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杨思基:何谓“新时代、新改革”?

2018-04-14 09:34:17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杨思基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果我们除了经济建设目标、生活目标以外,没有明确规范的社会总体建设目标与改革发展目标,那就很难避免要犯方向路线颠覆性大错误。

  何谓“新时代、新改革”?

  杨思基(作者为苏州大学哲学系教授 博士生导师)

  新时代,新改革,首先就是必须明确改革的性质与科学社会主义的方向目标,认识纠正“改革”中业已出现的偏离改革初衷、性质与方向的那些问题和错误。若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继续前行,继续私有化、市场化和资本化“改革”或“改制转型”,则不仅不会有社会主义改革,不会巩固完善发展社会主义,反倒是有可能使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全面解体崩溃,走上前苏联共产党垮台、国家分裂解体的道路。这种危险其实一直存在,而且在最近的一二十年更加突出与明显了。何况继续走老路,按原来的路子和方向改,也根本谈不上新时代和新改革。

  如果“新时代新改革”还是过去几十年的老办法,任现在已有问题与矛盾一再积累发展与激化,而我们理论研究则一味为其进行理论说明与辩护,我看走前苏共老路至官僚资产阶级在党内占无法撼动的统治地位,最终导致党下台、国家分裂解体的厄运,对我们来说就是不可避免的。能不能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路,使中国避免走前苏联道路,恐怕是现在应该重点思考的根本问题。思想理论创新显然也应该是从这里入手,而且结合我们社会主义实践实际,在总结反思过去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取得突破,在实事求是有所肯定、有所否定、分析批判的基础上取得突破,那样才有可能。否则绕了很多圈子结果还是回到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老路,那就很难说是什么理论创新、实践创新,而是沿袭剥削阶级资产阶级思想意识形态没有实质性的超越——而在制造思想理论误区与重重思想迷雾。

  只从垄断资源与权力的官僚资产阶级统治阶级角度看问题,那绝不是马克思主义立场和态度,也绝然不会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思想创新。迷恋市场搞市场崇拜的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者,他们现在不是不知道市场经济为导向的改革开放有方向路线错误,而且出现了社会的利益分化对立和严重两极分化,但他们出于维护既得利益考虑就是对所犯错误死不认账,拒不纠正。而不承认错误,不通过新的改革来纠正其偏差和错误,就根本谈不上新时代新改革,谈不上是在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同于过去的新路。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的新生事物,必然要有一个不断健全完善成熟发展的过程,而且在它的实践中也无疑会出现许多问题,甚至会因各种历史原因及人的主观方面的原因出现一些偏离其本质方向目标的偏差,会出现挫折与失败。正因此,才需要改革,需要在坚持正确方向目标,以及坚持适应社会历史规律、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社会制度前提下的社会变革与革命改造,需要我们长期的艰苦奋斗,同时这些革命改造和变革也必须根据历史条件的许可和人民群众的需要及实际可能来逐步地予以推进,绝不可能是一成而就、一劳永逸幻想一下子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也绝不能因为一出问题,一遇困难和挫折就放弃社会主义,而这就必然需要社会主义的不断革命。

  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的新生事物,必然要有一个不断健全完善成熟发展的过程,而且在它的实践中也无疑会出现许多问题,甚至会因各种历史原因及人的主观方面的原因,出现一些偏离其本质方向目标的偏差,会出现挫折与失败。正因此,才需要改革,需要在坚持正确方向目标,以及坚持适应社会历史规律、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社会制度前提下的社会变革与革命改造,需要我们长期的艰苦奋斗。

  从另一方面说,虽然我们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而且确立了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但因历史的传承及各种主客观条件限制,旧中国又属于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农业国家,我们的经济政治与思想文化发展水平有限,水平较低,且发展极不平衡;因此,旧中国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混合而成的官僚资本主义社会历史遗毒绝不可能通过社会主义的一次性革命而全面革除;小商品生产及整个商品经济关系的客观必然性存在及其内在的资本主义自发势力与倾向也必将是要长期存在;官国传统与官本位权力架构不可能很快改变,它们将长期存在并由此滋生出大量官僚主义、特权思想的东西,加之旧的剥削阶级资产阶级思想文化与观念在旧中国长期占统治地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肃清,它们对普通劳动人民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并且毒害着每一个人;而上述诸多方面又相互作用,这就对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事业形成了严重的制约影响作用,使得我们的社会主义新社会、新的事业时刻都面临着强大的阻力与威胁,而且有产生新的剥削阶级资产阶级的可能和土壤;由此决定着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中国人民在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夺取国家政权后,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力,发展经济、发展科学技术与文化教育事业,必须依靠强有力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法治社会建设对整个社会的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经济政治生活及思想文化与观念意识形态进行逐步地、长期不断地革命改造与变革,而且要斗私批修,不断地进行自我革命,这也就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不断革命,直至彻底战胜一切剥削阶级资产阶级及各种资本主义自发势力,非如此则绝不可能完成实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任务,不可能最终战胜剥削阶级资产阶级。任何幻想毕其功于一役、经过一次性社会主义革命改造就能一蹴而就完成实现社会主义革命任务——就能建成社会主义的想法,都不仅是不切实际的,而且是有害的。

  公有制经济如果管理决策不民主,不透明,财产关系与财产收益分配关系不明确,不民主科学,官员权责利不明确,收支账目与管理人员财产状况不公开,普通劳动者没有正常渠道参与企业与国家社会的管理,事实证明这时公有制经济关系很容易发生蜕变,而且有走向官有及私有化经济极大可能。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劳动人民集体当家作主、按劳分配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也都极有可能成为空话而有名无实,最终会导致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陷于瓦解与崩溃局面。

  而为解决上述问题进行完善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的改革,显然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走群众路线,坚持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依靠党和人民群众,发挥大家集体当家作主的智慧和力量,让广大劳动者参与国家社会和企业的管理,而不是只从抓权放权或放任一切——一切通过市场化由市场来决定。

  人们干任何事情都要明确正确的方向与目标,若方向目标不明确,不正确,或者迷失方向与目标,那就会事与愿违,与我们的正确方向和目标南辕北辙,一路瞎摸,一塌糊涂,最后必然是一败涂地。改革发展当然也是如此,如果我们除了经济建设目标、生活目标以外,没有明确规范的社会总体建设目标与改革发展目标,那就很难避免要犯方向路线颠覆性大错误。

  如果我们以不受劳动者欢迎的私有资本参与国际金融寡头控制操纵的国际市场竞争,还要资本与商品不受限制地自由流动,强者通吃,这分明就是把我们处处受限制的民族资产阶级往死里整,让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与中国人民输个精光,绝不会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崛起。如果我们对过去好的成功做法不继承完善,对来自人民群众的呼声和建议置之不理,一味地对“传统社会主义”做法全盘否定,专拣对自己和自己利益集团有利的干,那也同样是要与社会主义改革的性质宗旨与初衷目标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不可能实现我们一切从人民群众需要出发、一切为了人民的改革发展初衷和目标。新时代新改革显然要避免犯这类错误,要按照明确正确的方向和目标并优选科学的方案与改革路径来进行,再也不能稀里糊涂摸石头前行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