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金正恩见特朗普:朝鲜会不会“越南化”?

2018-03-11 11:49:2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早晨最惊人的消息——“5月前!特朗普将和金正恩举行会面!”

  据CNN的报道,

  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在率团访问朝鲜之后前往美国,向美方汇报访问情况。当地时间8日晚,郑义溶在白宫前门外召开记者会。郑义溶表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邀请特朗普会面,而特朗普已经表示同意会面。高峰会面预计将在5月前,于朝鲜首都平壤举行。

  在此之前,平昌冬奥会期间,朝韩关系出现了戏剧性的改善,许多主流评论认为,这种改善只是暂时性的,美国不会容忍。待到冬奥会一结束,美韩春季军演一开始,改善势头就会烟消云散。

  但现在看来,朝韩关系的改善仅仅是一个过渡,年轻的80后将军的真正目的,是要籍朝韩关系改善推动朝美关系改善。而从美国的反应看,这一目的很大程度已经达到了。  

  朝美之间的最高级会晤先于中朝之间的最高级会晤,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

  朝美之间首次最高级会晤,选择在平壤而不是北京,朝鲜通过韩国而不是中国叩开美国大门,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已经被排除在朝鲜半岛政治解决进程之外,尽管这一地区与中国的安全利害极大。

  2003年开始的六方会谈,以及在六方会谈开始前举行的中美朝三方会谈,都是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虽然这些会谈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但却彰显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  

  15年过去,又是早春时节,钓鱼台国宾馆里,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如何看待金正恩的选择?是战略性的,还是策略性的?还是像主流精英意淫的那样,终于无法承受制裁的压力而被迫做出妥协?

  所谓“无法承受压力而妥协”的说法当然是错误的。只有像卡扎菲那样,以“交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换取“西方接纳”(其实不过是“死缓”而已)才属于这种情况。朝鲜显然不是这种情况。  

  金正恩这次缓和朝韩、朝美关系的决策是战略性的。原因就在于朝鲜已经掌握了核武器和导弹技术,拥有了可信的核威慑,安全感大大增强,自信心爆棚。

  迄今为止,朝鲜共进行了六次核试验。在世界已知的核国家中,印巴也各自只进行了六次核试验就跨越了核门槛,以色列没有进行过公开的核试验,也被国际社会默认为是核国家。

  朝鲜的核试验进行的比较晚,技术起点更高。朝鲜追求的目的不是世界霸权,而是威慑潜在敌人不敢对自己发动战争,所以六次核试验已经足够了。金正恩至少两次宣布朝鲜已经成功完成“核武大业”,可惜“国际社会”都没有听进去。  

  朝鲜之所以在这次朝韩、朝美关系改善的过程中积极而活跃,概由于朝鲜已不需要向美韩乞求安全,而可以靠自己的核威慑来确保和平。

  如果特朗普和金正恩谈得还好,朝鲜有可能结束已经推行了近三十年的“先军政治”,把主要精力转向经济发展。朝鲜人口年轻,教育良好,国内矿产资源丰富,数年之内实现经济起飞,并不是不可预见的。  

  美国为什么要答应改善和朝鲜的关系?

  道理很简单,美国人是现实主义者,对美国来说,打不过的敌人就是朋友。

  对卡扎菲、萨达姆这样听信了公知忽悠,主动解除武装的人,美国的政策是灭了他们。

  这样既可以震慑国际社会的其他“刺头”,又可以重组伊拉克、利比亚国内的石油资源,强化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地位。

  但朝鲜不一样。朝鲜就像一粒铜豌豆,捶不扁、煮不烂、蒸不熟,怎么办?对美国来说,最好是化敌为友,这样可以节省自己的资源,也便于管控危机。  

  3月5日,在朝鲜平壤,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左)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握手。

  朝鲜之所以能够以小搏大,在诸多试图和美国博弈的小国中脱颖而出,单从主观方面找原因,和朝鲜“近朱者赤”,学习了毛泽东主席的经验有关,概括来说就是“不怕鬼,不信邪,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六、七年代中美苏三边关系的故事剧本,在新世纪又在朝美中三边关系上大致不差地演绎了一遍,只是角色发生了互换。

  说起来,朝鲜的国父金日成将军,三十年代就在东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所领导的后来成为朝鲜劳动党主流的“抗联派”骨干,基本都是中共党员,所以“抗联派”庶几可以看成是中共的一个海外分支(“延安派”则是另一个分支),自然深受毛泽东思想的影响。

  我对金日成的“主体思想”也曾略作研究,基本上可以算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小的支流,只是更加强调“人的因素”和“主观能动性”,到了不太恰当的程度。  

  朝美关系改善,最为沮丧的应该是中国主流精英,如张琏瑰等。他们不理解为什么美国没有灭了朝鲜,反而要与金正恩握手言欢?

  这些主流精英太自以为是了,他们总是把自己的想象投射到美国人身上。主流精英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分析是建立在痛恨朝鲜基础上的,他们被仇恨弄得有点智障了。美国精英虽然也对朝鲜咬牙切齿,但他们最后制定政策,却是要从自己的利益出发。

  虽然美国声称不会取消对朝制裁,也不会取消美韩军演,但不能低估特朗普金正恩会面所带来的“羊群效应”——既然“带头大哥”都已经放低了身段,其他国家又何苦做恶人呢?生意和谁做不是做?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迅速形成各国争先恐后和中国建交的局面,其心理动因就在于此。

  特朗普访朝如果成行,则意味着对朝制裁的破局,韩美军演也就只具有军事体育的性质,假以时日,说不定还会邀请朝鲜一起参加呢!  

  中国,有可能成为最后的孤独的制裁者。  

  朝美关系改善,将使朝鲜半岛格局为之一变:

  从毛泽东时代“中朝同盟VS美韩同盟”,到最近二十多年的“朝鲜VS美韩中”,再到“中国VS美朝韩”。

  面对这种新格局,中国如何制定自己的半岛政策,值得认真考虑——反正沈志华的话是不能再听了。

  自从唐朝初年,薛仁贵灭高句丽,新罗在唐高宗支持下统一了朝鲜半岛之后,无论是新罗、高丽、李氏朝鲜还是光复以后出现的金日成朝鲜,对中国都是友好的。一千多年以来,中国在朝鲜半岛方向上,只须担心出现强大的第三方,具体说就是日、美等海上强权,而不需要担心半岛政权本身。

  就今天的局面而言,美朝和解后,拥核的朝鲜可能对中国并不友好,半岛政权本身成了中国的问题,如何处理,中国并没有现成经验。

  我并不认为朝鲜会和中国彻底翻脸,兵戎相见。未来朝鲜最大可能是“越南化”(即类似今天的越南),和中国若即若离,在中美之间走平衡,甚至发生可控的领土、领海纠纷,黄海有可能南海化——朝鲜从此成为牵制中国崛起的因素,而不再像前三十年那样是中国的坚定盟友。  

  由于地缘的因素,中朝边境或黄海稍有风吹草动,就会京畿震动,鸡犬不宁,作为牵制因素的朝鲜对中国的负面影响比远在西南一隅的越南要大很多。中国在朝鲜半岛上以美国的政策为政策近三十年,现在到了买单的时候了。  

  目前,朝鲜半岛仍未尘埃落定,中国仍有挽回的机会,端看我们的大智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