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股经学家叶檀放言消灭农民阶层

2017-12-21 09:28:46  来源:微信“激流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的经济学家有各种品类,最核心的主流经济学家是从论证“分田有理”开始的,目前主流学界最权威的巨擘也还是这一批人,诸如林毅夫和周其仁等金光闪闪的名字。这一次放言消灭农民阶层的叶大妈叶檀,主要是依靠谈论股票而知名的,属于那种股票或者股市经济学家的细分品类,可以简称为股经学家。相比较而言,股经学家对于市场增值性较高的各种资源和机会更为敏锐,与周其仁林毅夫等人关注农民怎样才会努力种田的条件不同,股经学家关注土地增值的潜力问题,这是其强项。不过,各种经济学家也算有共同点:从周其仁到叶大妈,都很重视级差地租货币化的建房征地事业。

  依据股经学家叶大妈的说法,中国农民阶层的消灭,可以通过把2.5亿亩具有转换为建设用地区位优势的农地,按照80万元一亩的价格出售,然后附着于这部分土地的农民依据实践经验最高可以得到5600元年地租分配,从而实现非农化,就这样,农民就不再需要种田了,作为一个阶层农民就可以消灭了。

  叶大妈的权威简介

  无妨假定叶大妈的分析完全靠谱,但是2.5亿亩可用于建设的农地,只占全部农地数量的七分之一弱,而附着于这部分农地的农民,也只占全部农民的七分之一强。就算是按照叶大妈的算法,这一部分农地和农民都非农化了,也还有七分之六以上的农地和农民依然会继续存在的,要怎样才能够消灭他们呢?叶大妈不屑于分析并给出结论,我们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且,据我等草民所知,农地非农化过程,业已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状况,而不是叶大妈所说的转化数量不足。据报道,全国各城市的开发区若全部开发利用,可以居住34亿人口,这就使得中国人口繁衍数量和速度出现了严重不足,至今尚存20亿差额。

  当然,供求关系不是绝对有效的,叶大妈的观点也还有一点合理空间。马克思也告诉我等,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真正的供需关系不一定总是立刻起作用,可以出现过热乃至赛马最后几步那种“狂奔态势”,使得供给短期内远大于需求。

  对于资本市场和投机事业来说,那是一个真正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事业,股市格言“资金从弱者之手流入强者之手”,而中国特色的投机事业还有着另外的优势,据张宏良许多年来的观察:中国的证券立法基本上就是按照强者或者庄家的需要而撰写的。这就格外有助于叶大妈这样的股经学家去大显身手。

  对于熟谙投机风潮及其短期估值标准的股经学家叶大妈来说,狂奔是不是不可持续的短期跃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投机和过高预期本身就是机会,只要其可以刺激高投入并在资本市场上引领足够多的资金流跟风就会带来资产价格高估,产生“强手盈利机会”——即便这样的投机狂潮不能够长期持续那也是无所谓的。但是,把农民阶层消灭则需要持久的非农生存机会,这就与创造“强手盈利机会”截然不同,必须要依托一个可持续的经济规模扩张,毕竟农民都不是投机市场上的“强手”,他们无法通过攫取资本市场上“资金从弱者之手流入强者之手”的资金,无法寄希望于在狂奔态势的短期内获取巨额利益,从而捞取一份足够永久性生存的资源。换言之,叶大妈自身所拥有的强手获利能力,是市场上的稀缺资源,无法向农民阶层普及。

  人们常常说“英雄造时势”,成为强者并把弱者资金转手过来,强者不仅仅是消极坐等时势的到来,而是要创造出强者可以大显身手的机会,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和英雄。按照叶大妈的说法,中国2.5亿亩农地进入建设用途,就是这样的巨好机会,而且有着上万年的牛市前景,特别值得期待和跟风入手。而且,这还意味着中国彻底告别农业社会,走入现代的商业社会,是祖辈和子孙辈都格外期待的现代化事业的正途和方向,消灭农民阶层还有着这样的“大义”包装,就有了经济学之外的吸引力,因此格外值得追捧和投入。若真如此,显然,也应该有弱者大批加入进去,使得强者的博弈之手,可以面对一个更大基数的弱者和资金总量。但是,这只是有可能创造一个强者的机会,是否能够成功,则端视叶大妈种种说辞动员弱者的能力;而消灭农民阶层作为一个大义包装,说农民阶层可以通过建设用地入市和分享地租来消灭,那是完全不能够当真的,这从小学生的分数知识就可以判定:七分之一不等于七分之七。

  我们也应该假定,叶大妈的数学水平远超小学生,她这么违反小学数学知识去说来说去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创造新的盈利机会的忽悠技术,属于强者之手的一部分。因此,消灭农民阶层和走入现代化的商业社会,是一个符合大义要求的忽悠,而且,作为强者和英雄,叶大妈还具有不得不忽悠的不得已。

  列宁曾经说明过,因为利益纠葛,就算是几何公理也会遭到人们反对。校之以中国主流经济学的理论创新,可以发现:主流经济学家中间的林毅夫周其仁等人,他们主要是反对初中生的逻辑要求,同时还反对事实和统计数据。股经学家叶大妈这一次则是直接反对小学生的分数算术知识了。

  中国的底层人口往往抱残守缺,相信毛泽东那个“高贵者最愚蠢”的说法,这是对于高端人口及其强者策略和统治智慧的极大漠视——好像高贵者都水平很差似的。应该说,这是不正确的看法,正确的理解是酱紫的:作为统治阶级和强者,其智慧的实现方式,并不能够完美兼容初中生的逻辑和小学生的分数算术,这才是事情的本来面貌。为了建设和谐社会,各级底层人口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如果继续以逻辑和分数知识去蔑视高端人口,早晚会堕落成为罪犯或者维稳对象的。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