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美国对中国的威胁有多大

2017-12-15 15:33: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今中国是不是还面临威胁,都面临哪些威胁,这些威胁都来自何方,这是有关中国战略安全一个需要慎思明辨的基础性问题。

  思考这个问题,遇到的第一个对象就是美国,美国是不是中国威胁,或者换句话说,中国是否面临来自美国的威胁,这不能不说清楚。

  有一些中国人坚定的认为,美国不是中国的威胁,相反,他们相信,中国经济发展离不开美国,中国政治进步也离不开美国,中美关系是中国走向现代化和实现现代化的战略保证。这些人不承认中美之间有矛盾,只承认彼此之间有点“分歧”,并且还给这点“分歧”定了性,其一曰,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其二曰,有效管控;有了这两条,那么中美之间的这点“分歧”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就“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于是,中美关系甚至就要比日常的“夫妻关系”还更紧密、更亲切了。

  另有一些中国人认为,当今中国所面临最大的战略威胁就是美国,所谓崛起复兴,就是战胜这一威胁的结果,也必须以消除这一威胁为前提,二者是二而一、一而二的关系,人类历史上从没有哪个国家或哪个民族,在她仍然处于生死存亡考验当中的时候,可以宣称已经崛起复兴了,这是简单的常识,否则就会闹出萨达姆或卡扎菲那样的自大笑话。坚持这种观点的中国人认为,中美之间不但存在矛盾,而且这些矛盾还是根本性与战略性的,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不仅现实、直接,而且深刻、巨大。

  上述两种观点,究竟哪种观点是正确的呢?

  笔者以为,回答这个问题不必进行理论的阐释与演绎,事实是最权威的答案。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妨从中美两国的矛盾入手来解析这个问题。

  我们认为,中美之间的矛盾有一个历史的演变过程。

  中美两国远隔重洋,历史上没有矛盾,非但如此,独立后的美国在一段时间里对遥远的中国甚至怀着相当绮丽的联想,但殖民主义的历史现实很快就碾碎了这样的美梦,随着美国的势力扩张到西太平洋,美国也开始染指中国,迅即成为帝国主义侵华队伍中有生机、有活力和有创意的一员,在如何瓜分与享用中国的问题上很能别出心裁,如著名的“门户开放”政策。客观地说,那时中国人民同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总矛盾中,中国与美国的矛盾并不占主要地位,反对帝国主义的主要斗争对象不是美国,而是英国和日本。概括这个时期的中美矛盾,可以称之为中美之间的帝国与殖民矛盾时期。

  这个时期之后,中美两国进入了众所周知的战争盟友时期,双方结成同盟,共同对日本法西斯作战。

  中美盟友关系到1949年的时候戛然而止,两国(当然是大陆中国与美国)迅速由盟友变为敌人,美国视新生的共和国为巨大的威胁,这种威胁并非是军事上的,虽然两国在朝鲜战争中大打出手,但美国并不认为中国能以军事手段威胁美国的亚太秩序。美国认定,最危险的是共产主义洪水猛兽,是中国的革命输出。美国最主要的战略任务,就是在政治上遏制打压中国,为此必须动用军事、经济、文化等一切手段。当此之时,中美之间的矛盾主要是政治矛盾,表现为中国同美国互相威胁,中国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决心要埋葬帝国主义;美国则发誓要杀死共产主义洪水猛兽。中美之间这一矛盾不断发展深化,后来事实上已蔓延到全世界,此为中美政治矛盾阶段。当然,进入七十年代以后,出于共同对付苏联战略扩张的需要,中美在战略上又相互利用。政治上敌对,战略上互相利用,这就是当时中美关系的特点。

  冷战结束,中美共同对付苏联而进行的战略互利不复存在了,于是彼此之间的政治矛盾再次凸显,以1989年事件为契机,中美关系进入到政治矛盾发展演变的过渡期。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中美之间的战略矛盾凸显并日趋激烈。所谓战略矛盾,说得简单直白一点,就是谁当世界老大或者谁来主导世界的矛盾。这不并不是说中国要取代美国或者把美国打翻在地,现实世界上并没有哪个国家同美国争夺全球领导权,但中国综合实力发展壮大在客观上使中国成为排在第一位潜在的竞争者,而霸权基于本能,注定要对这样的潜在竞争者进行全方位遏制打压,要用一切手段剥夺潜在竞争者成长壮大为现实竞争者的可能。美国坚决这样干,这无关乎中国的主观愿望,即便中国诅咒发誓,哪怕写下保证书也无济于事。这种战略矛盾在人类历史上并不鲜见,其中尤以古老的欧洲大陆经验积累丰厚。拿破仑时期的法国与英国之间,帝国主义时代的英国与德国之间,就曾演绎出了这种战略矛盾的经典案例。现在,这样一种战略矛盾已经在中美之间展开了,这就是美国将其全球战略中心转移到亚太全部根据。

  理清了中美两国矛盾的历史脉络之后,我们现在可以提出结论性的几点意见了。

  一是中美矛盾已经升级

  中美矛盾一路走高,现如今已经从政治矛盾升华、升级成为战略矛盾,而战略矛盾具有全面、深刻和全般的基本特点;这一矛盾由美国主导,美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正在主动而积极地发起进攻,中国是矛盾的次要与被动方面,需要进行顽强的防御和防守;

  二是中美矛盾多重叠加

  过去中美之间的政治矛盾并没有解决,美国仍然把中国所奉行的意识形态视为异端,把中国所坚持的制度模式视为邪恶,尽管当今中国已经不再搞意识形态与革命输出,但美国并不会因此放过中国,美国历届总统都宣称要同共产主义作斗争可以为佐证,将共产主义斩草除根是以美国为首“国际社会”矢志不移的努力。当然,现在中美之间的这个矛盾已经同中美之间的战略矛盾叠加在一起了。还不能不指出的,久远历史上中美之间的帝国殖民矛盾仍有一定程度的残留,因为霸权的底色就是帝国主义。所以中美之间的矛盾目前至少是三重矛盾的叠加。当然,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战略矛盾并不以政治矛盾存在与否为转移,即或当今中国完全复制美国的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但只要中国发展壮大,中美之间依然将在战略上激烈对抗,一些中国“专家”、“学者”鼓吹中国民主化、自由化,好像这样中美就能比翼齐飞、白头偕老一般,纯属小儿之见。一个强大的中国,不管实行怎样的社会制度,都必将成为美国的战略敌人。

  三是中美矛盾日趋复杂

  欧洲大陆曾经发生的战略矛盾大致上在同种文化、同一宗教之下,他们之间的角斗都以同一个上帝的名义来进行。即或当年美苏之间,在民族、文化与宗教等方面也具有一定的相近性,但现如今中美之间则完全不具备这一点。中美之间的战略矛盾除了上述三重矛盾叠加以外,民族、文化、宗教等因素也渗入骨髓般参与其中,因而呈现“斩不断、理还乱”极其复杂的特征来。

  有矛盾就有斗争,进行斗争就要产生现实而具体的威胁。在美国看来,中国就是威胁,所以中国发射卫星是威胁,制造飞机是威胁,研究激光是威胁,可以说,举凡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威胁,除非自断手足。打个比方说,如果中国砍掉自己的一只手,美国会赞扬中国在正确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但如果中国双手拿起了棍子,则美国就要叫嚷中国威胁了,尽管此时此刻美国手里端着机枪。美国是不会也不屑于同中国讲道理、讲对等的;站在中国的角度,只要秉持起码的公正与基本的理性,任谁都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杀气腾腾、充满敌意,正在用各种手段努力从各个方面遏制与削弱中国,正在尽一切努力阻绝中国通向更强大的道路。具体说,美国正在几个方面威胁中国:

  ——威胁中国的统一:支持台湾地方政权,阻止中国统一;

  ——威胁中国的政体:豢养并扶持政治反对派,力求推翻现有政治制度;

  ——威胁中国的国体:支持中国的分裂势力,谋求中国四分五裂;

  相对应而言,中国威胁了美国什么呢?

  中国只是对上述美国行动进行了必要的反抗:对抗了美国在台海的行动——对此,美国描述是什么“反介入”, “A2”、“AD”;对抗了美国毁灭中国政体的行动——这被美国描述为“专制”;对抗了美国终结中国大一统国家的行为——这被美国描述为“中央集权”等等。至于美国给中国安排的其它一些罪名,什么侵略、扩张之类,完全是无中生有,当今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所采取的经济与政治行动及举措,如果换做是日本或印度,美国早就大声叫好并大力支持了。

  这样看来,美国对中国的威胁究竟有多大,也就明白无误了。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美矛盾是战略性、根本性的,难以化解,尤其不可能被花里胡哨所谓经济贸易所化解,因为中国越发展,中美战略矛盾就越大,中国越崛起,中美战略矛盾就越尖锐,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至于有人以为美国会发善心、生慈悲,在战略上放过中国,这根本就是一场春梦罢了。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多次强调,中美之间必将展开人类历史上最漫长、最艰苦和最深刻的战略较量,根本就没有什么“共赢”,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只能以最后决出胜负而告结束。笔者以为,这应该是一切爱国的中国人应有的理性认知,否则,搞复兴崛起,不知道挑战与威胁来自哪里,那将十分危险,可能类同于盲人骑瞎马,结果如何,可能就要听天由命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