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

2017-08-18 14:26: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13).jpg

  西北某地出差中,与当地人闲聊,说到反腐败,有位仁兄说,经济腐败还不算是最腐败的,比经济腐败更可怕的是官员们的长官意识,只要是上一级主官说了,他主管的下级官员没有一位敢说个不或提个意见的,上级主官脸一变色,下级官员就别说尊严。下级官员如让上级不悦,轻则得不到重用,重则官帽难保,为了仕途和饭碗,下级是没有办法的。这位仁兄说的倒真是当下官场的实态。

  当下中国是非常浓重的官国体制。自古有云,“官大一级压死人”,听仁兄讲的几个例子,现在仍然是“官大一级压死人”。陈云同志讲的那句话——不唯书,不唯上,只为实,拿到现实来说,也只有官大到正一品以上才有资格说这话,否则,“保饭碗的”决不可说是“奋斗”,说“奋斗的”绝不担心饭碗。

  记得列宁有这样一段名言:“无产阶级专政是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的顽强斗争,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军事的和经济的,教育的和行政的斗争。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

  而中国的“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什么?是官国意识。所谓官国,是谓国是官的,而不是民的。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形成的官国意识,长官是父母官,万民是顺民,如“州牧”,“草民”。封建科举,天下士子只有读书求取功名走仕途唯一上行之路,封官即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所以中国人骨子里存有难以割舍的当官思想。当了官便可高人一等,曜人一目,而民见了官,只有害怕的份儿,顺从的份儿。近代晚清天下涂炭,又形成了一个三角,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府,官府怕洋人,所以洋人看清中国的官民关系后,洋人联合官府就绞杀起来反抗的百姓们。近代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是因为洋人怕百姓,是百姓为中国保存了半封建的地位,又是因为官府怕洋人,百姓怕官府,则洋人联合官府把中国沦为了半殖民地。

  新中国社会主义建立,结束了旧时代,开启了一个新社会。工农阶级第一次站上管理国家的舞台。在中国这个有着悠久封建意识的古老国家,“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不可能随着新社会制度的出现而自动消失,它顽固地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一遇到温度合适的场景,就要冒出来,他们只想“当官做老爷”“不想为人民服务了”。新社会要巩固,必须将旧社会的旧习惯彻底颠覆,把各级干部教育成、培养成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把受压迫几千年的“草民”锻炼成敢于站起来主动管理国家的主人,这都需要将旧习惯旧思想在人们头脑里完全干净地清除出去,否则,刚刚给了管理国家权力的“草民”,一遇到“长官”,就又不由自主地、战战兢兢地是连椅子角都不敢坐的了。

  无产阶级专政,在人们通常的理解上,只限于了绝大多数的工农群众对阶级敌人的暴力统治的直白式的概念上,而其中对阶级敌人的暴力统治,是以暴力的方式防止阶级敌人复辟其旧习惯旧思想,不许它们再成为新社会里的“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这种暴力的统治就是向旧习惯旧思想的斗争。可惜的是,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半途而止了,而半途而止的结果就是“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的长官意识又复活了,蔓延了,成势了,顺势发展下来的,草民又沦为了草民,草民进而沦为了屁民,小官沦为了大官的“家丁”,由此现实演变而来的过程,验证了列宁“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的断言是多么的精准。中国真的又恢复了旧的官国体制了。

  中国经济领域里的官员腐败,已经甚于旧社会的官员贪腐,不仅在国内贪腐,而且将贪腐所得转移至国外,瘦了中国肥了外国,这是中国经济腐败比旧腐败最可怕的地方。而唯唯诺诺的官员上下级的官员形态,又使中国丧失了健康的活力。

  在西北认识的这位仁兄说,人如果能有一技之长,就千万不要当官,现在当官的,有几人有尊严?上级训你的时候,你就得像一条狗一样,没有尊严呀。我怅然无语,久之,回应说,要么做经商买卖,要么还是凭专业技术吃饭的好些吧。

2017年8月16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