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东宏:吴晓求,2020年前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吗?

2018-04-14 08:33: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东宏
点击:   评论: (查看)

  4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博鳌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2020年前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他的依据是:“第一,中国的经济规模足够大,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应该说已经开始具备了人民币自由交易改革的条件。”“第二是基于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

  人民币自由交易,是中国未来一段时间持续发展必须谨慎、适时采取的必要措施。吴晓求是错误的,因为他搞错了实行人民币自由交易的条件。

  一、人民币自由交易需要满足多个基本条件

  世界正处在大变革的前夜,作为崛起中的中国制定基本国策,既要吸取现代经济的经验教训,又要面向未来,高瞻远瞩,通过科学设计,用先进的制度引领世界,拥抱未来。从借鉴美国的经验教训的角度,我们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首先、中国经济能够承担起类似美国对世界经济的管理职能

  吴晓求说,“2009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到2020年,将上海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人民币能够自由交易是成为金融中心的前提。”

  但是,人民币能否自由交易,取决于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能否承担起基本的管理职能。美元能够自由交易,靠的不是美国经济和金融有多强大,而是靠美国承担了对世界经济体系的基本的管理职能。这个职能又反过来强化了美国经济。从强大的经济和金融,到承担对世界经济体系的基本的管理职能,需要创造诸多条件,逐步实现。如果贸然允许人民币自由兑换,人民币将会以一个纯商业货币的身份面对美元这个附加了政府职能的商业货币的竞争,就像一个商业银行与承担央行职能的商业银行竞争,后果当然是满盘皆输。所以实行人民币自由交易,需要谨慎、适时、有计划地推行。

  现代世界分工体系,客观上需要一个世界政府在经济和金融层面进行管理和服务。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世贸组织并没有这种职能,承担这个职能的是美国或美国经济:美联储相当于世界的中央银行,通过汇率联动为世界提供统一的货币尺度,并通过美国的贸易赤字对世界经济增长起一定的拉动作用,即债务拉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对世界实体经济来说相当于物价局和工信部,提供的是风险管理和价格信息服务。美国的股市和股指期货等等也起着服务世界经济的作用。总之,美国对世界经济客观上起着管理作用。

  今年3月26日,“中国版”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确立了“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基本模式。诚如吴晓求所说,石油期货用人民币计价,显示人民币在国际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其实,“中国版”原油期货好就好在中国资本能够坐庄。但是,“中国版”原油期货能够与美国的石油期货分庭抗礼,才是人民币自由交易的条件之一。能否分庭抗礼呢?需要时间来检验。另外,我们至少还缺乏一个以人民币计价,中国资本能够进行有效领导,并与芝加哥期货市场分庭抗礼的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我们是大宗商品的最大买家,有希望做到,但是需要在“中国版”原油期货成功的基础上推出。这更需要时间。所以,人民币自由交易没有时间表。

  其次、人民币自由交易,需要能够克服特里芬难题

  1960年,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提出,“由于美元与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虽然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但是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国际收支来说就会发生长期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国际贸易收支长期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这一内在矛盾称为特里芬难题。实现自由兑换,并取得了世界货币地位的人民币同样面临着特里芬难题。解决不好,就会比美国衰败的更迅速。

  特里芬难题的经济体制基础是,由一个国家政府承担世界各国联合政府的职责。近现代,曾产生过两种经济模式:第一、商品循环主导货币循环的经济,货币在资源配置中只起辅助作用,起决定作用的是产权和商品的流动。第二、货币循环主导商品循环的经济,产权和商品的流动在资源配置中只起辅助作用,起决定作用的是货币流动。特里芬难题的经济体制基础就是第二种经济模式,典型就是美国经济以及美元支配的世界经济,特点是货币流通推动和主导商品流通,虚拟经济的交易规模远大于实体经济规模,而且主导着实体经济。第一种模式的缺陷在于世界经济缺乏统一的组织和协调。第二种模式的缺陷是由一个主权国家客观上承担起了对世界经济缺乏统一的组织和协调职能,而不是由统一的世界政府来组织和协调。这两种模式说明,世界经济需要由代表世界各国的组织统一管理世界经济,并由代表世界各国的货币组织的货币取代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统一管理全世界的货币流通。

  基于此,人民币自由兑换问题虽然是必须解决的,但是现在又的确不存在解决的条件,而且我们的理论又不具备指导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除非中国自愿往火坑里跳,人民币自由兑换问题没有时间表。

  二、人民币自由交易,需要面向新的世界分工体系提出新理论和设计

  现代社会,产权和货币是人类社会分配资源和利益的两大工具。产权是资源分配的使用价值形式,通过咬定使用价值咬定商品来分配资源和利益。货币是资源分配的价值形式,通过咬定价值咬定商品来分配资源和利益。通过交易,商品和货币通过使用价值和价值勾连,形成反向运动,不仅分配了资源,而且形成了商品和货币的循环,进而构成一个完整的经济循环——在这个体系中,货币循环和商品循环是经济循环的一体两面,而不是分割的。这个原理要求,两个循环必须服从统一的机制和制度安排。然而,自从有了纸币和中央银行,货币虽然成了分配资源的两大工具之一,但把货币循环和商品循环和谐统一起来的经济体制并没有出现,货币循环和商品循环的脱节和矛盾日益激化,两者的畸形化日益严重。

  上面所说近现代出现的两种经济模式,就是货币循环和商品循环的脱节的经济模式。我们立足于第二种经济模式,用落后的金融理论指导金融开放,的确幼稚的很。

  人类社会正面临着大变局。这个变局复杂和艰难程度远超过资本主义的诞生和普及。中国崛起就是这个大变局的组成部分。我们常说中国社会转型,其实是世界正面临着转型,而中国自1949年起就在探索如何通过自己的社会转型,来引领世界的社会转型,也就是说,在社会转型方面,中国领先于世界。所以中国社会转型,绝不是向西方社会模式转型,而是要面向新的世界分工体系提出新理论和设计,用未来的中国模式替代西方模式,引领世界进入新的社会形态。而所谓向西方社会模式转型,不过是要西施仿效东施,是纯粹的芝加哥男孩的呓语。所以,人民币自由交易,需要面向新的世界分工体系提出新理论和设计。

  三、结语:人民币自由交易,不仅没有时间表,而且要在摸索中进行,当然也离不开顶层设计,但顶层设计一定要排除错误、肤浅理论的干扰,而且倍加珍惜。

  作者单位:山东泰诚律师事务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