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戴旭:某些学者所谓抓战略机遇期就像小摊贩的投机

2017-12-13 09:32:27  来源:环球网  作者:戴旭
点击:   评论: (查看)

  某些学者所谓抓战略机遇期就像小摊贩的投机

  《戴旭谈何为真正的战略机遇期》

  本文摘自 戴旭 的新书《C形包围II:Q形绞索》,环球网军事受权刊发,以飨爱国军迷。

  戴旭,国防大学教授,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大校。代表作有《C形包围》《盛世狼烟》等。首次提出美国称霸世界的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围堵战略;首次提出中国需要新型军队,中国新型军队要奉行鹰击战略,树立蓝色国防观;首次提出中国军队要有八千里外拦截战争的能力。近年来,参与网络意识形态斗争,连续发表《中国政治安全与美国第五纵队》《美国中情局是如何在全球操纵颜色革命的》《互联网+战争催生第七代战争》等文章。

  美国成为世界帝国,绝不是偶然的,而是它一直抓住战略机遇的结果——它每时每刻都准备着抓住“战”略机遇。

  在打败西班牙不久,美国等到并抓住了更大的机遇:两次世界大战,它两次都成为渔翁。强大的实力和超级精明,让美国同时打倒欧亚帝国挑战者,仅用四年,就控制了欧洲和亚洲。

  美国真正成为全球性大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从那时起,它的力量逐步超过了大英帝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实力已经一骑绝尘,无人能望其项背了。

  美国是世界上最热爱战争的国家。但是,美国进行战争,就像精明的商人进行投资一样,它要观察,要判断收益,然后看准时机,以适当的借口,坚定地投入。如果是单独进行战争,它要以最低的成本获取胜利;如果参加的是混战“打群架”,它的原则是等待双方胜负已分,毫不犹豫地站在胜利者一边,凭借自己的实力拿走全部或大部战利品。这种战术很像狮子夺走猎豹辛苦搏杀的猎物。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欧洲在几天内就冲上去混战起来,而美国则清醒地保持中立。其实,从一开始,美国就没有打算袖手旁观。美国不担心英法,他们已经在衰落,但美国担心新兴的德国在欧洲大陆上称霸。如果德国能占领欧洲大陆,就会动用全欧洲的力量与美国抗衡,美国就难以保证自己在西半球的地位。于是,在欧洲大战如火如荼的时候,美国政府散布消息,说从德国外交部得到的情报证明,德国正在与日本及墨西哥商谈,德国给墨西哥的允诺是,如果战争胜利,墨西哥就可以夺回被美国吞并的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及亚利桑那等地。美国舆论一片哗然,民众的心理被诱导到与其被动地防御不如深入欧洲进攻。国父关于绝不参与欧洲事务的教导,被彻底地忘记了。

  一年以后,美国看到双方打成平手,如鹬蚌相争一样难解难分,认为参战机会已到。于是,借口德国的潜艇炸沉英国轮船导致美国人遇难,参加了协约国阵营。到1917年,德国败局已定,美国以重兵长驱欧洲,特别是集中1500多架飞机——这是当时最新的战略突击力量,一举结束战争,雄立欧洲。

  当年那个在欧洲列强面前总是谨小慎微的美国一去不复返了。从1776年从欧洲人手中独立,到1917年反攻并初步“占领”欧洲,美国只用了一百多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美国也保持中立。当纳粹德国向苏联发起进攻一个星期后,美国副总统杜鲁门对《纽约时报》发表谈话说:“如果我们看到德国正在胜利,我们就该帮助俄国。无论谁占上风,我们都该让他们互相杀戮,杀得越多越好!”

  美国在“二战”中为交战双方提供物资,鼓励他们长期作战。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查尔斯•海厄姆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等地做了长期的调查,写出了《与敌人达成交易》一书,揭露了美国企业在“二战”中帮助纳粹德国助纣为虐的行径。美国的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福特公司等都与纳粹德国有合作关系,而且美国的贸易部、财政部及国务院的高级官员都知情,却对此听之任之。可见,美国企业支持德国进行战争不仅是企业获利的行为,而且是得到美国政府默许的。战争使石油供应紧张,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却通过中立国瑞士把石油卖给德国军队;德国战斗机的发动机竟是福特公司在被占的欧洲领土上的连锁企业生产的;纳粹德国盖世太保的反间谍机关头目瓦尔特•舍伦贝格是美国国际电话电报公司的负责人之一,而该公司老板贝恩在战争期间还多次前往欧洲,研究德军通信系统问题⋯⋯

  至于日本,尽管日本在中国的暴行震惊世界,美国依旧源源不断地向日本出售钢铁、石油和橡胶等战略物资。

  到1941年的时候,美国看到日本和德国已成强弩之末,于是,开始对日本实行战略禁运,迫使日本向美国开枪,为美国提供了参战的借口。日本别无选择地落入美国陷阱,接着德国也必须依据和日本的同盟条约向美国宣战。美国名正言顺地又站在胜利者一边了。

  想想看吧!日本从1871年觊觎中国琉球,一直到1945年,祸害中国罄竹难书。但是,“二战”胜利后,占领日本的却是美国!中国付出领土割让、财富转移、国破家亡、3500万人死伤的代价,却没有从日本拿回任何足以弥补民族损失的东西;而美国在战争开始时损失的不过就是几条军舰,它占领日本70多年,从日本拿走的直接经济利益是多少,几乎没有一个经济学家能够计算清楚。这就是美国的国家利益意识,不断扩张,不断获利,这就是美国强大的全部秘密!

  两次世界大战摧毁了欧洲老列强(英、法、德、意、俄等)和亚洲新强国日本的国家实力。第一次世界大战使欧洲850万人在战斗中丧生,千百万人因从事与战争有关的工作,而忽略了与人民生计有关的工业生产,几百年发展工业、掠夺世界积累下来的财富被战争消耗殆尽。战争还瓦解了欧洲列强的财政、商业与工业体系,战后欧洲通货膨胀横行,各国政府受债务的困扰而无法摆脱经济困境。

  美国在战争中只损失了区区5.3万人,与欧洲相比九牛之一“腿”。凭借军事经济和战争中发展起来的军事实力,美国一跃而成为西方世界的领袖。

  最为重要的是,战争使美国成为资本大国。1914年战争刚开始时,美国在国外的投资为35亿美元,而外国在美国的投资为72亿美元。战争一开始,美国便把过剩的资本拿到世界其他地方投资生利。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欧洲各国欠美国的债务达100亿美元。美国政府贷款除外,仅在国外的私人投资1919年已达69.5亿美元,1929年增加为170亿美元。战后,国际金融中心从伦敦转移到了纽约。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美国产生的影响更大,它加速了已经开始发生的变化,使美国在战争结束后成为西方世界的霸主。20世纪30年代全球大萧条,1932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后启动“新政”,政府控制了经济的大部分部门,经济管理机构控制着配给制度、物价与工资,可以分配劳动力,决定谁优先使用何种资源,等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罗斯福政府得到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机会,可以进一步加强新政时开始的国家干预模式。美国政府在行使战时职能时将它的权力与工农业、劳工与金融活动紧密地结合起来,一反美国自由主义的传统,创造出一种有计划管理的经济与有限制的社会模式。由于大规模战时生产,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从1940年的2272亿美元增长到1945年的3552亿美元。同时,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259美元增加到1642美元。战争急剧地提振了美国经济。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罗斯福总统请国会召开特别会议,修改了中立法,允许交战国在“现购自运”的条件下从美国购买武器。1940年法国战败,罗斯福决定用参战以外的一切方式援助英国。美国为英国提供了50艘驱逐舰以换取英国在西半球的8个基地。1941年,日本偷袭了美国夏威夷的珍珠港,美国国会四小时内通过了对日宣战的决议。随后,轴心国的德国与意大利向美国宣战,美国正式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此时,美国的军工生产能力是德日的总和,1944年则达到了轴心国的两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的经济实力更无人能比。1945年年底,华盛顿拥有200亿美元的黄金储备,差不多等于全世界黄金储备的三分之二,因此布雷顿森林会议后建立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为基础的。此外,美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差不多占世界全部工业生产能力的一半,美国制造的各种商品占世界的三分之一。

  和美国抓住战略机遇期所做的事情相比,中国一些学者所谓的抓住战略机遇期,其实就是趁没有发生战争,多做几年、多做几单、生意,搞经济,把GDP数字搞上来而已,颇有点小摊贩的精明投机。美国在战略机遇期中获得的土地、资源,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直接获得的战争贸易暴利,以及无法用经济数值估量的美元霸权地位、国家霸权地位等,哪里能用中国学者的GDP来衡量?即使折合成GDP数字,与中国付出环境代价、人力血本所获得的几万亿美元的纸上收益相比,也多到无法相提并论。别的不说,单是美国当初买下的两百多万平方公里的路易斯安那,今天值多少钱?中国区区三万多亿美元的储备,在美国只能买国债,不要说连一寸土地都买不了,就是连一份像样的资产都买不了。但美国连买带打,像路易斯安那这样的巨大到无法计算的国家利益,美国100年中,攫取了不下几百桩!“二战”中它控制了日本,一个日本的经济价值是多大?它控制了欧洲,一个欧洲的经济价值是多大?2003年它打掉并控制了伊拉克并进而间接地基本控制了中东,它的经济价值又是多大?2011年它又控制了利比亚。我们只从经济的角度,就已经无法计算美国的收益了!

  但一些中国学者却把不发生战争可以多做几年生意当作战略机遇,这是小商小贩的眼界。

  链接:美国抓住的这些战略机遇换算成中国学者精英们痴迷的GDP是多少?请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这篇报告:

  2011年美国霸权红利逾7万亿美元

  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日前对外发布《国家健康报告》第1号称,国际资本按“利润最大化”原则,优化配置全球资源,分类定位国家角色,形成以美国等为代表的“寄生消费型”国家、以中国等为代表的“劳动生产型”国家、以沙特阿拉伯等为代表的“资源供给型”国家。

  作为全球“劳动生产型”国家,存在“肌体过量失血”“根基营养缺乏”“成长动力失调”“生存本钱耗竭”四大病灶。“高速度、高外储、低利润”的经济增长导向,“高投资、高出口、低消费”的经济增长模式,“高通胀、高代价、低福利”的经济增长属性,使得中国成为经济全球化、资本一体化浪潮之下名副其实的“打工仔”,是全球的“奉献者”“输血者”和“牺牲者”,而非一些西方学者指责的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幸运者”“搭车者”和“受益者”;过去近30年,中国资本回报率上升迅速,而劳动力回报率增长缓慢,资本与劳动力回报率严重失衡,导致广大普通劳动者“相对贫困”“资富劳穷”和“中产塌陷”,国家成长的根基缺乏营养;生态环境“赤字”不断攀升,自然资本“透支”持续恶化,人类生命服务支持系统“负债”累累。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健康报告》还披露了一组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2011年,美国从全球攫取的霸权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霸权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霸权红利损失的47.9%,是霸权红利损失最多的国家。我国每年被剥夺抽走的“血汗财富”大致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

  该报告称,霸权红利是指霸权国家通过在全球建立的霸权体系,直接或间接获取的超额垄断利润,其本质上具有掠夺性、寄生性、腐朽性等特征。美国从全球攫取霸权红利的途径五花八门,主要包括铸币税收益、国际通货膨胀税收益、债务收益、海外投资收益、流动性收益、不公平贸易收益、汇率操控收益、金融衍生品收益、大宗商品期货收益、知识产权收益10个渠道。中科院最新出炉的这份国家健康报告指出,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这份报告不知道是否能够警醒中国那些GDP痴迷者。美国一年的霸权红利就有7万亿,它二十多年攫取的霸权红利是多少?这不是一个数学问题,只要看看双方国家在全球的政治、军事、经济、外交影响力,看看双方国家的生态环境和民众生活状态就可以一目了然。

  战争,当然是主动获利的战争或可以利用趁火打劫的战争,是最好的经济发展方式,这在美国是立国经验。但“战争”二字在当下中国却让多数没有战略思维、没有军事常识的学者和精英吓得屁滚尿流。尽管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提供一个凭借公平的贸易可以强国的先例,他们依然相信GDP数字庞大了国家就强大了。这样的智慧是无法理解美国强大的。换言之,真要理解美国、认识美国,并且有效地学习美国,非有古人那种“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不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