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不要大国沙文主义,也不要自甘臣妾主义

2018-04-03 11:16: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春节过后和一位红二代朋友闲坐,听了他讲了不少革命掌故。

  这位红二代的父亲是一位开国将军,五十年代受命筹建一所军事院校。不久,部长莅临视察,由于军校草创,占地很大而建筑寥寥。将军自感惭愧,自嘲道:院子是大了点,我们有点大国沙文主义了……

  孰料部长闻之怫然作色,怒叱一声,拂袖而去。将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为何触怒了部长。

  后来才知道,部长在朝鲜指挥作战期间,对朝鲜同志不够尊重,毛主席曾以“不要搞大国沙文主义”相告诫,所以他误以为将军在暗讽自己,其实并非如此。

  重提旧事无意对任何人进行褒贬。无论将军还是部长,都是令人尊敬的开国元勋。这里只是想说,还是毛主席高瞻远瞩,见微知著,建国初期就能注意到不要重蹈大国沙文主义覆辙。

  毛主席对大国沙文主义问题的关注与警惕,主要来自苏联的历史教训。

  十月革命之后,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本着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共同反对帝国主义的原则,先后两次发表“对华宣言”,宣布:

  废除帝俄与中国、日本、协约国签订的一切秘密条约,帝俄政府在中国东北以及别处用侵略手段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废除帝俄在中国的领事裁判权和租界,放弃庚子赔款的俄国部分,放弃帝俄在中东铁路方面的一切特权。

  苏俄的“对华宣言”虽然由于历史原因最后并未落实,但却使全世界看到了建立一种不同于十九世纪弱肉强食原则、国与国之间完全平等的国际新秩序的可能性。

  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权奉行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使苏联成为全世界进步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向往的精神上的祖国。

  应该说,苏联从沙皇俄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趋于瓦解的状态中,用了短短二十多年的时间就崛起为和美国并驾齐驱的世界大国,得益于苏联的这种国际道德权威甚多!

  遗憾的是,苏联在度过了最初的困难时期之后,大国沙文主义倾向渐渐抬头,开始把苏联国家利益凌驾于弱小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之上,使中国遭到重大伤害的雅尔塔会议就是一个重要标志。

  到了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时代,干脆用苏联国家利益冒充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蜕变为“社会帝国主义”。

  这个时候,苏联的国际形象已经和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相差无几,中国媒体称之为“新沙皇”,苏联也开始走下坡路,直至解体。

  大国沙文主义,本质上是一种资产阶级的、极端自私的意识形态。反对大国沙文主义,不仅是因为它不符合国际道义原则,更是因为它最终将有害国家利益。

  比如,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之后,过多地要求各国共产党配合苏联自己的外交政策,往往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导致一些国家的革命遭遇挫折,反过来使苏联自己的国际处境更加困难。【点击阅读】

  对东欧各国,苏联采取的措施不是支持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共产党独立自主地进行革命和建设,而是依托苏联在当地的驻军,以对苏联的态度划线,扶植“亲苏派”掌权。结果使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自己国家人民心目中始终不能摆脱“苏联傀儡”的形象,缺乏正当性。

  在这些国家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和“沦为苏联的卫星国”几乎成了同一件事,所以在民族主义兴起之后,“摆脱苏联控制”和“摆脱社会主义”也成了同一件事,反@共情绪和反苏情绪汇集了到一起,最终凝聚成苏联无法控制的磅礴力量。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东欧诸国多米诺骨牌一般发生剧变,并反噬苏联自身,催生了苏联解体——苏联最终为自己大国沙文主义政策付出了代价。

  中国革命胜利后,中国也需要承担起支持弱小国家人民革命的义务。但和斯大林不同,毛主席根据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得出的结论是:不能像苏共那样热衷于寻找代理人或“亲苏派”,这些国家革命胜利本身就是对中国的最大支持,也最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和苏联直接支持、扶植的东欧诸国已经全部发生政治剧变不同,中国出过手的中南半岛和东北亚,越南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的政权至今都安如磐石。

  尽管毛主席去世之后,中越、中朝之间的国家关系也曾经发生曲折,但无论如何,都比发生剧变并变成亲美、亲西方的政权(如波兰、乌克兰之于俄罗斯)要更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1958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出朝鲜。现在很有一些舆论把这一事件说成是金日成对中国的蓄意排斥,其实不然。

  志愿军回国,是毛主席审时度势、高瞻远瞩的决定,目的是为了从政治上支持朝鲜——使朝鲜在整个“朝鲜民族”心中,相对于半殖民地的韩国更具有正当性。中国的真诚帮助,在朝鲜民间也积累了深厚的对中国友好的民意【点击阅读】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主动撤离,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了朝鲜半岛千年历史上第一个真正具有独立主权的国家,这是朝鲜能够在经济极度困难的条件下,仍然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次金正恩委员长访华,如果我们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仍然是毛泽东主席按照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原则,真诚帮助朝鲜人民的历史回报。

  中国在整个第三世界国家中的道德权威,虽然已经被销蚀了不少,但还有余额。

  今天的中国,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已经是非常主流的意识形态,大家喜欢说“厉害了,我的国”,但“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大国沙文主义”却很少有人提及,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在面对霸权主义国家(主要是美国),如果不强调反对霸权主义,则爱国主义也好,民族主义也罢,都很容易变成民族投降主义,甚至变成“自甘臣妾主义”。对精英来说,他们可以毫无困难地把“自甘臣妾”解释成最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主张。

  同样的道理,在面对弱小国家时,如果不时时警示自己不要搞大国沙文主义,则爱国主义也好,民族主义也罢,又很容易蜕变成一种中国版本的霸权主义。在美国霸权尚在并且已经把中国标定为主要对手的情况下,这等于帮助美国自我孤立,未来必将严重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

  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大国沙文主义,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相结合——这才是中国崛起的正确道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