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丁堡骏:警惕腐朽的自由派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

2018-02-18 19:13:19  来源:察网  作者:丁堡骏
点击:   评论: (查看)

警惕腐朽的自由派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究竟从哪里来?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中来!有人将各种意识形态斗争,片面地理解为是没有任何真理标准的纯粹的党派之争,这是十分错误的。否定意识形态研究和宣传工作的客观性和真理性,是现代西方资产阶级庸俗经济思想和庸俗社会科学思想的一般特征。因为世界范围内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已经处于全面衰败阶段,所以,各种不科学的资产阶级思想在向广大劳动群众兜售时,必然会被怀疑和被揭穿。资产阶级庸俗思想家面对这样的困境就不得不用各种唯心主义的方法掩盖事实真相,而掩盖事实真相最后的归宿就是唯心主义不可知论。他们的普遍做法是否定科学上的真理性,西方哲学史上近代的逻辑实证主义和其中的库恩范式论就是西方经济学所宣扬的否定经济学真理性的唯心主义方法论。当他们遇到马克思主义的强有力的批判时,就不得不拿起库恩范式论的“范式不可通约”来回避。这就是说,这些人一旦遇到强有力的理论批判就会退缩到唯心主义哲学方法论的避难所里。政治经济学有科学性和阶级性的矛盾,资产阶级经济学为了维护自己的阶级性而放弃了经济学的科学性,因此坠入了庸俗经济学的深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坚持阶级性和科学性的统一,它既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又以高度的科学性为基础探讨人类解放的科学。一部分资产阶级经济学者,满脑子都充满了唯心主义世界观和形而上学方法论,满嘴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教条,誓死要宣传资产阶级经济学理论,可当他们陷于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包围时,就不得不把自己伪装起来。列宁曾经写道: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内里腐朽的自由派,试图在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形态下复活起来。”】

  最近我在网上读到田国强教授《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解》的演讲稿。田国强教授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可以说是应验了列宁的论断:自由派在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形态下复活起来。具体而言:第一,田国强教授没有动摇自己对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信仰,与此同时田国强教授又奇迹般地接受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信仰;第二,田国强教授口头上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但是在实际的经济学分析中都是以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教条歪曲和否定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第三,田国强教授“成功地”用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教义演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政治经济学。当然,经过田国强教授所演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能是列宁所预见的自由派的“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形态”。全面地、系统地评论田国强教授的《我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解》不是本文的任务,在这里我要着重说明的是田国强教授以及诸多的形形色色的田国强教授,不脱胎换骨、不在思想方法上彻底与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分道扬镳,不坚定地树立起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他们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者。正如前文所谈到的,陈佩斯以日伪汉奸的思维逻辑和行为方式塑造八路军英雄形象,结果八路军英雄被塑造成淋漓尽致的日伪汉奸,田国强等人以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方法论塑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然会被塑造成淋漓尽致的资本主义,或者如列宁所说的自由派的“社会主义的机会主义形态”。

  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混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队伍里,他们并不忠诚于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他们故意歪曲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力图将之歪曲成背离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东西。例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晋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班仪式上强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实践中得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70年的持续探索中得来的,是在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97年的实践中得来的,是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由衰到盛17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得来的,是对中华文明5000多年的传承发展中得来的,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宝贵成果。得到这个成果极不容易。”】

  面对这一段文字,有的人似乎抓住了什么,他们看到这里总书记讲话字面上没有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于是他们就进行发挥。有人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社会主义革命过早、中国没有经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没有经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不得不进行的补课阶段。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方案。事实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近代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补课阶段或替代方案。十九大报告绽放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真理光芒。我们可以读到:“一百年前,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先进分子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真理中看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我们可以读到“为了民族复兴,无数仁人志士不屈不挠、前仆后继,进行了可歌可泣的斗争,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尝试,但终究未能改变旧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我们可以读到“我们党深刻认识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统一、社会稳定。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找到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革命道路,进行了二十八年浴血奋战,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一九四九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我们可以读到“我们党深刻认识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建立符合我国实际的先进社会制度。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这些措辞都从不同的方面证明了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其实践方案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方案!

  【丁堡骏,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经济学二级教授,本文节选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在意识形态领域 必须高扬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旗帜》,本节原标题《创新我们党的意识形态工作,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