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东宏:贸易战——美元离破产还差几层纸?

2018-04-09 14:07:05  来源:海疆在线  作者:李东宏
点击:   评论: (查看)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在金融上对中国一直小动作不断:先通过货币宽松和威胁列中国为货币操纵国,促使人民币升值,后通过加息以及制造中国周边的不稳定来促使人民币断崖式贬值,企图通过造成中国资本外流,来刺破人民币资产泡沫破灭,以便瓦解和收割中国。但是,美国根本不敢公开跟中国打金融战争,尤其是货币战争。贸易战,是川普迫不得已的选择。

  为什么?美元破产已经是自然事实,只需要一道法律程序,就成为法律事实。美元成为世界货币,程序上靠的先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后是美元捆绑石油。但是,美元破产,不需要法律上美元与石油脱钩,因为美元捆绑石油,本身就是一个骗术:稀缺性战略资源根本就不是货币的信用基础,也不能给货币带来信用。美元捆绑石油,就像一个自我加冕为皇帝的强人头上的皇冠和加冕仪式,只是一种程序上的宣示。

  一、货币的信用基础是知识产权水平和制造业工人的素质

  货币的信用基础是什么?是知识产权和制造业工人的素质,而不是稀缺性战略资源。如果货币的信用基础是稀缺性战略资源,那么俄罗斯的卢布会成为坚挺的国际货币,而且美国在美元捆绑石油的时候,捆绑的是他国的石油,美国并没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也不出口石油。所以货币的信用基础不是稀缺性战略资源。

  和平年代,一个国家的工业制造能力或者制造业工人的素质,直接决定着该国货币可以买到怎样的产品,进而决定着该国货币的信用程度。而一国的知识产权水平,不仅构成该国货币的财产基础,形成对该国货币的财产担保,而且决定着该国在世界生产体系中可以取得多少收益,进而决定着该国的税收水平,而税收决定着一国政府的信用。因此,一个国家的工业制造能力和知识产权,决定着一国货币的信用高低。而一个国家的工业制造能力,可以分解为制造业工人的素质和制造业知识产权水平,所以,货币的信用基础是知识产权水平和制造业工人的素质。

  货币的信用基础是知识产权和制造业工人的素质,是由货币的本质决定的。货币的信用本质上是一国劳动水平的体现。制造业工人的素质对应着制造业基础活劳动的水平,知识产权水平不仅是一国高端活劳动的成果,而且代表着高端活劳动的水平。因此,两者之和代表着一国活劳动的水平,决定着该国货币的信用和价值。

  二、为什么美元面临着破产宣告

  美元面临着法律上的破产,不仅是因为它锚定石油,制造了一个假的货币锚,而且美元的信用基础已经垮塌。

  (一)、制造业垮塌,意味着美元已经具备破产条件。制造业垮塌,美元不能买美国制造的普通商品了,美元价值的基座丢了。这意味着美元信用破产的开始。同时,制造业垮塌,也意味着科技优势的基座丢了。制造业是一国创新的物质基础,即为创新提供物质、技术支持,又为创新提供需求驱动。因此,制造业垮塌意味着,创新的物质、技术条件和创新需求动能缺失,美国的知识产权优势难以为继。制造业垮塌,还意味着教育优势的基座丢了。美国许多大学著名的实验室面临着经费问题,原因之一就是制造业的支持没有了。所以,制造业垮塌,意味着美元已经具备破产条件。

  (二)、知识产权优势难以为继,说明美元必须直接宣告破产,都不需要经过重整程序。为什么?美国知识产权优势难以为继,原因除了失去制造业支持外,就是知识产权垄断网络并非固若金汤,而是可以被技术进步打破的。本来,知识产权垄断网络可以阻止他国技术进步,并且可以通过垄断先进技术从他国获得丰厚的许可费收入。美国每年的服务贸易顺差2500亿左右,大部分来自许可费收入。但是,他国可以通过公司收购、专利购买和开发新技术等来打破这种技术封锁。

  来自中国的竞争,是美国知识产权垄断网络残破并垮塌的直接原因。中国政府联合市场力量进行以市场为基础、有计划的科技创新,导致美国的科技产业发生大规模垮塌。例如,我们在某项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由于我们的相关产品售价只有美国的几分之一,导致美国的相关技术失去市场,该相关科技产业破产。由于我们的体制优势、市场优势、和产业健全雄厚优势,这种垮塌正在美国加速发生。

  中国制造2025,是以市场为基础、有计划的科技创新的规划和行动纲领,对美国科技优势来说,中国制造2025是杀毒软件,而美国科技优势是病毒。所以,中国制造2025是美国科技优势的终结者。

  科技优势的丧失,意味着美国创造力都没有了,美元就不可能也不需要挽救了。对世界来说,美元破产越早越好。

  三、GDP告诉你美元已经破产

  GDP是不同性质和质量的经济增长的简单加总。所以能够相加,是因为它们都可以表达为价格,但GDP并不代表一国真实的经济状况。GDP的核心是制造业GDP和知识产权GDP,这部分决定一国经济的性质、数量和质量。包括金融在内的其它服务业GDP,主要是泡沫。这样看,美国的真实GDP比中国小得多。举个例子,美国的虚拟经济占GDP总量的比例,大概是70%多。而这一部分根本不是价值,仅仅是不反映任何价值的价格,不是真正的GDP,不能计入GDP。由于虚拟经济为实体经济服务——有助于缓解资本主义市场的风险和解决资本主义公司因信用缺失做不大的问题,虽然本身并不创造价值,而是靠瓜分实体经济创造的价值生存,但是发达国家通过虚拟产品的销售制造了虚拟产品的价格,并把这种价格嵌入全世界的商品交易,从而瓜分他国创造的价值。美国虚拟经济产生的GDP,实际上是偷窃的他国创造的价值,实质上是通过虚拟经济这种服务形式向他国征收的税。这个税或者美国偷窃的价值接近于美国GDP的70%。

  有一组资料很有意思:2016年中国消耗水泥70亿多吨,美国不到一亿吨;中国消耗钢铁10亿吨,美国消耗几千万吨。2016年,中国城镇竣工房屋面积422375.65万平方米,再加上乡村房屋竣工面积,总竣工面积大约100亿平方米;而2016年美国竣工房屋面积1.88亿平方米。近年来中国铁路公路等新建是几万、几十万公里,新建桥梁几万座,而美国可以忽略不计。但是2016年,美国建筑业GDP被统计为8000亿美元,中国只有7500亿元;美国房地产业GDP为23000亿美元,而中国只有7200亿美元。

  2013年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报告》则指出,2011年美国从世界各国攫取的霸权红利占其GDP的52.38%。

  综上所述,美国用虚拟经济支撑的GDP,根本不足以支撑美元的价值和信用,相反,美国对其它国家的巧取豪夺,要求美元立即破产,以便建立新的世界经济秩序。

  四:结语:代表世界各国的货币组织发行的货币,必须尽早取代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

    这意味着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地位的破产以及美国国家的破产。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中有个长兄俄罗斯,在苏联货币破产的情况下,俄罗斯可以通过约束兄弟共和国维系前苏联的存在。美国则不同,51个州没有老大,当美元和美国国家破产的时候,51个州会为逃避债务闹分裂。所以,美元和美国国家破产,意味着美国的消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