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甲才:如果硬干,灾难性后果怎么挡?——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放宽外资进银行业股比等

2018-03-26 12:30:21  来源:乌有之乡网站  作者:李甲才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后“要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中国到底大一些,毛主席提前又进行过警示性教育。对此,人大代表程恩富、政协委员张顺洪义正辞严予以反驳,“国家应绝对控股银行等金融企业”。并举例墨西哥、巴西、阿根廷与1997-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损失之大、危害之深令人胆寒”。应该是有见地之论,关心国家前途命运的情怀跃然纸上。

  金融高管们在“两会”上娓娓而谈,也大同小异的表示了中国准备放开外资对中国银行的控股比例,取消外资控股中国银行的限制,称这个改革是与全球金融接轨。应该说这都是日踏江山的信口开河。美英法这样干过嘛?为何在金融领域方面不学美英法的先进管理经验了?他们把金融业看的比谁都紧,壁垒森严,中国数次谋划着那怕是进入一点都不成。从另一方面回顾,改开中有几件提升国威的先进技术是从放开市场中得到的?才搞了几天资本主义就 “开门揖盗”,张狂的不得了了。

  上有“深改领导小组”,可能是有什么底气了?“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敢啃硬骨头”。久在中央及其周围的高干自然心领神会,能在反复说做大做强国企的话语中,悟解18届3中全会“混改”的真蒂。晓得什么是说给人们听的,什么才是真实要做的。国务院2017年发文限期将国企改完,国企从此成为历史。

  只有前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在以前的两会上诉委屈:国企没做大做强时被一压声指责,做大做强了很多家进世界500强,又被指责垄断、国进民退等等不一而足。现在国企被国务院下令“改制”完了该明白什么道理了吧。不知是李主任真的不明白内因,还是明白了只能用这样的表达方式告诉人们真相?

  张宏良2018年3月9日,在《不能逾越的改制底线:国家主权与国家安全》文中,高呼“任何改制不能以牺牲国家主权与国家安全为代价”。文章披露:“在此之前,银监会就曾强令规定所有商业银行改制必须由外资参股,否则改制不予批准。银监会2006年1月第2号令,规定新建股份制银行的前提条件,就是必须有外资参股。致使中国所有商业银行几乎全部由外资参股和控股,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奇特现象:在中国境内可以看到众多独资的外国商业银行,却找不到一家独资的中国商业银行。没有外国人参股就不准办银行,这是世界历史上任何国家都没有出现过的现象”。说的非常正确、准确。

  不是国企(金融)不行了,而是蓄意来自上层的路线、政策和被污蔑、压制、泼脏水搞的不行了。试问,1949年前有过国营企业没有?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怎么到了1976年以后的时期就统统不行了?策略服务战略,先干掉小的时机成熟后就干掉大的,剩下金融业了岂能善罢甘休?要害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蓄谋已久的欲变者居上层掌握大权了。

  在血雨腥风的革命战争年月,时刻存在生命风险的共产党人,共产主义理想信仰支撑其艰苦卓绝奋斗不息,现在反而不能了,怎不百感交集?由一种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制度的社会,在向私有制经济为主体制度的社会过渡转化时期,又由不同时期执政的党组织上层领导来实现。他们睡在床上想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还在(共产)党旗下举手信誓旦旦重温入党誓词,不理解“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是什么意思吗?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闻之罕事。苏东剧变的事实告诉世人,通行的惯例是对“共社”的一切似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毫无心肝地摧毁。不是他们不知道流弊,而是非常清楚的执意而为。这不是妄下结论,有事实依据。  

  2013年4月15日《人民日报》头版,《国企新姿,中国脊梁坚强挺立》(记者白天亮)。该文上方有4个桔红色的长方块形象图(制图:张芳曼),示意“2008—2011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交纳税费”情况。“2008年1.78万亿元;2009年1.94万亿元;2010年2.44万亿元;2011年2.97万亿元”。再加上工业企业以外的国企如金融、石油等,绝对是6、7万亿了。图上方的配文是“2011年,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和增值税,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为8元,私营企业为3.2元,外资企业为2.3元。”(加粗的字依照原文)。作为领导人的高层谁相信不知此事?2011年至今也是大同小异。

  这是多年来大报上少有的敢说实话的好文章,也是公私所有制企业对国家贡献大小的真实写照,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税收政策是统一的,怎能只有3.2元、2.3元?与8元悬殊那么大,资本家把多少该交的税金漏掉装进了自己的腰包?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反社派高于一切的首要选择,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不是经济问题居首要地位、起决定作用,是道路走向决定一切。比对如此鲜明的全国性问题为什么从不过问、任其泛滥,还反其道而行之?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叛卖吗!

  断定白张两人和出示数字者不敢造假。

  国企与私企、外企的交税情况人们都很清楚,只是上边决策层一再要内外私资进入尚未完全占领的大国企,不换脑子就换人,同当年解散农业社相同,国内更加噤若寒蝉,下边也就知道装不知道。国外喝彩,已经享受超国民待遇的外资企业更加为所欲为。

  令人震惊的是张芳曼敢于制图,白天亮连同出示数字的相关人、审批的报社领导不怕犯了忌讳,把这个核心数字捅出来“揭被亮娃”,使极力主张引进外资削砍国企的当权派坐在了被告席上。一再要发展民营经济的几届高层领导咋办哩!他们掌权期间反复改制大小国企,岂不是成了长期破坏、降低国家财政收入,把巨大利益奉送给私企的代理人、外资的买办?

  其所以判断“坐在了被告席上”,是因为多年都有依法治国的法律条文规定,虽然多次修改《宪法》,国有经济的主体地位仍然未改,又明明写着“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与其它------。党和国家大权掌在那些始作俑者的手里,国有企业被整没了,谁又能追究他们的违宪责任呢?

  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是对以往一切社会存在有根本性否定,共产党内特别是上层产生复辟旧社会的势力是一种规律性的表现。同样都是私有制社会的剥削制度,资本主义取代封建主义的英法经过了百年的复辟与反复辟的较量才较为稳定下来,更何况要改造消灭一切私有制社会的存在和观念的社会主义呢?

  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干社会主义,如列宁讲的旧社会在灭亡时不可能像死人一样装进棺材里埋掉,仍在腐烂发臭影响着全社会,反映到共产党内。产生党内不干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势力,上台掌握了党政军财文大权,在由社变资的过程中,尽管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文化、语言、地理不同,但做法大致一样。世界范围的普遍性表现为带有史无前例,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两个鲜明特征:

  其一,在把社会主义公有制以各种方式改头换面的向私有制(资本主义)转化时,都是由各级党的领导人在“全党服从中央”的组织纪律规范下亲自经手操办,把巨大的公(国)有的公共财产、资源,通过法令、政策规定的合法或不合法途径、渠道转化为内外个人的私有财(资)产。中央出修正主义,政治思想路线方面推行被各种美妙说法包裹掩饰,理想信仰丧失,羡慕私人巨额收入与个人薪酬的悬殊反差,心理失衡酿致腐败大面积发生。难道是老天不公专门将廉洁干部下凡在列斯毛时代,专门将腐败干部下派给中外“改革”时期?是一条化公为私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路线造成。俄罗斯等独联体和东欧国家在叶利钦时期,曾是世界黑金之首。中国自然不例外。公有制财产踢踏完了也就自然结束了。

  另一特征是因为或明或暗的以私有者眼光、观念、心理对待公有制财产、资源,上下相当一个多数认为不是自己的,踢踏、摧毁、破坏、挥霍时都有丧心病狂、不择手段、肆无忌惮、鬼迷心窍的恶劣举措。叶利钦经埋葬了“苏共社”成为俄罗斯总统,还要罪恶的搞“休克疗法”,根本不思考自己作了总统,如何履行任职誓言,使俄罗斯国力至今一蹶不振,包括东欧,资金、技术被西方洗劫一空,产业、市场被外资垄断。乌克兰在西方诱惑中连核武器都自行销毁了,可笑到如无知的小孩一样。

  上边还有“如果中国的开放有变化,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的答问,难猜是临场做戏的应付还是真实意图选择时机的吐露?反正美国的门关得很紧。

  几十年明压暗整,属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已被踢踏完了。现在是走z派在自己踢踏自己的权力与势力。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各自飞。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蒙蔽百姓,鱼肉天下,焉有不亡之理?”还不是把“苏共社”踢踏完了黯然下台,留下了深重的灾难人民承受。左翼网友不必过分担心,比金融业大得很的事情还多着呢,应当思考谋划自己未来的事情怎么办?

  多次说过,自有人类以来,在社会制度问题的识别上,从来不会在相同的时间内、条件下,同时提供两种或多种社会实践(制度)共同运行,供人们和平地进行优劣比较、选择取舍,而是有不相容的强烈排斥性。而在任何社会制度内只要没有大的自然灾害或战争,都有渐进性的自然生长进步。这就给人们判定社会制度的优劣增添了难度。中国有不到死地、绝境不造反的历史想积习,由此形成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苦难轮回翻复。

  殷鉴于此,这就需要坚守革命的先进的社会底线的人们进行慎密的理论思维,去甄别先进与落后,义无反顾地将真理告诉人民,减少社会发展进步的阵痛。把本来可以争取到的幸福美好归还给社会(人民),实现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毛主席搞社会主义已经向自由王国飞跃了一次,后来者应该在重建社会主义上再来一次!

  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在中国表现得尤为鲜明。没有前人革命,谁也不好断定什么时候可以剪掉辫子自由理发,姊妹们再不缠脚长成什么是什么;三座大山什么时候能结束?现存的诸多社会弊端何时可祛除?

  原题:李甲才:故意硬干灾难性谬举怎么挡?——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放宽外资进银行业股比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