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符•费•吉托夫:为20世纪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辩护

2018-01-09 14:36:56  来源:微信“马列之声”  作者:符•费•吉托夫
点击:   评论: (查看)

  USSR. Moscow. Parade on the Red Square. November 7, 1927.

  【编者按】随着工人运动的日益发展和无产阶级觉悟的不断提高,“批判的武器”要转化为“武器的批判”,就必然提出关于理论的系统化、具体化、大众化和现实化的要求。

  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著述文献的基础上,对散布于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的各类指示和论述,加以科学的总结和梳理,将一般原理予以经典化的阐释,使之以完美的“一块整钢”的艺术体的形式展现在群众面前,为群众所掌握,并运用和贯彻到工人阶级队伍的每一条战线上去——这就是革命实践向后世的马克思主义者们所提出的理论任务的重大要求。

  从第二国际直至第三国际,在完成这一伟大的实践-理论任务的路途上,留下了无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社会主义活动家的足迹和努力的身影。由十月革命所创建的苏维埃国家开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新阶段,在苏维埃国家革命家和理论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之下促成了一系列丰硕的理论成果的问世。其中一颗尤为耀眼的明星,即是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它使马克思主义哲学首次得到完整、准确和系统的阐发。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不但在各国工人运动中享有盛誉,同时也历史性地使得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成为挑战和动摇资产阶级的哲学理论界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它是无产阶级自己的活动家和理论家的成就,而不是如今天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那样是来自官僚或学院文人的“成果”。

  这一成就是如此巨大,它对于资产阶级制度及其“哲学信仰”的侵犯又是如此地深刻,以至于从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问世以来,它就不断遭到布尔乔亚政客、谋士、各路帮闲文人(所谓“专家教授”)及其特殊的孪生体“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形色非难、抹黑和攻击。gk后中国的哲学界同样也发起了一场对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围剿,这场围剿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在90年代达到高潮,并在新世纪延续至今——它的结局是以一门叫实践唯物主义的新哲学取代了“传统体系”。自然不消说,人们也容易理解:在这场哲学修正运动与中国近几十年来政治和社会的时代反动之间,究竟存在着怎么样的联系了。

  中国的实践哲学家当然有足够的理由大谈特谈他们的“马克思实践哲学的真理”,然而我们清楚,那不过是代表着他们那群人的利益、替今天中国统治阶级说话的那种“真理”罢了。它从来不是工人的东西,也与真实的社会主义斗争无关。

  不论这个时代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生产机构(学院的也好,官僚的也好)如何竭力地想要刻意歪曲、遮蔽和丑化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但真金毕竟是不怕火炼的。工人阶级的革命武器并不会被工人阶级所遗忘,它将一再地为当下斗争所唤醒,“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哲学将永远在革命的社会主义者中间得到承认、传播和发展。倒是国朝哲学家们应该好好发愁一下:当你们自己的棺材盖上的那一刻,你们如何才能使自己的“研究著作”避免成为废纸的命运,以便顺利瞑目——这一重大问题。

符•费•吉托夫:为20世纪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辩护

本文摘自李尚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苏联》

  文字版由马列之声整理

  个别字词用拼音代替

  李尚德教授的《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苏联》的写作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本书不仅为中国的社会科学家们了解苏联的哲学思想提供了可能,而且也为他们深入地分析苏联和当今俄罗斯的社会经济进程提供了可能。[1]

  这部专著的重要性还在于:如果不从政治对立的立场出发分析,而是客观地看待苏联哲学的话,苏联哲学在阐释社会基本现象及其发展的理论方面有突出的成果。这并不是说苏联社会科学家们有某种特殊的智慧,而首先是因为他们面对的任务和问题的宏伟性和开创性。这些任务和问题是那个时代在建设新型社会主义社会中必须要进行论证、研究和实际解决的。对此,可以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苏联人民所实践的亊业之伟大和规模之宏伟对社会思想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苏联的思想家们不仅遵循被世界哲学思想首先是马克思主义探求的那些观念,同时,还为前进着的苏联社会提出并发展新的思想观念。

  我的《序》可以看作是对李尚德教授专著中所阐述的观点的补充。当然,我们的观点和意见会有所不同,甚至在某些方面相去甚远,这完全是可能的,也是正常的。因为,李尚德教授是从“外部”来审视苏联哲学的,亦即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它的,而我是从“内部”——自身经历,来对苏联哲学实质进行阐述的。

  正因为采取了这种态度,也可以说,保留了不同的见解.追根究底的细心的中国读者就有可能根据书中和《序》中的亊实和议论得出自己的结论,否则就不会有客观的评价。

  在谈论苏联哲学的成就之前,应首先破除这样一种神话,即西方哲学在所有世纪和年代中都是最先进、最伟大的。不可否认,欧洲哲学的成就巨大,尤其是古典时期和文艺复兴时期,但也不能不承认欧洲哲学历史进程中的停滞时期,例如中世纪的哲学。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20世纪的欧洲,甚至明显出现在当代后现代哲学思想广泛传播的今天。为证明以上论点,我们援引俄罗斯出身的美籍最茗名社会学家索罗金的话,他在上世纪30年代末的著作《我们这个时代的危机》中这样写道:

  “西方社会生活中的所有重要方面,其社会制度和文化都经历着严重的危机……西方社会的肉体和灵魂是病态的,甚至在它的肌体上连一块儿健康的地方或正常的神经组织都无法找到……我们似乎处在行将逝去的辉煌昨天的感性文化与已经显现的明天创造的理念文化两个时代之间。我们生活、思想、行动在辉煌感性时代的末日,这个时代已走完了几个世纪的旅程……辉煌在渐渐熄灭,而在愈见浓重的黑暗中,我们越来越难以辨认这个时代的伟大,并在渐渐逼近的黄昏中,更难觅到可靠的坐标。这个转折时代的夜晚带着它的噩梦、可怕的阴影、令人心碎的恐怖开始降临于我们。”[2]

  后现代主义作为西方最有影响的哲学流派,其存在早已不是十几年的亊情了。它将哲学降低到这样一种地位:哲学只是对一切的清谈,并不涉及具体存在。一批后现代哲学家们一其中最著名的有让•波德里阿尔、德笛兹、弗•格瓦塔利、让•弗•利奥塔、罗•罗蒂、莫•塞尔等——将当今社会所有危机都归罪于唯理主义。他们拒绝理智、绝对、真理、进步、矛盾、争论等这类经典哲学概念的存在。这些在数世纪里帮助人类思考、认识世界的槪念,被他们所创造的“解构”、“体”、“情节”、“话语”等虚拟概念所替代。这些概念实质上没有任何思想和理论的负载,然而,他们却以自己的这种新颖备受靑睐。

  从总体上看,由于欧洲哲学存在者固有的自我中心主义倾向以及它的一些很有影响的代表人物怀有政治偏见,十几年来,世界对苏联哲学的评价,客气点说,是很不客观的。

  有一种现象太奇怪了!就是在苏俄哲学中,俄国哲学史的苏联时期哲学并没有被充分地介绍和研究。许多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这里仅举几例。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掌权,从那时起,对斯大林开始全面的批判,也涉及他在哲学方面的言行,这种批判是毫无根据的、笼统的批判。实际上,把社会思想发展中的斯大林时期整个否定了。好在还有“辩证法派”和“机械论者"的论争,反映了两个不同的苏联哲学家学派在一些哲学问题上彼此对立的分歧。然而,在大力批判斯大林的理论遗产之时,那种对苏联哲学的忘却最为有害。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斯大林是列宁之后最伟大的苏联马克思主义思想家。我们不能忘了,斯大林被公认是最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的普及者。他的著作深入研究了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民族关系、语言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等一系列问题。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中起过重大的作用。

  另外,有一部分俄罗斯“思想权威”对整个欧洲文化的精神崇拜,也包括对欧洲哲学的崇拜,是俄国文化史中对苏联哲学地位估计不足的另一个原因。这一传统自彼得一世时代就沿袭下来,斯拉夫派和西方派关于俄罗斯发展进路之争是一个例证。这场争论已延续了一百多年,其间不乏激烈的斗争。

  这里,我不能不提到所谓的政治领导,抑或被一些人描述为来自苏共的政治专断这个问题。毋庸置疑,专断在苏联曾经是存在的。问题是,难道在其他国家,包括在西欧一些国家里专断就未曾有过,甚至现今也不存在这种状况吗?难道哲学不一直是有党派的,亦即带有人类活动的某种政治倾向的吗?这是延续了世世代代的真理,两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难道在西欧各国的国家制度中,包括在执法权力中,政治多元化能有一席之地吗?难道在那里,以承认私宥制为基础的自由以及主要是保护统治阶级利益的民主,不占主导地位吗?恰恰是作为政治权力形式的、在世界上占统治地位的民主破坏了自己的声誉,以至于经常有50%以上的公民在竞选时不参加选举,而在那些参加者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反对所有候选人。此外,在那些所谓“十亿”黄金的国家即西欧国家里,沿袭着多个世纪以来的传统,他们更加完善地建立着自己与政治反对派的关系。我想特别强调的是,这里指的并不是一般的反对派,诸如“轻度”吸毒者或同性恋的支持者和反对者,而是指政治反对派。他们非常专业地制造根本不现实的政治民主。因为政治反对派实际上没有可能通过民主道路走向政权。我再重申一遍,这里所指的并不是像美国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两个资产阶级政党之间的对抗,而是指能表达不同社会阶层利益的真正的政治上的反对派。

  在苏联,国内战争年代为保卫国家独立和社会主义果实不受外国经常的武装干涉和破坏,为反对20世纪20年代经济和政治封锁,为抗击法西斯德国强加于苏联的战争以及反击战后来自美国伎略政策威胁的需要,国家领导不可能放任社会科学领域中的活动于自流而任其“自由航行”。必须考虑到国内有一股势力,他们想在苏联恢复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正像近来已得到证明的情况一样,他们总是希望得到来自西方国家在政治上和道义上的强有力的支持。换句话说,苏联在经济上和政治上还未强大到无需控制哲学和其他文化学的和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活动的程度。众所周知,在以后的年代里,包括20世纪60年代,对苏联人生活的这个领域的领导明显地减弱了。具体表现为出版了一些诸如作家索尔仁尼琴的中篇小说《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这类文学作品、戏剧、电影和关于国家发展的社会经济问题争论的书籍。最终,不能不承认,出现了所谓的持不同政见者的运动。这一运动在当时,的确,也成为表达自由思想的一种特殊的形式。

  至于说党内民主、围绕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问题的辩论和争论,在苏联发生过很多次。辩论中有可能表达自己的观点。实际上,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问题的辩论从苏维埃政权在俄罗斯建立之初就开始了。这里我只举其中的几例:布列斯特和约、工会及其在国家生活中的作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可能性问题、“辩证法派”和“机械论者”——苏联哲学的两大流派的争论。我想更多地说说两次辩论,他们具有党的理论性和战后的现实性。

  第一次辩论发生在1949年的3月,在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哲学系。当时莫大召开了系党员参加的党的会议,会议持续了15天。每次开会都是在13点幵始,夜里1点才结束,为的是使参加者能赶得上地铁。会上,争论涉及了与国家楮神生活相关联的各种问题。但正像一位会议参加者回忆的那样,会议的主要问题,也是党员们关注的中心问题是和世界主义的意识形态与实践进行斗争。186位共产党员中,有大学教师、研究生和大学生。会上有78人发言,51人提交了自己的书面发言。一些大学教师,包括著名教授的意识形态观点遭到了激烈的批评。“世界主义者们”也没有沉默,他们捍卫自己的观点。某些教师因为其意识形态观点受到了党的处分,而几个里期后根据gc党_中yang委_员会的建议,对处分进行了重新审査,并予以撤销。

  第二次辩论发生在1951年11月,是根据gc党_中_yang委_员会的提议进行的。这次辩论形式上是为了讨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草稿,但实际上辩论的是关于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的理论问题。这次讨论辩论,共持续了近一个月。参加辩论的人除了著名的经济学家之外还有其他社会科学的代表人物:哲学家、历史学家和时事评论家。参加讨论的有一百多人。他们发表了各种观点,其中包括完全相反的观点。一部分人只强调教科书草稿的成就,而另一些人则对其进行猛烈抨击。围绕其他问题也有各种观点的碰撞。例如,大部分发言者都承认社会主义政治经济规律具有客观性,另外一些人则否认这一观点。讨论气氛是这样的:每个参加者都可以就讨论的问题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根据斯大林的建议,为了最终完成教科书,还成立了一个最权威委员会,委员会中有正面评价教科书草稿的,也有那些对其进行批评的人。

  以上亊例证明,所谓“专制”,准确地说,gc党_中_yang委员会对社会科学的领导,随着社会主义地位的巩固和国力的增强而发生着变化。

  现在来简要谈谈苏联哲学家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世界哲学——的贡献。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有科学根据的哲学流派,它也吸收了其他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者对其发展所作的贡献,其中包括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贡献。

  然而,在谈到这一点之前,应当指出苏联哲学的重要特点。苏联哲学的成就主要是集体活动的结果。当然,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其中个别思想家理论活动的作用和意义。这一特点是苏联社会发展进程所造就的。因为,实际上在苏联发展的过程中所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重要问题,包括社会科学领域中的问题,其实,自苏维埃政权成立初始起,都要经由gc党代表大会、最高苏维埃会议、全苏学术研讨会和讨论会广泛讨论之后才得到解决。顺便提一下,2005年5月24〜28日在莫斯科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召开了全俄第四届哲学家代表大会。有近四千人参加了这次大会,其中包括来自中同的社会科学学者。毫无疑问,代表大会会进一步促进俄罗斯哲学,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

  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在捍卫马克思主义不被篡改和片面解读方面起了重要作用。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跟随着列宁和斯大林的脚步,不断地、专业化地捍卫着马克思主义免受西欧社会民主党人,诸如最著名的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等人的歪曲。如果他们的路线在当时占了上风,那马克思主义的命运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对这个问题,历史已经部分地做出了回答。很显然,西欧gc党的衰弱,甚至破产,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赞同资本主义的议会制原则。他们似乎忘记了,议会应当被用来宣传社会主义思想,而不应该用来保护和巩固资本主义制度。事实上,马克思时代议会的基本特点仍然存在。

  由于苏联哲学家们的努力,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说才得以系统化和体系化。因为,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实质不只是简单地靠阅读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就可以完成。苏联学者编写的教科书和专著以通俗的形式讲述了马克思主义,使马克思主义被很多人所理解和领悟。此外,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主要著作被翻译成世界多种语言并被大量印刷,在全世界传播,这也对在世界范围内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起了很大作用。

  苏联学者们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也有很重要的意义,尤其是他们对社会哲学问题的研究,而新学说的创始者们没能对其给予应有的重视。

  然而,苏联学者,首先是斯大林的主要贡献是深入研究了苏联社会主义理论。应当指出,这一理论既依据了马克思主义,又考虑到20世纪初世界所发生的变化以及俄罗斯的特点。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只是在最一般的形式上确定了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框架和基本特点。完全有理由认为,解决建设新型社会的具体道路问题的重任历史地落在了负有建设社会主义使命的人身上。不应忽视马克思主义奠基人不止一次地强调过的他们的社会主义理论是建立在研究欧洲国家发展过程的基础之上的,自然,他们的结论只适用于世界的这一地区。

  众所周知,列宁是苏联社会主义理论的创始人之一。虽然他提出了一系列基本思想,奠定了这一理论的基础,但他没来得及完成对这一理论的深入研究。列宁的巨大贡献在于,他比任何一个战友,更早一些思索了社会主义革命在俄罗斯取得胜利后欧洲的复杂形势,在这一形势下革命运动出现了低潮。列宁开始根据变化了的形势,深入研究社会主义改革理论。1921年俄罗斯gc党(布尔什维克)第十次代表大会通过了新经济政策,这一新的措施,可以说是唯一正确的,它帮助国家从沉重的社会经济危机中摆脱出来,并为今后的发展创造了必要的前提条件。

  当时其他党和国家的活动家也为苏联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这通常体现在党的代表大会上和学术会议上,也反映在公开发表的文章和书籍中。

  而斯大林和他的同志们在深入研究社会主义理论,尤其是使之现实化方面起了主要的作用。而且,由于他处在党和国jia领dao人的位置上,他决定着有关社会主义建设问题的思想和决定的通过。

  我们只举在深入研究苏联社会主义理论中最具实质意义的一个例子。这首先是捍卫和发展列宁的关于社会主义可以单独在一国胜利的理沦。当时托洛茨基和他在党和政府中的支持者们将俄罗斯的社会主义建设与欧洲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胜利联系起来。斯大林和自己的同志们在1925年就已开始深入地研究苏维埃俄国社会主义战略了。

  苏联社会科学家们在深入研究和发展工业化理论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工业化以惊人的,可以说,前所未有的高速度的发展证明了这一决策的创造性和正确性。这种髙速度发展使苏联在10-15年的时间里建立了航空、汽车、拖拉机机械制造等诸多新的生产领域。截至1937年苏联已成为世界上经济和工业第二大强国。伟大的卫国战争的胜利,不用说,既是红军战士和后方劳动者的英雄创举,同时也是国家工业化的赞歌。

  农业集体化的实现也是理论和实践的巨大成就。这里我想请大家注意,最重要的理论问题——关于工人阶级和农民的相互关系以及他们的利益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一致性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深入研究文化革命理论也是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很多的工作。我们自苏维埃政权建立的最初年代就采取了有效的措施以消灭国内文盲。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中期,在斯大林的直接领导下制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它完全有理由被认为是一场文化革命。那个年代,在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的所有关于文化和艺术的文件中,实质上只有一个思想占主导地位:劳动人民作为新生活的积极建设者应当成为文化和艺术的主角。

  在序言行将结束时,我还想再次强调,李尚德教授的专著对于思考苏联哲学问题是有重要意义的,我相信,这部著作将有益于中国的社会科学家们更好地理解苏联哲学以及它在20世纪世界哲学中的地位。

  注释

  标题为编者自加,摘自李尚德《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苏联》序

  本文作者符•费•吉托夫是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哲学博上、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哲学系教授。

  [1]这不是李尚德教授第一本研究苏联哲学思想的专著。几年前他还出了一本分析约•维•斯大林理论遗产的著作《评价与争议:斯大林哲学体系研究》。

  [2]索罗金:《人•文明•社会》,莫斯科,1992,第42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