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卢麒元:资本主义的秘密

2018-01-20 16:05:58  来源:卢麒元学术  作者:卢麒元
点击:   评论: (查看)

  身处劣质资本主义的香港,才开始真正认识资本主义。笔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资本没有主义》,资本主义其实是资本家的主意。而且,这是一小撮极其不道德的人的坏主意。

  一般而言,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揭示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事实上,马克思已经基本揭示出了资本主义的秘密了。只是略有遗憾,马克思的时代还没有宏观经济学,马克思的理论没有能够系统地从宏观角度揭示资本主义的秘密。例如,从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角度揭示资本主义的秘密。特别是,揭露那些打着社会主义招牌的资本主义的秘密。

  资本主义的秘密,就是通过制度和政策的安排,让资本利得远远高于劳动所得,从而实现资本家对劳动者的奴役。

  在香港,回归之后,资本利得迅速膨胀,资本利得与劳动所得的关系约略达到7比3的高水平,劳动者(包括中产阶级)越劳动越贫穷,而持有资本的特权阶级财富迅速增长,香港社会结构在短短十五年间发生巨变,社会由纺锤形(中产阶级占多数)变成了哑铃形(中产阶级占少数)。最不可思议的是,香港特区政府竟然取消了港英政府施行了近百年的遗产税。一切制度和政策均向资本家倾斜,香港的制度和政策出现了历史性的倒退,中国可能会成就一个二十一世纪最悲惨的废都故事。

  在中国,近十余年来,资本利得疯狂增长,资本利得与劳动所得的关系约略达到9比1的惊人水平,劳动者开始陷入绝对贫困,而持有资本特权的阶级迅速暴富。劳动者不明白房地产价格的意义,房地产价格涨幅就是经典的资本利得实现,在使用杠杆后,这种资本利得可以达到数十倍的疯狂程度。事实非常残酷,有人在劫掠,有人被劫掠。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公共财富,在静静的资本化过程中,不再属于我们了,社会财富变成了拥有资本特权者的囊中之物。

  资本主义的可怕之处在于,资本特权拥有者并不直接实施抢劫,他们通过制度和政策安排,合理、合法甚至合情地占有劳动者的财富。一句话,他们通过政府实现他们占有财富的目的。换句话说,资本主义必须通过国家这个暴利工具实现私人占有社会财富的目的。请思考一下,缺德政府为什么一定会搞恶性通货膨胀?恶性通货膨胀下,劳动所得会迅速转变为资本利得!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最大限度地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当然,最可怕的资本主义,就是披着社会主义外衣的劣质资本主义。

  笔者一再强调宏观经济学的非科学性质。宏观经济学的一切立论基础都需要鲜明的立场。一个需要讲立场的学问,还能够科学吗?笔者说过,那些使用了科学工具(例如数学)的学问,未必就一定是科学。中国人不要再搞拙劣的科学迷信了。不搞科学迷信,就更不应该搞资本主义迷信了。笔者再一次向传播资本主义迷信的新老传教士们致以深深地蔑视。

  了解资本主义的秘密之后,我们对一些中国人感到深深地失望。尤其让人感到失望的,是那些亲民调调很高的家伙们,实在是太虚伪了。就算是老牌资本主义,都懂得公平税赋,都懂得遏制通货膨胀。而我们,在社会主义旗帜下,竟然不敢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课税,竟然不顾及通货膨胀公然滥发货币,他们在变相成全资本对劳动的疯狂劫掠。这些家伙,好听的话说得震天响,却一件好事情都不肯做。这是经典的制度和政策安排啊!这比拿着刀子抢劫要可怕得多!说什么好呢,欺负中国老百姓善良吗?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凉啊!

  资本主义的秘密就在那里。说不说它都在那里。可是,秘密一但被神秘,就容易变成迷信。中国人容易迷信,以前是封建迷信,现在是资本主义迷信,迷信害死人啊!三十年来,一些洋人(鬼子)和准洋人(汉奸),假扮公共知识分子,其实是资本主义传教士,他们在中国大搞资本主义迷信。一时间,中国无处不是他们的道场;一时间,中国无人不是他们的信徒。中国的年轻人要动一动脑子,资本主义所谓的好,是指拥有资本特权的人过的好,那是真他妈的好!你一个打工仔跟着瞎起哄,会害死自己同胞的!

  当美国青年占领华尔街的时候,他们不许我们对资本主义进行反思(传教士们控制了所有重要的学术和传媒机构)。一些年轻人很吊诡,说民主、要自由,然而不许革命。他们很清楚,中国老百姓一旦觉醒,必然是去除资本主义迷信,老百姓一定会首先革了鬼子和汉奸的命。鼓噪革命的人们,一夜之间变成了反革命。我们应该感谢中国左翼思想家们的集体努力,那些红极一时的传教士们快要变成过街老鼠了,我们的人民在残酷的现实中开始觉醒了。

  一百年过去了,共和国仍然需要启蒙。一方面,我们必须揭露资本主义的本质,严防资本主义在社会主义中国全面复辟。另一方面,我们必须重新检视我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我们不能不检讨曾经发生过的历史错误。当代中国,已经很少有人认认真真地研究马克思的思想了,更遑论真正理解社会主义了。举例,马克思说的公有制是国有制吗?最大股东股份比例不得超过5%的股份制,难道不是一种公有制吗?再举例,马克思说的计划经济是发改委计划的经济吗?德国人将国民福利与经济发展进行均衡规划难道不是计划经济吗?教条主义害死人啊!我们如果不是搞了教条主义,曲解了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的论述,资本主义迷信有机会登堂入室吗?我们的那些社会主义理论家们不是很可笑吗?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他们成全了资本主义传教士。去掉了教条主义之后,社会主义是个好东西。与资本主义本质相对应,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才是最民主、最公正、最人性、也最有效率的制度和政策安排。

  西方国家在反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同时,都在悄悄地搞社会主义(虽然不是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革命)。马克思确实有远见,社会主义真的在生产力发展水平较高的资本主义国家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实现。其中,西欧和北欧已经达到了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社会主义不需要搞迷信,社会主义不应该是标签,社会主义更不应该变成教条,社会主义是人类文明的一个历史阶段,社会主义是全人类共同拥有的精神财富。西方人比我们现实,他们才不搞花里胡哨的迷信或教条,他们悄悄地在资本主义机体中注入了社会主义的元素。这帮家伙真贼啊,他们实现了某种均衡,他们在追求永恒。

  揭露了资本主义的秘密,也就揭露了一些家伙不可告人的秘密。打着资本主义旗号的国家都不搞资本主义了,他们却逼着我们搞资本主义。他们搞完了经济资本主义,还不过瘾,还想搞政治资本主义,得寸进尺了。资本没有主义,社会也没有主义,都是人的主意。在中国,不要拐弯抹角地谈主义了(所谓的思想理论)。别扯淡了!真正有主意的人,从不轻言主义(思想理论)。轻轻地问一句:敢不敢说全心全意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其实,无愧于这句话,就足够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