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国明:印度军方又对中国发出威胁,中国应该高度重视这个对手

2017-12-20 14:06:2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尹国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洞郎边境又传来杂音。印度东方司令部总司令克里希纳叫嚣:“我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如果任何人胆敢做出任何危害的举动,都将(遭到)出色且妥善的回应。我们随时准备着应对任何人造成的任何危机”。

  不用多说,这是喊给中国听的,这位印度司令是针对有媒体表示中方1800名士兵部署在洞郎且中方继续在该地区进行建设的报道,而做出的回应。12月11日,《印度时报》发布一篇题为《中国军队在洞朗几乎实现“永久性驻扎”》的新闻称:在洞朗地区,约有1600名~1800名中国士兵已经建立起驻扎点。消息称,中国军队已经建好了两个直升机平台,数十个预制的房屋、掩体及商店,还升级了公路,这意味着中国军队将在此地永久驻防!

  中印对峙期间,中国趁机完成了军事调动,增强了中国在中印方向的兵力配置。当时印军敢于越境,重要原因是因为当时的中印边境,中国的军力部署远远少于印度军队。但现在形势不一样了。

  中印对峙,让中国开始重视印度这个对手。在中印洞郎对峙期间,明人明察认为,中国应该把印度作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个重要对手,要重视印度,研究印度,制定出一整套应对印度的战略和策略。当时有很多人并不是很认同,认为日本是中国的第二个对手。

  这种认识也不是没有道理,日本的经济规模世界第三,又和美国有军事同盟关系。日本在钓鱼岛问题和台湾问题上,都是中国的掣肘。在南海问题上,日本也有点跃跃欲试。但我依然认为日本对于中国的威胁要排在印度后面。因为印度在因为印度在地缘条件、人口规模和国土面积这些决定国家潜力的主要因素方面,比日本更具有挑战中国抗衡中国的潜能。

  先看地缘条件。在中日的地缘政治优势对比中,中国全面压制着日本,但是相对于印度的地缘条件,中国则不具有优势。日本是一个海洋国家,海洋运输线就是它的全部生命线。日本所在的位置,距离中东的能源线路比中国还要长,而且经过南海的航线是最短、也是最经济的航线。2015年,《日本经济新闻》发表了编委太田泰彦的一篇报道《经济安保亮起黄灯》称,假如南海置于中国的军事控制下,日本经济的生命线——海上通道将不稳定。南海是世界制造业和运输能源的海上交通线上的要道,如果中国再收复台湾,那么日本最重要的海上通道,就被中国牢牢的扼住。而中国最重要的海上能源运输线经过印度洋,处于印度的军事威胁范围之内,在中印对峙期间,印度有官员就声称中印若爆发军事冲突就切断中国的印度洋航线。中国在印度洋上没有出海口,所以在海权时代就有点战略上的被动,还好,印度还有一个死敌巴基斯坦和中国接壤,巴基斯坦是印度的外交政策送给中国最好的礼物,这也提醒中国不能把朝鲜变成其他域内和域外大国的礼物。巴基斯坦不但在印度洋有港口,而且比印度更接近中东石油宝库,所以就有了连接瓜达尔港的“中巴经济走廊”。目前能够威胁中国的印度洋航线的,一个是美国,一个是印度,而不是日本,这也是中国应该把印度列为二号对手的原因。

  很多人感觉不到印度的威胁,是因为印度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而不是它的潜力不够。印度的国土面积三百万平方公里,是日本国土面积的八倍。印度的耕地是中国的两倍多,印度的人口已经和中国差不多了,世界上仅有的两个人口超过十亿的国家。

  印度之所以没有从世界的潜力股变成实力派,是因为有两个短板一直没有解决。

  一是国家内部的碎片化问题。印度没有长期的统一的历史,印度历史上主要是作为一个地理名词而存在,是借助昔日的大英帝国的殖民统治,完成了印度次大陆的统一,成为一个松散的联邦制国家。印度虽然看上去是一个整体,但中央政府的权威比较弱,内部的民族矛盾、宗教冲突、种姓差异和割据势力,把这个国家内部充满裂痕。

  二是印度还没有完成工业化进程,没有一个支撑起印度的大国雄心的工业体系。

  印度要想成为世界大国,就必须解决这两个短板问题,打通印度的任督二脉。二脉不通,印度永远停留在一个地区大国的层次。

  但是目前印度出现了弥补这两个短板的可能。首先是印度开始有了强势的政治力量,这就是印度的人民党。这是一个国家主义色彩浓厚,实际上具有纳粹倾向的政党。

  国家主义政党的基本路线就是国家主义。国家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一种最有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的国家形态,国家主义政权的组织和动员能力仅次于社会主义国家。这一点在二战德国跟苏联之间的对决中表现的很明显。印度的人民党组织体系完善,并不仅仅是一个选举机器,它有自己的一整套严密的组织系统,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组织对社会有很强的渗透能力,并领导着印度工人联合会、印度农民联合会、全国妇女阵线、全印学生总会和青年阵线等群众组织,深入社会的方方面面。所以它仅用了18年时间,就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小党成为印度主要政党之一。印度人民党跟极端右翼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看起来更像是“前店后厂”的关系,前者是后者的白手套。国民党志愿服务团是一个狂热的法西斯主义团体,被称为印度的冲锋队,现在成员有六百多万,印度的现任总理莫迪和前任总理瓦杰帕伊,都是这个团体的成员。印度人民党集宗教狂热和极端民族主义于一身,主张印度教在印度政治生活中的主导地位。

  人民党登上政治舞台之后,印度的社会内部正在开始一场“革命”性改造。

  印度人民党执政的印度,开始有了成为一个紧密型国家的可能性。印度人民党正在通过自己的组织体系和领导控制的群众组织,把印度从一个松散的国家捏合成为一个具有高度集权化的国家。只要给人民党足够的时间,它就能向着这个目标不断推进。目前印度人民党已经有一亿党员,考虑到它比较严密的组织体系和非常完备的群众团体系统,远非选举型政党的国大党可比。未来印度人民党会对印度国家和社会有越来越强的控制力。正是在印度人民党的领导下,2017年8月3日,印度第122条宪法修正案关于印度GST(商品及服务税)在印度上议院(联邦院)表决获得多数通过,印度开启了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统一税收体系的进程,这在印度历史上是里程碑的一步。税务统一,仅仅是印度人民党要在印度实现“车同轨,书同文”,结束内部的碎片化状态的第一步,它的目标是把印度变成一个“一个民族、一种文化和一种文明”。不过税制统一这么牵扯地方利益的小目标能够实现突破性进展,说明印度人民党领导的中央政权在印度的话语权上升。

  另一方面,因为有了强势的印度人民党,印度也开始具备了实现工业化的政治条件。后发国家实现工业化,要么能是通过承接先发国家的产业转移,融入发达国家的产业链体系,这个工业化路径主要适合规模比较小的国家;要么需要有一个强势的政治力量,能够把本国内部的资源集中起来,大国需要走这条工业化之路。中国在1976年就基本实现了国家工业化,基本形成了完善的工业和国民经济体系,现在中国更是成为世界上唯一具有全产业链的“世界工厂”。而工业基础本来优于中国的印度没有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真正建立起一个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印度缺乏一个强大的政治力量。现在人民党的雄起,印度开始具备这样一个政治条件。

  所以,中国不能轻视印度。人民党领导下的印度一旦完成内部的整合和改造,就会对外表现出强烈的扩张主义倾向。中国一直被印度视为“假想敌”。印度是最敌视中国的国家之一,而且它还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印度前海军中将库玛尔·辛格曾公开声称:“印度应该调整自己的核战略,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原则,以达到威慑中国的目的”,这虽然还不是印度的官方态度,但可见印度内有一批堪比法西斯的战争狂人。

  把中国作为“敌人”,不仅仅是因为印度曾经在1962年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中惨败给中国而给印度留下的心理阴影,而且也被印度当作塑造印度国家意识的一个条件。未来中印之间会因为中国“一带一路”的推进,跟中国产生越来越多的结构性矛盾,一旦印度走上法西斯道路,就会大概率跟中国发生激烈的利益冲突。

  所以,中国应该在印度真正构成中国的威胁之前,就要想办法,不要让印度在将来成为自己的威胁。一个完成内部整合,又实现工业化的印度,对中国的威胁太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