侵农村更严重,伊斯兰教有阿拉伯化、沙化的危险性。中国自古是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对宗教信仰并不强行干涉,但宗教的边界不得越到世俗社会,因此佛教的原则是“不问凡尘”。历史证明,这条边界的划定是科学合理的。中国从未发生过宗教战争,反而各种宗教都能在中国和睦相处,即使世俗化的伊斯兰教,传入中国一千多年来也没有出现过宗教纷争,散居各地的回族等群众都能与汉族等各民族和睦相处。

  中国人遵守的是圣人言“敬鬼神而远之”。儒家学说是治世思想,不是今天的人们把儒家看成宗教一样的“儒教”(儒教一词本身就是错误的说法)。儒家思想与宗教有着本质区别,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人,而不是鬼神、上帝。儒家思想虽然也是一种御民之术,但“君轻民贵”的思想是符合历史发展主向的。近代以来,中国传统社会受西方冲击,一败再败,直到五四运动,砸烂孔家店,中国人的思想发生了彻底转向,但是传统的儒家思想仍是中国人思想里的底色。

  新中国搞社会主义,其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道路也暗合了中国儒家的为民思想,形成了中国人民一致拥戴的“为人民服务”的共识,并以此要求各级党员干部的思想言行。解决了这个为什么人的问题,宗教存在的思想和现实空间就不大了。群众没有苦海,何需佛教?人人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又何需上帝?又何需拜真主?即使世俗宗教的伊斯兰教,不过是在少数几个民族中继续保留下来的一种生活习俗罢了。那段历史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是完全正确的,宗教政策是行之有效的。如果持恒前进,可以肯定,宗教是必会随着社会主义的一步步发展而逐渐走向衰亡。

  可惜后来我们过于侧重经济发展,忽视了人的社会性建设,把人过于个体化和利益化。在宗教政策上,尤其民族地区,又恢复了庙宇,扩建寺庙,使宗教势力快速抬头。因为宗教的敏感性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对此持不同意见者不敢言,不敢碰,这在客观上为宗教的扩张提供了过于宽松的发展环境。人在经济上的个体化,经过几个时期的利益拆分,经济利益向少数人集中,而多数底层群众利益受损,成为弱势群体,无依无靠,只能在精神上寻求一些慰籍,一些人皈依了宗教,欲图到宗教里抱团取暖寻求爱,这是宗教在群众中扩张的经济根源。而一些党员干部蜕化变质,不再和不敢坚持甚至背弃马克思主义,有的个别党员干部背叛共产主义信仰而改信了宗教,造成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失守,也给了宗教扩张的空间。

  对外,崇洋媚外思想泛滥,以西方标准为标准,洋节洋文化向中国全方位渗透,平安夜圣诞节成了时尚和高贵的标签,在小资白领人群中,以过平安夜圣诞节做礼拜为荣。在有的穆斯林地区,中国风格的清真寺减少,而扩建和新建的清真寺多数都是阿拉伯式样,甚至某些极端宗教分子在衣着上也要阿拉伯袍式,将原本仅用于宗教活动而使用的阿拉伯语,错误地当成某民族的民族语言。

  基督教的扩张固然让人担忧,但信仰基督教的中国人普遍并不十分虔诚。正如佛教,人们礼佛还是为了世俗需求,拜佛多数是在跟佛做交易——我给你烧香,你要保佑我,保佑不见效,很可能就再也不进庙门了,甚至还会骂上一句菩萨。在基督教,中国人也有这种世俗化的一面,一有装面子,爱装假洋鬼子,二有寻求一种特殊群体内的归属感,但说到底,真信的并不多。至于基督教能否干预世俗,绝大多数信教的人走出教堂又是回归世俗的一员。因此,基督教在中国只是教堂里的宗教,而政教分离亦是世界各国基督教的普遍原则。虽则如此,但基督教在中国城乡的快速和大面积扩张是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大问题,必定总会有些真信仰的虔诚基督徒存在。

  需要格外重视的是伊斯兰教。格外重视伊斯兰教,并不是刻意要搞宗教间的不平等。伊斯兰教是世俗宗教,体现政教合一的,它不仅仅存在于清真寺,它还规定和影响信徒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是直接行于世俗生活。伊斯兰教创立最晚但传播最快,世界已有十五亿穆斯林,几乎遍及每个国家。中国历史上,伊斯兰教进入中华以来,是不断东扩的趋势。原来信仰佛教的西域地区,经过十个世纪的进程,现在我国西北地区的伊斯兰色彩已经很浓。中东部回族聚居区,清真寺也从无或从少而多起来,有些清真寺也建的是阿拉伯式的。

  伊斯兰教教理是比较完善的,它以《古兰经》是真言作标榜,它使用的宗教语言要求不得更改,必须是阿拉伯语。如果深入了解伊斯兰教的话,也会发现它教义里的缺陷。这里试举一个。教义说真主都为每个民族派遣了先知。假如为真,就是说中华民族也有先知,我们中国人也是遵从先知圣人的教导发展过来的。而穆罕默德只是七世纪的人,从近而弃远,难道历史上比他远的先知圣人就错了?如此再言,先派的先知就不算数了么?由此追问,真主是否标准多用?伊斯兰重视后世信仰,并信仰人死复活以善恶定奖惩,其中一个标准是不是做礼拜。如此推论,七世纪之前死去的人万万亿,之前没有礼拜的规定,是都该遭惩戒下火狱么?厚后而薄前,难道是合理的吗?再分析佛教和基督教。佛教讲六道轮回,说行恶的来世会要投一个畜生道,而恶人又是怎样投为人的呢?假如畜生是恶人投成的,则杀生又有何罪过呢?其轮回理论,细细分析起来,是一种不能自圆其说的悖论,正如南梁志公祖师道:“古古怪,怪怪古,孙子娶祖母。猪羊炕上坐,六亲锅里煮。女吃母之肉,子打父皮鼓。众人来贺喜,我看真是苦!”而基督教呢?做了恶事,只要忏悔了就没有罪了,这到底是鼓励行善还是鼓励行恶呢?但是,迷于宗教的人,有多少会研究和看清其教义呢?则在糊涂中迷误,在糊涂中信仰,在糊涂中宣教了。

  世界上的宗教极端主义势力打着宗教旗号,挑起和制造世俗社会里的流血事件,制造分裂。别有用心的少数穆斯林深受外国宗教势力渗透,搞“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制造暴恐事件,严重威胁我国西北边疆的安全。有些穆斯林地区,在当地建豪华清真寺,撇弃传统的中国风格,以所谓的体现民族特色和营造国际商贸交流环境为名,搞阿拉伯风格,不受顾忌地宣传宗教,甚至走进校园,组织儿童诵经比赛。有的少数民族信教群众受宗教影响,阻止青年人跨族婚姻,棒打鸳鸯。近年甘肃发生的那起家庭惨剧,一边是无比贫困的汉族家庭,一边是一座座豪华的清真寺,其对比又何等鲜明!

  指出宗教上存在的危险性,总有一些反对的声音出来,典型的有:我们普通群众在生活上没有见到你所说的这些,我们与其他不信教的各族群众都是和睦相处,关系是和谐的,你说的话,经过调查研究了吗?是负责任的吗?你是否有意破坏我们各民族之间和睦团结?你是在挑拨民族矛盾,制造是非。这些善良的绝大多数穆斯林群众,都是爱国的,都是珍惜民族团结的,但是广大的普通的穆斯林群众在日常生活中是很难接触到,或者感受到来自宗教问题上的已经存在的某些严重的危险性的,不能用自己没有看到的某些现象或者没有估计到的某种问题,而否认其危险性的存在;不能用出自单方的民族团结的善意去否认有些欲图利用宗教而破坏民族团结的危险思想的渗透和蔓延;不能用简单的质疑甚至反对而压制提出这些危险性的声音。比如在清真寺的阿拉伯风格的拆改建上,有善良的穆斯林群众质疑拆改建是劳民伤财,是没有必要的,是不自信的表现。果真如此简单吗?形式与内容,内容与形式,永远都是决定与适应的关系,内容决定形式,但形式也会决定内容,最终都要达到形式与内容,内容与形式最后的统一。也许,只是也许,建造清真寺的阿拉伯式风格,目前还仅仅是为了增添一种新的建筑风格,但是长久之后呢?假如全国各地的清真寺都建成了阿拉伯风格的,而使用这些清真寺的穆斯林群众,最后在情感上是更亲近中国呢,还是更亲近某个阿拉伯国家呢?答案应该是不需要回答的了。清真寺建筑,它不同于其它建筑,因为它是附有丰富的宗教含义。

  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无神论政党。宗教在中国的扩张,说明我们党在某些方面出现了问题,表现在一些党员干部在宗教管理上,脱离群众,善于顺着某些宗教上层人士意愿走,总讲所谓的自由,不敢讲合理的限制,总讲所谓的团结,不敢讲民族和宗教里的问题,遇到问题时表现出不敢管,不愿碰,总想躲着走。而其中某些个别党员领导干部,已成为“两面人”,他们是制造宗教问题上的最大隐患。

  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汉民族状况不容乐观,全民疯狂追逐利益,金钱至上,人之正义被嘲弄蔑视,人之良心沦丧,民族正气被邪气压制,民众脾气暴戾乖张,民众道德空前危机。在与宗教扩张的较量中,汉民族在道德上已不占再优势,而宗教却站在了道德的高位上,俯视汉族。汉族在道德上的失守,使信仰宗教的民族对主体的汉族离心。国际宗教势力借机对国内进行宗教渗透,有的宗教广收了教徒,有的宗教则想要去中国化。

  中国对儒家思想已经历史性地扬弃了,而新的社会主义思想还远不牢固。虽然我们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但是马列主义在社会上常遭嘲弄,共产主义被讥笑为乌托邦,唯剩全民对金钱的追逐,使得民族精神严重空虚。在这个精神空虚期,宗教对中华民族具有了思想入侵的最大危险性,中华文明有被颠覆的可能。一旦把握不好与宗教的平衡,中华民族将犯颠覆性的错误,假如中国成了宗教国家,我们这一代人将成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中国将名存而实亡,未来这片国土上很可能将出现无休止的民族和宗教战争,而其中任何一个民族也都将是无法幸免的。

  宗教问题异常复杂,其根源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既有涉及政治的、也有涉及经济的、也有涉及文化的,宗教信仰只是其外在表现,它不只是信教是不是自由不自由的简单问题。归根结底,不解决我们的发展到底是为什么人的大问题,不有力地开展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教育,宗教问题就得不到最后的解决。

  2018年4月17日修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