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土地公有制是中国社会主义的根基

2017-06-04 09:42: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37).jpg 

  中国共产党二十八年革命,土地革命是联合农民阶级、实现工农联盟、走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取得政权的动力。中国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搞了土地革命,解放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口,得到了最大多数人的拥护,在土地上彻底终结了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制。

  城市是工业的依托,无产阶级的阵营,城市土地属于了国有,而农村土地则实行集体所有,不论城市土地的国有还是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都是土地的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两种体现。中国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彻底地、完全地终结了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如同秦始皇终结了封建制建立了中央集权制一样,在中国的社会发展史上开辟了崭新的社会主义发展历程。

  土地问题,历来是困扰中国封建王权不稳固的核心问题,历次改朝换代,都因土地问题而起而终。通常前一王权末期,土地疯狂兼并,地主阶级巧取豪夺,集中占有大量土地田产,而失去土地和无地的贫民集聚民怨和仇恨,不能维持的时候,就会爆发农民暴动,再从地主手中抢回部分土地。改朝换代后,新统治者往往会平衡新的地主与农民之间的土地平衡,农民日子相对来说好过一些,如有的新王朝初期搞轻徭薄赋,休养生息。但是因为土地的私有,不久后,新的地主阶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土地兼并,再次激化土地上的不平衡危机,周而复始,中国特有的频繁的改朝换代就是在土地问题上上演着。

  土地私有制几千年,没有土地的农民是最悲惨的阶级,他们对土地的渴望最强烈,革命性最强,今天的人们已难以想象。对土地的权利,是农民起义的核心口号,如“均贫富”,“均田免粮”,“耕者有其田”。因为土地是人赖以生存的唯一根本,无田解决不了吃穿用住,所以土地是人的第一资料。

  土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最重要资料,因为土地发生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歇过。春秋战国时期连年征伐,千乘之国让城割地,万乘之国并吞万里,对土地的争夺兼并烽烟四起。中国从夏商周到元明清,每个朝代都以开疆拓土为伟业,“武皇开边意未已”。开疆拓土也有两重性,其中没有先人的开边,就没有中国今日的版图,我们赖以生存的国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根,尺寸之地不能丢。晚清无能,割地赔款,沙俄侵占了我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今年端午节日,有视频爆料,中印边界又发生了印军蚕食我领土的冲突,我边防军成功阻止了印军的图谋。普法战争,法国割让了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给德国。白人侵占印第安人的美洲土地,美国的西进,把印第安人赶进了二百多个保留地至今。国与国之间,争的也是土地。一国之内,阶级之间也以土地划分,地主阶级对土地的贪婪,多多益善,即使资产阶级也是以占有土地为先,有了土地,便可开工厂办实业,有了土地就有了剥削的资本。

  中国土地公有,阻碍了资本的扩张膨胀,增加了土地上的成本,欲图将土地私有做永久的保障。所以很多年来,要求土地私有化一直在中国喊声不断。我们的土地,首先在农村以承包制的形式,破坏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但所承包的土地并没有私有化,所有权还在国家手里,有了这一条,即使所承包的土地再多再广,其土地还是集体的,如同“最后一票否决权”一样,承包人在土地上不能为所欲为。所以不管农村土地制度怎样改,只要守住最后一条——集体所有制,就能保证农村土地的公有性质。城市土地属于国有,建房盖屋,并不能取得所占土地的所有权,只有土地的使用权,同农村土地一样,任何人在土地上的都不具有永久的所有权。这是中国之所以还能叫做社会主义国家的最根本的一条,这一条是千千万万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挣来的,是革命最大的成果,决不能丢失。

  今天一些居心不良之人又对土地公有制打起了主意,成了他们觊觎的对象,其野心是要把公有的土地再次拉回到私有制里去。他们仇视土地公有,叫嚣“与国际接轨”搞土地的私有化,他们在已经稳固了的官学商三角联盟中,官代表了土地的所有者,商是土地的需求者,而学却可以在商的利益中分到一杯不小的羹,而土地最大的使用者农民,就成了他们急于抢夺的对象。

  那些居心使中国土地私有化的人们,不是无知短视,就是敌视社会主义的人。现在的人们缺乏对历史的了解,缺乏对土地上利益的了解,盲从高喊土地私有化的声音,认识不到土地的极端重要性。所以方方的为地主喊冤叫屈招魂翻土改案的《软埋》,不仅得到《人民文学》的发表,而且还给了个路遥文学奖。

  在几十年只做不说的私有化政策下,我党放松了意识形态,放出了各种思潮,而自己的指导思想却成了着人嘲笑的思想,党内却极少有人出面管理这些混乱,各种思潮中几乎全部是西化思潮,欲图将中国全盘西化,走资本主义道路,典型的是极力拥抱“普世价值”,且不说世上有无普世的价值,但将西化思想包装成普世价值,则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如国内住房市场化以后,房屋私有,但七十年的使用期成了人们叫喊土地私有化最能蛊惑人心的利器,好似土地不私有化,房屋产权则不能彻底变成个人财产,这里比较典型地表现出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私有化之间的矛盾。看到矛盾时,很少有人去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而芸芸众生们却将维护的利益指向了自己眼前那点可怜的私有利益。当年,农民为了自己多留几斤粮食,最后沦为常年外出奔波的农民工,还要用命相搏来讨薪;工人为了眼前的几块钱的奖金,最后落了个下岗。如果土地私有化,房屋彻底私有化,但最后得利的只能是地产商而决不是房主。

  土地私有化开始之际,看似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一份,但这最初的一份能否永远属于自己?只能是一厢情愿!随着时间向前,最后多数人手里的一份肯定会落进少数人的手中,这即是自由必然走向垄断,是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短视的人只会看到当初自己能拿到的一份,而不会看清这一份最后会流向哪里?

  土地半私有化式的农村土地承包制,已经三十多年了,这是不短的一个历史时期,这一制度对农村的发展到底怎样,只要还能客观看待问题的人,都会给出客观的答案,否则严重的“三农”问题就不存在了,要搞的土地流转就不会发生了。土地的半私有化,至少还保留了土地的公有性质,集体对土地还拥有所有权,新地主就不会产生,土地恶霸就没有抢地霸田的机会,还可以试着搞土地流转。土地流转,流转的只是土地使用权而非所有权。

  以土地的公有性质为镜,中国就敢说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土地的公有制,给了中国广阔的发展前景,如果要否定这一点,印度就是反例。在土地的公有制下,即使在已半私有化的农村,还有坚守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创造了奇迹般的美好生活的少数村庄,如万草丛中挺起的那几颗大树——南街村、华西村、周家庄,等等,让人们看到了农村集体经济的美好现实。近期,贵州塘约村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重新走上集体道路,初步实现了共同富裕,走出了一条光明的塘约道路。

  在考察塘约道路的报道中,《贵州民族报》5月23日有一篇报道,一位老共产党员赵杰兵嘱咐塘约村支书左文学说:希望你能守护好共产党分给你们的这一片土地。一定要守护好共产党分给你们的土地。这是多么感人的嘱咐啊。看到这里,令人不禁眼眶湿润,这句话的内涵很深,也溢满了辛酸……无以言它,只有再重复这句话以作结束——希望你能守护好共产党分给你们的土地。

  2017年6月2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