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石镇平 石柱邦:从时代发展深刻认识“两个必然”的科学论断

2017-12-13 11:16:38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石镇平 石柱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两个必然”的论断,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作出的科学预言。《共产党宣言》问世近170年来,社会主义运动经历了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胜利到多国胜利的辉煌,也陷入过苏东剧变的低潮;西方资本主义也经历了多次重大危机,并且在近年来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这些事实不仅没有改变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大趋势,反而更加充分证明了“两个必然”的真理性。特别是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同资本主义的竞争中所体现出来的比较优势,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进一步证明,“两个必然”仍然是时代发展大趋势。

  

一、苏东剧变没有改变社会主义的历史大趋势

 

  以戈尔巴乔夫为代表的苏共以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全盘否定苏联共产党和人民70多年团结奋斗的历史,丢掉了斯大林,丢掉了列宁,经济上搞全盘私有化,政治上搞多党制,思想上鼓吹“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取消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最终导致社会主义大厦一夜之间垮塌,共产党被赶下台,葬送了70多年社会主义建设的成果。苏东剧变无疑是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最大悲剧。但是,苏东剧变绝不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恰恰是背离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结果。

  社会主义是一项前无古人的探索性事业,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只能在干中学,在实践中摸索。社会主义毕竟还是一个新事物,共产党人在实践的探索和前进的道路上难免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只要认真地总结经验教训,这些缺点和错误就会转化成为共产党人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这里有必要提及的是,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社会开始出现了一股新的思潮,人们纷纷开始从肯定的角度重新评价斯大林和苏联历史。近年来,每逢十月革命纪念日、苏联卫国战争纪念日,人们纷纷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寄托对列宁、斯大林和民族英雄的缅怀和哀思。需要注意的是,以往怀念斯大林和苏联历史的人主要集中在老一代,而现在不仅是老年人,年轻人也开始有了“怀旧”情结。俄罗斯近年来出版的新教师(必读)手册中甚至将斯大林称为“苏联最成功的领导人”。这样的评价,即使在斯大林生前,也极为少见。还有一些持不同政见者,即过去曾一度痛恨甚至想谋杀斯大林的人,近年来也逐渐改变了态度,甚至把斯大林称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把20世纪称为“列宁和斯大林的世纪”。俄罗斯社会出现的这股思潮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才是人间正道,资本主义绝非什么人间天堂,复辟倒退是没有出路的。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也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社会主义不是涅瓦大街的人行道。封建制度代替奴隶制度、资本主义制度代替封建制度,是用一种私有制社会代替另一种私有制社会,尚且需要经过曲折复杂的过程。社会主义是以公有制代替私有制,要彻底消灭阶级和剥削,要实现全人类的彻底解放,更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从一定意义上说,在这个过程中出现“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83页)但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和必然趋势,“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同上)党和人民经受了锻炼,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会变得更加成熟,21世纪必将是社会主义走向复兴的世纪。

  

二、金融危机再次证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病理分析是正确的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波及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破坏性之强、影响之深远,都远远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一次经济危机。这次金融危机已使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深陷其中,使全球经济遭受重创。金融危机是经济危机发展的新阶段,是世界新科技革命进入信息技术时代经济危机的新的表现形式。一些资产阶级学者,由于其阶级立场和思想方法的限制,把金融危机的原因解释为“金融家的贪婪”“银行监管制度的缺失”“公众消费信心不足”,等等。但这还是只看到了金融危机的表面现象,没有看到金融危机的实质和根源。在马克思主义看来,金融危机的实质就是经济危机,就是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制度危机,其根源就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在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治之症。只要资本主义制度仍然存在,只要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仍然存在,经济危机就不可避免,这是铁的规律。

  面对这次国际这金融危机的爆发,西方的政治家一筹莫展,也不得不求助于马克思的《资本论》,期望从《资本论》中寻求摆脱金融危机的出路。就连西方的一些政要也成了马克思的粉丝,以至于《资本论》在许多国家的销量成倍增长,甚至被当作圣诞节的最佳礼物。英国媒体甚至开玩笑称:如果马克思还在世的话,《资本论》的巨额版税收入会让他轻松进入福布斯富豪榜。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进一步有力地证明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所作的入骨的病理分析,进一步说明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绝没有过时,帝国主义是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仍然是科学的论断。要从根本上避免经济危机,只有从资本主义制度和私有制上解决问题。

  

三、“占领”运动再次证明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掘墓人

 

  《共产党宣言》明确指出,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170年前对无产阶级的革命彻底性及其所担负的历史使命的论述,今天是否已经过时了呢?现实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从时代发展深刻认识“两个必然”的科学论断

  2011年9月17日,上千名示威者进入美国纽约金融中心华尔街进行示威游行活动,由此开启了“占领华尔街”的序幕。10月,“占领”运动迅速蔓延至华盛顿、旧金山、芝加哥、洛杉矶等美国主要城市,成为席卷全美的群众性示威活动。随后“占领”运动又从美国蔓延至全球70多个国家。这场运动的共同点是:99%的大众声讨华尔街的贪婪和腐败,抗议1%的少数人对社会的控制。这场运动参与人数之众、占领城市之广、诉求目标之多、持续时间之久,已经演变为美国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和60年代反越战以来最大的社会运动,具有广泛民众性、国际波及性、持久对抗性和指向鲜明性。

  “占领”运动的直接原因是金融危机引发的失业率居高不下、普通民众生活水平的大幅度下降和贫富两极分化的加剧。有数据显示,美国的失业率长期维持在9%以上,最富有的5%美国人拥有全国72%的财富。但是,“占领”运动最根本的原因,仍然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是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就连曾经提出“历史终结论”的日裔美籍学者福山也不得不修正自己的观点,认为“西方自由民主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作为唯心主义的有神论者,罗马教皇方济各在2015年首次访美时忍不住痛骂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他甚至同马克思一样宣布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死亡。

  从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以来,世界范围内的工人运动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两极分化就不可避免,工人运动就不会停止。占领运动表明: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已经开始从统治者的谎言和诱骗下政治觉醒。

  

四、资本主义新变化没有改变其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

 

  社会化的大生产与生产资料私有制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可调和的内在矛盾。解决这一对抗性矛盾的根本出路,就是以公有制代替私有制、以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

  为了延缓其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资产阶级不得不采取各种措施来缓和其固有的对抗性矛盾。从近年来发生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一些新情况来看,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调整所要达到的缓和矛盾的努力收效甚微,而且这种调整已经几乎接近极限。逆全球化运动、英国脱欧、民粹主义、特朗普上台执政等等,表明资本主义世界已经陷入复杂、深重、尖锐的矛盾体系和系统性危机,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已经进入一种近乎撕裂的状态。近年来西方社会出现的民粹主义浪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民众对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不满。逆全球化运动和英国脱欧是对经济全球化的一种被动回应。由于经济自由化、全球化而导致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部以及国家与国家之间在机会、利益等方面的不平等、不均衡在加剧,迫使资产阶级统治者不得不喊出“逆全球化”的口号,承诺发展实体经济,以解决国内中下层人民面临的就业等突出的矛盾和问题,来缓和国内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英国脱欧则反映了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出现的新的矛盾、冲突和发展不平衡。近年来资本主义世界出现的这些新情况、新变化进一步表明: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不仅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在进一步加深,而且资本主义世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也在不断发展。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已经陷入无法摆脱的复杂矛盾和系统性危机之中。

  近年来资本主义世界的新情况新变化表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调整余地和效果都是非常有限的,这也充分说明资本主义制度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这种对抗性矛盾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所无法克服的。

  

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辟了社会主义新路

 

  与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种种问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现实国情相结合,坚定不移地实行改革开放,创造性地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综合国力大幅提升、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在同资本主义的竞争中赢得了比较优势,正在逐步改变国际竞争的力量对比格局、深刻影响世界历史发展进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综上所述,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和必然趋势,这是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学真理。列宁在100多年前就曾满怀信心地说,自马克思主义出现以后,世界历史的这三大时期中的每一个时期,都使它获得了新的证明和新的胜利。即将来临的历史时期,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这个无产阶级的学说获得更大的胜利。今天,我们同样可以满怀信心地说,自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世界历史发展的每一个时期,都使它获得了新的证明和新的胜利。但是,即将来临的历史时期,定会使马克思主义这个无产阶级的学说获得新的更大的胜利。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察网www.cwzg.cn摘自《红旗文稿》2017年第23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