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论中朝关系的新基础

2018-04-02 09:56: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金正恩委员长访华,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热情接待。

  这一事件在中国国内舆论引起了热烈反响,人们普遍感到高兴和欣慰,在朝鲜国内的反响是更加高兴和欣慰。

  朝中社、朝鲜中央电视台、朝鲜中央广播电台、朝鲜《劳动新闻》都用大量的时间、版面,播发、刊发金正恩此次访问的报道。

  显然,前一个时期中朝关系的相对冷淡在朝鲜国内干部群众中也引起了普遍担忧与焦虑,朝鲜的大规模宣传正是为了抚平这种情绪。

  当然,对中朝关系的改善感到沮丧和忌恨的人也是有的,譬如南方某大报的头版就在版面编排上做手脚,挑拨、不甘的心理跃然纸上。

  可是“有几只苍蝇碰壁,几声凄厉,几声抽泣”有什么用呢?中朝关系重归中朝同盟应该是大势所趋,今后如果不发生重大意外,《中朝友好互助条约》2021年到期后,将会第三次自动续约。

  最新的消息是,金正恩委员长已经接受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出的邀请,将于4月10日到12日非正式访问莫斯科;4月27日,金正恩和文在寅将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会谈,这将是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朝鲜最高领导人第一次踏上南朝鲜的土地;再加上拟议中的五月“金特会”,这似乎意味着,金正恩已经从神秘的“国际隐士”一跃而为国际舞台上最受欢迎的政治家。

  这当然是朝鲜“拥核”而非“弃核”的结果。

  “弃核”的萨达姆和卡扎菲的结局全世界都看到了,等待他们的要么是上绞刑架要么是死于乱枪之下,绝无礼炮、仪仗队和红地毯。

  世界大国的首都纷纷向金正恩时速六十公里的专列打开大门,这一画面意味着什么?

  很简单,这意味着统一的、协调一致的、以朝鲜“弃核”为目标的“国际制裁联盟”已土崩瓦解,而没有这样一个联盟,要迫使朝鲜“弃核”是不可能的。以今天的情势而论,即便美国以朝美建交为诱饵,朝鲜都不可能弃核。

  令朝鲜弃核的机会窗口已经关闭了,世界将不得不学会和“拥核”的朝鲜打交道。

  对中国来说,在美国已经明确将中国标定为战略对手,在朝鲜问题上挖中国墙角,并且用《台湾旅行法》摧毁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之后,继续和美国联手迫使朝鲜弃核是不合逻辑的,中国应该重新思考自己在朝核问题上的利益和立场。

  但我同时想强调指出,中国继续坚持“半岛无核化”的口号还是必要的。在“半岛无核化”的旗帜下,中国追求的近期目标是反对美国在日韩部署核武器,中期目标是反对日韩开发核武器,远期目标是美军撤出朝鲜半岛,直至撤出东亚。

  金正恩带领朝鲜突出重围之后,国内部分舆论的画风为之一变,但把年轻的八零后将军从嘲笑的对象变成偶像崇拜的对象,则大可不必。

  金正恩将军是中国友好邻邦的领导人,中国舆论和公众当然应该给他最大限度的尊重。但细细想来,金正恩在核问题上之所以“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确是学习、借鉴了中国在上个世纪六十、七十年代的历史经验,甚至可以说,是搬演了毛主席留下的剧本——

  中国在成功进行第一次核试验之后8年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朝鲜在成功进行第一次核试验后12年打开了朝美关系的大门(如果这次“金特会”能够顺利举行的话)。

  做为中国人,如果一定要自豪,还是为我们的历史和领袖而自豪吧!同时要想一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战无不胜的传家宝,我们继承了多少?又遗失了多少?

  正如笔者多次强调的,由于密切的文化和地缘政治关系,千年以来,朝鲜的安全始终是中国安全的一部分【点击阅读】古代中朝之间的“朝贡-藩属”关系和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以来的同盟关系,都是建立在共同的安全关切这一基础上的。

  朝鲜拥核之后,尽管中朝之间仍然在传统安全(即防范武装入侵)领域需要相互合作,但朝鲜在安全方面的独立性、自主性大大增强了,在中国没有表现出不惜用军事手段维护自身安全利益(如对萨德入韩【点击阅读】和美国官员访台的隐忍【点击阅读】)坚定意志的情况下,朝鲜核武器甚至成了维护东北亚和平的支柱。

  那么,如果朝鲜不再需要(至少不再像历史上那样需要)中国的安全保护,中朝关系的新基础在哪里?

  我认为:将从传统安全转向非传统安全。共同防范颜色革命——这将成为中朝关系的新基础。

  对朝鲜来说,当核问题(传统安全问题)“轻舟已过万重山”之后,今后的重点必然是结束先军政治,发展经济,甚至出现朝鲜版本的“改革开放”。朝鲜的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治安全由此将面临巨大风险(非传统安全问题),其危险程度甚至会超过“核危机”。

  从历史的经验看,传统社会主义国家往往在“转型”开始的最初10年内遭遇危机,东欧和苏联都在5年左右的时间里发生剧变,亡党亡国。

  对中国来说,近年来形成的国内政治新格局,必然也会使西方和美国把中国重新列为颜色革命的重点。

  中朝双方在这条战线有共同的敌人,也有共同的利益。

  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中国社会相当于已经经历并治愈过几场传染病了,而朝鲜社会还相当于生活在无菌环境中。中国应该向朝鲜介绍防范颜色革命的经验,帮助朝鲜抵御颜色革命,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治安全。

  从中国国家利益的角度看,要绝对防止韩国在朝鲜国内可能出现的被煽起颜色革命,陷于不稳定状态时,趁火打劫按照当年“西德吸收东德”的方式统一朝鲜半岛,甚至接管朝鲜核武库。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不能犯前苏联慕虚名而处实祸,放弃支持东德,进而自毁长城的错误。

  目前,中朝之间应该尽快消除在核问题上残存的芥蒂,尽弃前嫌。在朝鲜未来向和平经济建设转型时,中国要率先填补朝鲜在经济和文化方面的“真空”,加大与朝鲜的文化交流,占领预设阵地,抵御、至少是平衡美韩的影响力,为防范颜色革命未雨绸缪——这将是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友谊在新时代的延续,也是中朝同盟在新历史条件下的新功能、新作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