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美国进入“新时代”了吗?

2017-12-20 14:06:57  来源:微信“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进入“新时代”了吗?

——特朗普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一个观察视角

司马南

 

  当年张也姑娘唱过“新时代”,这个词儿注定要大火特火。

  特朗普19日宣布,美国也进入“新时代”了……

  美国新时代的最重要的标志有两条:

  第一条,美国奉行“有原则的现实主义”。

  第二条,美国第一,或曰美国优先。

  他的“美国第一”展开来,由“四个核心国家利益”组成,其中包括,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促进美国繁荣、以力量求和平、以及增加美国影响力。

  “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 当然是美国政府的责任,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有保护本国人民和国土安全的责任。但问题是,如果美国政府损害了他国人民和国土的安全,美国人民和国土会不会安全?如果别国的合法政府被美国推翻了,别国的经济被美国捣毁了,别国的国家被美国炸了一个稀巴烂,美国的人民和国土会不会因此而安全更安全?如果因此变得不安全了,怎么办?这一点,习惯伸出兰花指手势的特朗普没有谈到。

  当美国国会《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要求评估“美台军舰互泊”的可行性,公然将中美建交的“三个基石”搬走, 我驻美公使李克新警告道:“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假如发生我们不愿意看到的那一幕,美大兵瑞恩在台湾海峡丧命,这个责任要谁来负呢?是谁对美国人民不负责任呢?不惜损害他人他国的安全,牺牲别人的核心利益,又要保护自己的绝对安全,这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悖论。

  特朗普前几天刚刚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这相当于拿竹竿去捅马蜂窝,特朗普的表情颇为滑稽,像一个逞能的小孩儿等着众人赞许的目光……美国历任总统不敢干的事情,他特朗普绷着脸就干了……除以色列之外,世界上鲜有支持者,如果,因此而导致,美国安全受到威胁,责任又是谁的呢?一个刻意制造美国不安全的人,在那里大讲保护美国安全岂非滑稽!

  “促进美国繁荣”,当然是美国政府的责任,但问题是世界上若只有美国繁荣,而他国不繁荣,或美国的繁荣建立在损害他国的繁荣的基础上,这样的逻辑究竟成立不成立?除了美国以外,哪国愿意奉行这样的逻辑?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并没有把这个话讲周全说清楚。

  “以力量求平衡”,听起来特别具有现实主义的味道, 对某些盟国来说,这有点甩手掌柜的感觉;对希拉里来说,这是对“巧实力”说法的修正,老头又跟老太太拉仇恨; 在联合国主导的某些国际组织来说,这个说法相当于准备推倒某些搭了几十年的积木不负责任了; 对小金来说,这个说法,相当于毛茸茸的大手伸过来与小胖手扳腕子较劲了……

  “增加美国影响力”更像是一种愿望,此愿望与上述三条是有矛盾的,只讲美国第一的国家,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的国家, 我合适了才行,我不合适,你们谁也别想把事办成的霸道的国家,想得到大家的信任,进而让大家服气,进而扩大影响力,颇有些一厢情愿的味道。

  总之,大哥不是这么当的。负责任的大哥,应该把控将每个人,每一国对自己切身利益的关心,建立在整个社会进步的基础之上。特朗普的这个报告比奥巴马的长了两倍,讲的都是我要、我要、我要、我还要、我现在就要……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表示,新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是对之前几十年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反思”,也将为美国恢复战略信心奠定基础。然而,在我们北京市东城区的群众看来,这份报告尤似写满老年焦虑,显现出草率的拼凑感。

  中国人的智慧是少年戒之在色,中年戒之在斗,老年戒之在得,特朗普先生既不“戒斗”,又不“戒得”,斗得、斗得、斗得、斗得……此公及团队哪里有什么“重大反思”,不知谁人看得出来。

  特朗普的报告重弹老调: 除恐怖组织外, 朝鲜伊朗是“主要威胁”,这和“邪恶轴心国家”的词儿,在内涵外延上没有什么区别。若说有一点儿心意,那便是,除了国际恐怖组织外,还包括试图改变国际秩序现状的“修正主义国家”。

  请注意,特朗普的报告中,将“修正主义国家”放在朝鲜和伊朗之前,他的原话是“试图改变国际秩序现状的修正主义国家以及朝鲜和伊朗”。特朗普的用心和用意是非常明显的,但话说的又没有那么决绝强硬,甚至有些躲闪, 这不能理解为一个月来对中国讲好话的习惯使然,更多的是一种商人的狡猾,他在践行“以力量求平衡”。反过来说明,他分明意识到这个世界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这种“修正主义”是一种不可遏止的巨大力量。

  2017年12月19日上午写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外一篇:

  特朗普指责“修正主义”太滑稽

  滑天下之大稽,中国居然被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老美政治家未免太缺少概念创新力了!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充满过时了的冷战思维,思想相当僵化,毫无与时俱进的意思。

  修正主义,本意为在共产主义运动之中歪曲、篡改、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一类资产阶级思潮和政治势力,是国际工人运动中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机会主义思潮。老美真能整词,连这词儿都用上了。

  指控中国“为修正主义”,那他们自己是什么主义呢?吹风会透露的消息说,他们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大家都是“现实主义”啊,但美国的现实主义真有“原则”吗?

  “贸易自由化”原则还讲不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讲不讲?“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原则讲不讲?“增进中美战略互信”原则讲不讲?“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原则讲不讲?

  美国政治家在这个问题上表态是含糊的,语言是结结巴巴的,是顾左右而言他的。

  特朗普从中国拿了两千多亿美元的大单回去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便翻脸不认人。19大之后的中国,强调继续实施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 促中美经贸关系朝着动态平衡和互利双赢的方向健康发展,推动中美经贸合作向更大规模、更高水平、更宽领域迈进, 更开放也更自信, 美国却退缩回去,把大门关上,只留出一条缝隙来,满脸狐疑,指指点点,嘴里说些难听的话,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到现在为止,特朗普的核心执政团队成员只有一共80多个人,好大一部分精力还在对付反对党,对付美国的建制派精英,特朗普团队并不能完全左右美国的国家政策,治理体系治理能力建设大有欠缺,这份损人不利己的报告推出,给中国制造麻烦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如果没有戏剧性的变化,接下来制造麻烦的行动或将接踵而至。

  一个世界的领导者,变成了一个麻烦的制造者,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

  任何概念都有自己特定的内涵和外延,如果不加解释随意使用,容易导致思维上的混乱。

  如果,特朗普所指“修正主义”,是指今天美国主导的这个只利于美国而不利于世界上其他国家人民的这个秩序需要变一变的话,我看这个“修正主义”没有什么不好。这个修正主义与变革主义词义很接近,无非是变得更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