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贺济中:加强对学生的革命理想教育迫在眉睫

2017-05-27 11:37:51  来源: 公众号“天下茶馆”   作者:贺济中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25).jpg

学生朗读《刘胡兰》,读到情深处哭泣起来(视频截图)

  最近,在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段视频,一位学生在朗读《刘胡兰》这篇课文,读到情深处,不由自主地哭泣起来了。当时的同学们见到这位同学在哭泣着,不但没有被这种情感所感染,反而哄堂大笑。这种情境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在《呐喊》自序中的一段话:“有一回,我竟在画片上忽然会见我久违的许多中国人了,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另一篇是在《藤野先生》一文里,鲁迅先生写下了这样一个场面:第二年(即1905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即幻灯片)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牌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还有一个我。

  “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即主意、见解)却变化了。

  旧社会的中国人麻木状态是因为长期受到封建文化思想教育的结果,以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时候,中国出现了一大批一大批的汉奸。今天在课堂哄堂大笑的学生是由于学校的革命理想教育严重缺位而造成的。这些学生与当年的中国人同样是处于麻木状态,这样的教育如果再继续下去,中国危矣!因此,加强对学生的革命理想教育迫在眉睫。

timg (22).jpg

  一、中国近、现代的悲剧

  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极端自私的统治者为了保护少数剥削阶级的利益,他们屈从于帝国主义列强的淫威,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成了遗丑万年的汉奸政权。

  1840年,英国的几杆枪和几发炮弹便吓坏了当时的封建统治者,英国政府逼迫清政府签订《中英南京条约》。

  1894年(光绪20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暴发,历经九个月的奋战,一个强大的清王朝,终因内部腐败无能,被盘踞在中国东北海岛角落、在历史上长期骚扰中国海疆的小小日本国打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清政府于1895年4月17日被迫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

  1900年6月21日,清政府以光绪的名义,向英、美、法、德、意、日、俄、西、比、荷、奥十一国同时宣战。

  八国联军者攻陷北京后,慈禧携光绪皇帝向西安逃窜。

  1900年10月,清政府派出汉奸大臣李鸿章到北京,名为与帝国主义列强谈判,实际上是向帝国主义列强投降,由于帝国主义国家内部的矛盾,一直到1901年9月7日,清政府被迫签署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条约规定,中国从海关银等关税中拿出4亿5千万两白银赔偿各国,并以各国货币汇率结算,按4%的年息,分39年还清。

  中华民国政府于1915年5月9日,与日本签订中日《民四条约》(即二十一条)。

  后来的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于1932年1月28日,与日本政府签订中日《淞沪停战协定》,并提出“攘外必须先安内”的政策,对坚持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中国工农红军进行围剿。

  1933年5月31日,国民党政府与日本政府签订中日《塘沽协定》;1935年6月5日,与日本政府签订中日《秦土协定》;1935年6月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向何应钦提出备忘录,何应钦代表国民党政府与日本的梅津美治郎签订了中日《何梅协定》。

  国民党政府与日本政府签订的这些不平等条约,出卖了中国的利益,是继清政府以来的又一个卖国政府。

  由于几千年封建文化的毒害,封建清王朝的软弱无能,中国大多数民众也麻木起来,成了西方列强眼中的“东亚病夫”。封建文化不但毒害了象祥林嫂一样的中国妇女,也毒害了象“阿Q”那样的弱势群体,更让许多封建文人变成了“孔乙己”。

  更可悲的是1931年9月18日,日军铁路守备队第二大队只有500人,把驻守沈阳北大营数逾万人,装备齐整,素有东北军模范旅之称王以哲旅打败,东北军仓惶溃退。当时,东北军的总人数有30万左右。除参加中原大战随张学良进关的11万余人外,留守东北的尚有20多万人,另有地方和警察部队若干。而日本关东军此时在东北的兵力只有1万余人。

  人们不仅要问:中国这么大,军队这么多,日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岛国,为什么还打不赢?

  早在1938年,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一文中回答了这个问题。毛主席说: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象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毛泽东:《论持久战》(一九三八年五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五零一页】

  二、历史不可以重来,但历史教训可以重演。

  为什么在读到刘胡兰这篇课文时,有人悲痛有人笑呢?我们可以在历史事实中找到答案。

  卓娅.科斯莫杰扬斯卡娅是前苏联卫国战争中的英雄,1942年2月16日,她被苏联政府追授为“苏联英雄”。

  赫鲁晓夫上台后,苏联变修,卓娅遭到了诬陷。

  1947年春天,毛主席为刘胡兰亲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毛主席逝世后,刘胡兰遭到了与前苏联英雄卓娅一样的诬陷,有人造谣说,刘胡兰原来是被乡亲所杀。这些人诬陷刘胡兰的目的更是为了攻击毛主席。

  刘胡兰不可能是卓娅,但刘胡兰和卓娅的遭遇却如此相似。

  在一个连开国领袖都可以诬陷和攻击的国度里,还有什么人不可以攻击?还有什么什么历史不可以虚无?

  近三十多年来,在刘胡兰烈士遭到攻击和诬陷的同时,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都同样遭到来自敌对势力的攻击和诬陷。

  在一片攻击和诬陷革命烈士的谎言声中,一些年幼的心灵难免会受到摧残。在这些学生的耳中,听到的到处都是谎言与欺骗,在他们幼小的心灵深处,笼罩着一片黑气。他们对革命先烈失去了阶级感情,不能产生共鸣,因此,当学生们看到别的同学因朗读刘胡兰烈士的课文而哭泣时,是那种习惯了看到别人哭泣反而幸灾乐祸的表现。

  卓娅被攻击和诬陷,前苏联最后解体了,这就是报应。刘胡兰等英雄被攻击和诬陷,中国为什么没有分裂?这个问题应当去历史事实中寻找答案。

  中国没有分裂,但是三十多年来敌对势力一直在干分裂中国这件事,台独、港独、藏独、疆独等分裂势力,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分裂中国的阴谋。这些分裂中国的势力为什么没有得逞,得益于毛主席的远见,他老人家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防止分裂和中国变质的最有效措施。也就是说,前苏联的解体是因为没有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考验。

  回顾历史,虽然历史不可以重来,但历史上的教训仍然在重演。

  1905年,鲁迅先生所描述的事情虽然发生在日本,但看到日本军枪毙中国人时围观的人和看电影高呼“万岁”,拍掌欢呼起来的人是中国人。

  如今,当读刘胡兰课文的是中国少年,哄堂大笑的也是中国的少年。这些哄堂大笑的中国少年与当年围观、拍掌欢呼起来的中国人除了年龄上的差距,应该没有什么区别。

  当年的日本帝国主义者欺侮我们,现在的日本右派势力在中国的领土钓鱼岛闹事。日本现在是美国的附庸国,必须看美国的眼色行事。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依然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的余威还在,人民领袖的余威还在,中国人民的余威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余威还在,抗美援朝战争的余威还在,美帝国主义不敢过分地冒险。

  1900年,帝国主义列强占我北京,烧我圆明圆,奸我妻女,抢我财物,清政府无能,使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横行霸道,任意胡为。

  1931年,由于国民党军队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使日本侵略者只用500兵力发动发“九.一八事变”,把拥有一万多人素有东北军模范旅之称的王以哲旅打败,东北军仓惶溃退。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打响入朝后的第一仗,以光荣的胜利拉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帷幕。

  经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艰苦卓越地奋战,终于打败了美帝野心狼。美国政府由于军事失败和国内国际压力,不得不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同朝中方面在开城进行停战谈判。1953年7月27日,交战双方在板门店签署了停战协议。

  1993年7月23日,美国政府指控中国籍货轮“银河号”向伊朗运输制造化武原料,赤裸裸地威胁要对中国制裁。美国同时向“银河号”所在的国际公海,派出了两艘军舰和五架直升飞机,将“银河号”强硬扣留,时间长达三周之久。在美国霸权的要求之下,中国政府不得不接受美国的登船检查,9月4日,美国在“银河号”货轮上最后一个货箱被检查完毕,没有发现任何化学武器,然而,“银河号”前后已经被迫中止正常航运长达33天。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前南大使馆被美国3枚激光制导导弹的精准袭击,邵云环、许杏虎、朱颖3位同胞当即牺牲。鲜血染红了成为废墟的大使馆,鲜血也将中国人彻底激怒!

  中国人不怕鬼、中国人不信邪,中国人民不可欺,中华民族不可辱……不怕归不怕,不信归不信,不可欺、不可辱……但中国政府怕呀。同样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毛泽东时代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而现在的中国政府厚着脸皮要做美国的小妾,希望和美国建立夫妻关系,政府官员高调喊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口号。现在美国这个鬼邪就这样来了,美帝国主义就是欺辱你了,举国上下除了喊哑嗓子,人民还有什么办法?

  老公欺侮老婆是正常的家庭纠纷,而且美国政府不一定承认中国这个老婆。不要以为在《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都写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行动的指南,中国就是社会主义了。现在不是提倡传统文化教育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三纲五常》中有“夫为妻纲”这条古训,中国政府既然希望成为美国的老婆,就应该夫唱妇随嘛。因此,美国的资本主义“普世价值”才是中国公知们大力宣扬和推广在中国的行动指南。

  在资本主义普世价值指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革命历史被解构,革命烈士被侮辱,人民领袖被攻击,小学生在朗读刘胡兰这篇课文受感动而抽泣时被其他的小学生哄堂大笑也就不奇怪了。

  三、革命理想教育严重缺位

  三十多年来,中国虽然号称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可是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度里已经告别了革命。《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虽然明确规定:“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可是,中国政府学着美国政府的执政理念,允许阶级剥削,不准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在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反而成了一种禁忌。

  “革命理想高于天”这个科学论断,是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月5日在新当选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的重要讲话中重新提出来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

  2016年12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的讲话》中最后强调:让我们大力弘扬愚公移山精神,大力弘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精神,在中国和世界进步的历史潮流中,坚定不移把我们的事业不断推向前进,直至光辉的彼岸。

  十八大以后,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要把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宣告了“告别革命”论的彻底破产。

  可是,由于三十多年来资本主义文化思想对中国的侵害,使中国的媒体(包括主流媒体)从业人员大多数都成了资本的俘虏,导致媒体对习近平的这些重要讲话只是常规性地作出报道,并无意大力宣传。

  今年1月13日,教育部长陈宝生同志在《2017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工作报告》中提出:把坚定理想信念作为第一任务。“革命理想高于天”。要教育引导广大青少年继承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革命传统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深化党史、国史、改革开放史和社会主义发展史学习教育。

  今年5月6日至7日,陈宝生部长调研安徽教育工作时指出:必须解决好“为谁教、教什么、怎么教、谁来教、教给谁”这5个根本问题。并着重强调:要按照“强化基础、抓住重点、建立规范、落实责任”方针,把思想政治工作和党的建设工作结合起来,把严格要求和灵活方式结合起来,把解决思想问题和解决实际问题情况结合起来,引导学生处理好理想和志向的关系,处理好努力和奋斗的关系,处理好思考和思维的关系,处理好品格和意志的关系,培养又红又专、德才兼备、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可是,国家教育部长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工作报告》和关于教育工作的重要指示,在百度中无法寻找到各大媒体的报道,这是为什么?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立国之本。早在1989年,邓小平同志曾经深刻地指出: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教育发展不够。我们经过冷静考虑,认为这方面的失误比通货膨胀等问题更大。【邓小平:《保持艰苦奋斗的传统》(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三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90页】

  如今中国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比之1989年前更为严重,起码1989年的语文教材还是社会主义内容。现在的语文教育充斥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许多革命篇章如毛主席、鲁迅的文章被删掉、革命英雄的故事被歪曲,揭露剥削阶级的丑恶本质如“半夜鸡叫”、“收租院”“剥皮老爷”等课文已经失踪,反而歌颂资本家、宣扬国外名人的故事不断增加,强迫中国的青少年接受资产阶级世界观的教育。在大学讲台上,“言必美国,跐必中国”是一种普遍现象。不良的社会风气对学生也会影响学生们的身心健康,追星,拼爹,显摆,赶时髦,讲排场,崇洋媚外,迷恋金钱、迷恋权势,迷恋色情,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等丑恶的文化思想走进了校园。受西方资本主义的文化教育毒害,受金钱万能的资产阶级世界观误导,良知已经远离了青少年,恶习反而与中国的青少年结伴,导致小孩子也腐败起来。在《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中,陈岩石的孙子“小皮球”所反映的学校学生腐败现象就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明,更不用说革命理想教育。现在学校教育的模式决定了学生们对革命烈士的态度,革命理想教育严重缺位,才会使学生们在听到朗读刘胡兰革命烈士故事的同学抽泣时发出哄堂大笑。

  四、结论

  当年的鲁迅看到日本人杀害中国人时,中国的观众“拍掌欢呼”,也正是由于这种欢呼,对鲁迅先生来说“特别听得刺耳”,也同样使鲁迅先生“意见(即主意、见解)却变化了”。“从那一会后,我便觉得学医并非一件要紧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也只能作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广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

  当我们听到一个小学生在朗读刘胡兰这篇课文时的哭泣声,是哄堂大笑还是深有同感呢?谁又能成为当代的鲁迅,对这些哄堂大笑的学生,去“改变他们的精神”?谁又会继续推广革命理想教育?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重新吹响了“革命理想教育”的号角,教育部陈宝生部长是重新开始进行“革命理想教育”的执行和实践者。用陈宝生部长的话说,为了“培养又红又专、德才兼备、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加强对学生的革命理想教育更加迫在眉睫。

    原载:贺济中博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