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朝鲜将对韩国实行“阳光政策”?

2018-01-04 11:55:5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年以来,朝鲜半岛局势出现急剧转折的迹象——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有可能提出朝鲜版的“阳光政策”,打破对朝鲜的制裁与围堵,大大改善朝鲜的地位。

  元旦当天,金正恩通过朝鲜中央电视台发表2018年新年贺词,表示有必要改善韩朝关系,确保民族大事隆重举行,彰显民族气概和尊严,迎接民族发展史上特殊且重大意义的一年。他还祝愿平昌冬奥会成功举办,并称朝鲜有意采取包括派团参赛的所有措施,愿与韩方就此尽快举行会谈。

  韩国方面对此反应之热烈迅速令人惊讶。当天,韩国平昌冬奥会组委会就表示,这像是一份“新年礼物”。次日,韩国总统文在青瓦台召开国务会议,表示韩方希望“平昌冬奥会成为改善韩朝关系的转机”,韩方将尽力促成朝鲜代表团参赛。

  3日,媒体纷纷报道了“大消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已下令重开在板门店与韩国方面热线联系通道。

  显然,和朝鲜方面以前动辄“让首尔陷入一片火海”这种火药味十足的宣示相比,朝鲜此次表态,可谓从容自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则是朝韩之间的强弱易势,主客易位。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朝鲜重启核计划以来,经过二十多年的“苦难行军”,金正日、金正恩两代领导人的接续努力,朝鲜终于再次掌握了朝鲜半岛局势的主动权。

  这里的第一个原因,是朝鲜的核导计划取得突破性进展,初步具备了核威慑能力,朝鲜的安全感大大加强。

  去年5月,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后,曾打算继承金大中、卢武铉两届政府的“阳光政策”。提出要重启开城工业园区,重开金刚山旅游,并提议恢复南北间军事对话和人员交流,恢复离散家属见面活动等等,还主动提出恢复向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但朝鲜对此冷眼以对。朝鲜认为,韩国仍坚持与美国举行针对北方的联合军事演习,坚持部署萨德系统,坚持反对朝鲜拥核。对朝鲜来说,这都是不能接受的。因此,拒绝了文在寅抛出的橄榄枝。

  不过,朝鲜并不是不想改善南北关系,而是不想按照韩国的节奏跳舞。朝鲜要根据自己的需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在朝鲜选择的时间和条件下改善南北关系——这个时间节点就是核导开发达到一定水平,可以通过核威慑来确保自己安全的时候。

  最近两年,朝鲜明显加速了核导计划。在金正日时代,朝鲜大约每3年进行一次核试验。但在2016年,朝鲜进行了2次核试验,1次发射卫星,24次发射导弹,并进行了导弹固体燃料点火试验、远程导弹弹头重返大气层模拟试验等。2017年伊始,金正恩就宣布,朝鲜已经为发射洲际导弹做好了一切准备。2017年7月,朝鲜进行了2次洲际弹道导弹发射,9月进行了1次大当量核试验,朝鲜宣布进行的是氢弹试验。朝鲜外相不久前甚至宣布,朝鲜将在太平洋上进行氢弹试爆。此外,朝鲜还进行了10多次不同型号的导弹试射。

  美国军方惊呼,朝鲜导弹技术已经出现了“质的飞跃”。

  去年11月29日,朝鲜在平壤近郊试射了射程可以覆盖美国全境,可搭载超大型重量级核弹头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金正恩全程观看了导弹试射,并宣布实现了导弹强国目标,完成了国家核武历史大业。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金正恩再次表示,去年朝鲜完成了国家核武力建设的历史大业,“美国并不能针对我和我们的国家发动战争。美国应正视,整个美国本土在朝鲜的核打击范围之内,核按钮时刻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这绝不是威胁,而是现实。”

  核弹在手,好整以暇。由此看来,朝鲜此刻主动采取行动,以缓和北南关系为突破口,打破美国主导的对朝鲜封锁包围,正是因为朝鲜核导已经闯关成功的结果。

  

  第二个原因,则是美国主导的对朝鲜的制裁和封锁的失败。

  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调查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国际著名的研究朝鲜经济专家三村光弘去年发表《朝鲜经济现状》(以下简称《弘文》)一文,使我们得以一窥严厉制裁下的朝鲜经济现状。

  自从2006年以来,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实行经济制裁决议已达9次,近五年就多达6次。从“制裁”到“严厉制裁”,直到“更严制裁”……及至第2375号决议,朝鲜90%的外贸都遭禁止,每年进口石油不准超过400万桶,相当于中国日进口量的一半。据估算,2018年朝鲜对外贸易额可能降至约20亿美元,退回到上世纪90年代末的水平。与此同时,美国及其盟友还不断施加单边制裁,一门心思要把朝鲜经济“制”死。

  那么,“朝鲜经济现状”究竟如何呢?

  三村光弘提供的事实表明,近五年来,朝鲜经济竟然同美国制裁的战略意向逆向而行,不仅未被“制”死,反倒呈现出快速发展的势头,“年均经济增长率基本保持在3%到7%”。

  《弘文》指出:“韩国银行2017年发表报告称,朝鲜2016年经济增长率为3.9%(2015年为-1.1%)笔者曾数次访问朝鲜,从切身感受到的变化看,最近5年的朝鲜年均经济增长率基本保持在3%到7%。”

  与之呈鲜明对照的是,韩国经济增长率仅在2.2%-3.6%之间。朝鲜2016年经济增长率达3.9%,韩国只有2.83%。朝鲜比韩国多1个百分点。

  此外,日本经济仅徘徊在-0.12%-2.0%之间;2016年日本只有1.6%。朝鲜比日本高出2.3个百分点。在特朗普“振兴美国”的口号下,美国经济仅保持在1.6%-3.1%之间;2016年的增长率为1.6%,朝鲜比美国多出2.3个百分点。

  2017年,朝鲜的农业也很有起色,粮食总产量达到482万吨(高于韩国的471万吨),距离必须的500万吨虽略有缺口,但已不是特别大的问题。需要强调的是,朝鲜的农业是在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去现代化”转型之后建立的不虞封锁的“主体农业”,如果外部封锁稍减,可以自由进口化肥的话,朝鲜很快就可以变成粮食出口国。

  金正恩向韩国提出缓和南北关系的背景,正是建立在基本完成了“核武大业”,又战胜了制裁和封锁的基础之上的。目前,韩国相对于朝鲜,并没有多少牌可出,朝鲜自信可以掌握朝韩关系的主导权。

  如果朝韩的“破冰”顺利,金正恩可能进一步提出朝鲜版“阳光政策”其他内容,比如暂停核导试验,重返《核不扩散条约》,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呼吁其他核大国同朝鲜讨论“核裁军”问题;向韩国提供“同民族核保护伞”,要求韩国摆脱美国的保护,促进“民族大团结”,重启南北经济合作,在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签订的两个重要文件基础上逐一落实合作计划,等等。

  这些都是韩国很难反对的条件。毕竟对韩国来说,生活在核战争阴影下,一夕数惊的滋味并不好受,而美国主导的“朝鲜无核化”政策失败,也势必减弱美国对韩国内外政策的影响力。而朝韩之间的大门一旦打开,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也就正式宣告破局。

  需要思考的是,中国在新形势下何以自处?

  就我个人而言,非常不赞同朝鲜拥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赞同!不赞同!不赞同!任何人都不能把支持朝鲜拥核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

  在我看来,最理想的状况当然以中国的核威慑力量为后盾,以《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为基石,共同维护朝鲜半岛和平。朝鲜无须拥核,中国也不允许朝鲜拥核!

  但是,目前一个简单是事实是:朝鲜拥核已经是事实了。不接受、反感、懊恼等都是毫无意义的,关键是面对这样的现实应该怎么办?

  

  如果一定要朝鲜去核,中国有两种选择:

  一是加大制裁的力度,迫使朝鲜不得不放弃核武器。从过去几十年的经验看,这种办法很难奏效。而一旦朝韩关系改善,经济制裁就更是毫无意义。中国徒做恶人,还自己遭受损失。更重要的是,在朝鲜经济未来打破封锁开始起飞时,中国将失去这趟航班的机票;

  二是军事打击,用武力解除朝鲜核武装。我深信只有疯子才会选择这个方案,这相当于主动给自己找来一场核战争,把潜在的、可能的危险变成现实的、立即的战争。

  其实,中国对朝鲜拥核不必一味排斥,不妨用辩证观点来思考。

  朝鲜半岛的问题,主要是南北军力失衡。朝鲜作为一个小国,靠常规力量无力对抗美日韩军事同盟——以前有中苏为后盾来维持平衡,但苏联解体,中韩建交之后,朝鲜就只能靠自己了——这是朝鲜半岛多次走到战争边缘的根本原因。由于朝鲜半岛不稳定,也牵涉了中国大量精力和军事、外交资源。

  如今朝鲜具备了一定核威慑能力,事实上恢复了半岛军力平衡,这等于为半岛恢复稳定,遏制战争创造了基础性的条件。朝鲜具备了单独保卫自己,维护半岛和平的能力,这在客观上大大减轻了中国维护半岛和平的压力,使中国可以集中精力与注意力于东南方向,解决延宕已久的祖国统一问题,中国何乐而不为呢?

  对中国来说,并不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只需要认清这一现实,并因势利导,即可打破僵局,别开新局。中国需要突破的仅仅是“不要让美国不高兴”的心理障碍就可以了。

  由于地缘政治的关系,几千年来,中国一直把朝鲜安全视为自身安全的一部分,通过保卫朝鲜安全来保卫自身安全。但在朝鲜具备了核威慑能力,不再需要中国安全保护的情况下,中朝关系几千年来的模式可能就不再适用了,中国需要更加平等的对待朝鲜,建立一种平等的、友好的、非制裁与被制裁的关系。

  从长远来看,中朝关系的基石,将从此前的军事/安全转向经济,通过把朝鲜纳入人民币经济圈的方式,建立新的中朝关系,而这将意味着中朝关系、中国和整个朝鲜半岛关系的最终稳定。

  2017年1月3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