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文木:“黄金水道”上的国家安全考量

2017-12-13 10:19:25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程荣
点击:   评论: (查看)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这说明提高军队建设质量和效益,我们需要高科技,但事物具有两面性,报告中也提出要‘统筹推进传统安全领域和新型安全领域军事斗争准备’,何为统筹?就是我们在发展利用高科技的同时也不能失去传统。”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聚焦长江经济带:“黄金水道”上的国家安全考量

——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张文木一席谈

  ■中国国防报记者  程荣

  对话人: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著有《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论中国海权》《国家战略能力与大国博弈》《中国地缘政治论》等著作。

  交通问题即国防问题

  记者:2015年您在《长江与国防》中提出,应在“平安长江、数字长江、阳光长江、和谐长江”的发展目标上,再加上一个“国防长江”。请谈一谈您对“国防长江”的认识,长江的国防价值具体体现在哪里?

  张文木:在中国的交通网络中,大自然赐予我们最长且横贯东西的交通线就是长江,它由西至东蜿蜒曲折6300余公里汇入大海,途径11个省市。相比国内其他河流,长江对中国国家安全具有极为重大的影响。这一点在抗战战火中得到了印证:在陆路几乎全毁且日本侵略者又全力围追堵截的环境下,长江水道即显示出它突出的稳定性,成为贯通前后方最重要的“黄金水道”。当时的民生公司就是借此完成了大批人员、物资的搬迁,实现了“东方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当前,我国大力发展高铁、电气化运输,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它们的稳定性远不如天设地造的自然交通线路。对此,我们感受最深的就是2008年初的雨雪冰冻灾害。当时,许多野外架线设备被冻得变形,候车大厅里滞留大量的乘客。再比如,同年5月发生的汶川地震,救灾大部队到了汶川却未能在第一时间进入震中,因为人工道路及其可依赖的交通工具都失去作用。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交通问题即国防问题。所以对长江,要更加注重多从国防的角度去开发利用。

  发展利用高科技不等于抛去传统

  记者:高科技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也在拉近时空的距离。从重庆到武汉,坐飞机是1.5个小时、高铁大约6个小时,古人说的“千里江陵一日还”不再是遥远的憧憬。那么,在科技迅猛发展的当下,传统的交通运输手段还有没有市场?

  张文木: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这说明提高军队建设质量和效益,我们需要高科技,但事物具有两面性,报告中也提出要“统筹推进传统安全领域和新型安全领域军事斗争准备”,何为统筹?就是我们在发展利用高科技的同时也不能失去传统。

  我们现在容易受到误导,认为仅凭一群身怀绝技的“高手”就可以解决一场战争。在特殊时间和环境中,这种剑走偏锋的方式或许会起到相当的作用,但终归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美国人习惯依赖高科技,但高科技无法按照人的意志大规模地改变地理环境。在阿富汗战场,“一辆坦克不如一头毛驴”就很能说明问题。

  据报道,目前我军已具备成建制部队跨海军事运输的能力,渤海铁路轮渡2015年开通了军事运输,可载50节铁路车辆;前不久琼州海峡铁路轮渡首次组织平车跨海军事运输,比原来运输方式缩短了近十个小时,这都是有力提升部队快速机动能力的实例。相比之下,长江轮渡运力如何?这个问题鲜有人关注。

  制图:张  锐

  国防功能弱化问题须警惕

  记者:国家启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的时候,很多人以为上大项目、大开发的机会来了。认为发展就是GDP,没意识到对长江要有保护性建设和发展。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这个大保护中是否包含长江的国防功能?

  张文木:不仅要包含,而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更要强化。经过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开发和经营,中国长江已被发展成具有高附加值的“黄金水道经济带”,长江航运已经成为沿江综合运输大通道的核心组成部分,是沿江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沿江产业带聚集的重要引擎和全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然而在长江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长江国防功能有所弱化。长江大坝的修建增强了长江干流的运力,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长江航道的自然性,从而弱化了长江通道抗灾变的强度。

  有资料显示,目前长江上已建和在建桥梁共百余座,这些横跨长江的大桥确实让“天堑变通途”,但同样也带来“得鱼忘筌”的问题,这就是这些大桥削弱了长江东西交通的自然性及建立其上的通畅性。在抗战中,装备物资逆流而上实现大转移后,再沉船江底以阻止日舰跟犯;如果未来我们不能将战争绝对地推至境外,那么本土防御就成了不能回避的生死问题。战时,这上百多座跨江大桥就会在瞬间反转为比当年沉船规模更为巨大的阻碍航运的现成材料。毛泽东指出:“中国统一,为河与外族进攻二事。分裂则二事皆不能办。”同样的道理,河路特别是长江不通,御敌与为河二事亦皆不能办。

  前进中的问题须用前进的方法解决

  记者:您认为长江开发中,如何兼顾到国防需求?具体应该怎样实施?

  张文木:虽然目前长江存在上述问题,但辩证地看,这是中国前进中的问题,前进中的问题须用前进的方法来解决。结合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的强国思路,我建议:

  第一,将目前过度注重长江经济,即所谓“黄金水道”功能的思路转移到国家经济和国家安全并重的长江发展轨道上来。目前长江建设出现的“短板”是其交通的国防价值,而不是经济产值。因此,建议在长江航运发展总目标“四个长江”中植入“国防长江”的元素,以提升全民族对长江国防作用的重视并由此强化长江的国防功能。

  第二,国防交通的关键是道路的畅通无阻。建议拓宽三峡运输通道,但这种拓宽不是目前永久船闸的复制而是完善和补充:尽可能减少其对科技的依赖,增大其自然功能,以最大限度降低由现代高科技应用带来的副作用。与此相应,我们今后也要将跨江桥梁的再建,纳入统一管理,至于新启大桥工程,需要经过充分的国防评估后再做合理取舍。

  第三,建议在原有管理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三峡大坝和长江大桥的管理水平和层级;对长江流域新启动的重大项目,事前要进行国家相关军事部门为主导的国防评估。目前,对长江的管理仍属于分段而治,要考虑进一步提升和优化为长江全程统一管理。

  第四,国防与经济看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实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联系这两者的纽带,国防动员系统要善于借水行舟,借梯上楼,做好军民融合这篇大文章。比如说:依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在全面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中,破解动员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和政策性问题;着眼战争需求,围绕新形势下军事斗争准备国防动员新使命新任务,突出新型动员领域、新质动员力量、新型后备力量体系等涉及国防动员和后备力量改革的重大现实问题进行深度融合。

  另外,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东部、中部和西部,经济社会发展和动员潜力的开发储备不平衡,需要建立和制订国家层面涉及长江经济带军民融合发展的法律、法规、政策和各项制度,以及地方法规、规章和各类保障措施。同时,结合国防动员战时实施纲要,完善东部、中部、西部战区国防动员组织实施的内容、程序、方法和要求,并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相关政策配套衔接,确保国防动员助力长江经济带发展有效实施。

  重 庆

  打造战斗力提升的“加速通道”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左庆莹

  初冬的重庆阴冷多雾,正是山城民兵开展专业技能训练的黄金期。11月30日,记者在开州区人武部值班室看到,借助交通运输等部门开发的长江“黄金水道”航运安全智能气象服务系统,值班人员不但能第一时间收到气象预警信息,而且能实时掌握相关卫星数据、常规观测数据及数值模拟方案等资料。

  “近年来,重庆作为长江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城市,在交通设施建设中充分考虑国防需求,倾力打造战斗力提升的‘加速通道’。”重庆警备区司令员韩志凯说。

  据介绍,重庆在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中,构建以铁路、水运为骨干,公路为基础,“铁、公、水、空”多种运输方式无缝衔接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长江经济带对交通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除了方便市民出行、加快周边地区经济协作外,也会推动重庆市乃至西部地区的国防交通建设。”谈及重庆综合立体交通网络带来的便捷,石柱县人武部部长、县国动委副主任涂小奎感触颇深。他告诉记者,以前石柱县参加市国防动员演练,拉动民兵应急分队到重庆主城区至少需要5个小时,如今时间缩短近半,动员效率大幅提升。

  搭乘地方交通发展快车,重庆市国动委综合办主动与市政府对接,协调将军民融合发展、国防动员建设等纳入《重庆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纲要》统筹部署,并将“加强国防动员建设”单独成节进行安排。今年7月,重庆市军地联合出台《重庆市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十三五”规划》,对完善军民融合交融运输网络的8个方面做出了详细规划,让交通战备建设工作在起步之初,就与地方经济建设同频共振。

  目前,重庆市军地正在加强以“三港两枢纽”为核心的军民兼容交通战备体系建设,加大对现有设施适应性改造,全面增强水陆空应急输送、兵员投送能力等6方面重点工作。“可以肯定的是,不远的将来,国防交通一定会从重庆市立体交通新布局中受益。”重庆警备区政委刘伟如是说。

  武 汉

  装备制造产业溢出效应明显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何武涛

  11月26日,由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长江经济带产业蓝皮书:长江经济带产业发展报告(2017)》新书发布会在湖北武汉举行。

  “装备制造业是长江经济带工业经济体系中的重要优势产业,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工业迈向中高端的重要引擎。”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在发布会上介绍说,长江经济带高技术制造业发展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装备制造业产业相邻相似状况得到改善,呈现出显著的地区差异,空间溢出效应明显。

  这一看似简单的表述,在湖北省军地领导看来,却是一大利好消息。装备制造是军民融合的热门领域,随着长江经济带的全面推进,为深化军民融合提供广阔舞台。

  以武汉为例。武汉大力构建“现有支柱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有机更新的迭代产业体系,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高端制造业和都市工业高度集聚的国家先进制造业中心,成为支撑长江经济带发展的“脊梁”、带动全国新一轮发展的强大引擎。根据《武汉制造2025行动纲要》,预计到2025年,武汉市工业增加值预计达到1万亿元、工业总产值达到3.5万亿元,将全面建成国家先进制造业中心。

  这几年,湖北对“民参军”企业出台5大优惠政策,包括税费优惠、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减半征收等;省政府每年安排1000万元专项资金,支持军转民、民参军产业化项目建设。据湖北省军民融合办公室负责人介绍,长江经济发展带产业基金设立总额为1个亿的军民融合子基金,重点资助“民参军”企业,这标志着湖北省军民融合发展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湖北省军民融合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表示,湖北省将大力实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战略,推进军民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积极引导优势民企参与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长江经济带的战略红利有望在军民融合特别是装备制造领域得到更大的释放。

  上 海

  战略投送向新兴动员领域延伸

  ■刘宗峰

  前不久,上海警备区启动水上输送动员联盟建设试点,依托某高科技企业,为长江流域和沿海的2万余艘民船加装北斗应用,未来可实现全程可视化和短报文即时通信的精准动员。

  上海开埠以来,凭借交通枢纽优势,很快发展成为远东著名的经济、贸易和金融中心。如今,这种优势在国家推动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中更为突出。该市交战办专职副主任王晓军介绍说,2015年底,根据长三角地区合作与发展联席会议的统筹安排,沪苏浙皖三省一市交通专题组召开会议,就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对接、深化交通运输信息化合作、推进交通运输行业运营和保障等方面,提出一体化工作建议。

  “具有亮点的举措是,实行长三角地区船舶电子标签跨区域通读通识,物流船舶在长江下游段能够快速通关;推进‘空巴通’建设,浦东机场班线直通浙江杭州、宁波,江苏南京、张家港等地,等等。这些建设成果也直接或间接服务于军交运输。”王晓军告诉笔者。

  正因如此,上海市交战办通过加载国防设施设备、嵌入国防功能等多种方式,充分挖掘可动员潜力,着力提升多维立体的交通动员能力。市交通战备指挥中心与快速路路网监控中心,实现与国家交战办、长三角各省交战办和中央在沪交通运输企业互联互通、视频会议和资源共享。其常态运行有效促进了辖区陆海空交通力量协同运作,相互融合,形成合力。

  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核心理念是打造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的黄金水道,推动九省两市市场经济要素由陆向海在全世界充分流动,为国家海洋战略添翼助力。上海市“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与沿海省市共建长江经济带,在新的起点上促进长三角地区率先发展、一体化发展。

  该市国动委以上海创建国际航运中心为契机,推动国防动员倚陆向海转型。前不久,该市组织国防动员实兵演练,国动委主要领导靠前组织指挥,检验国防动员转型发展新成果,并健全完善了一批交通战备动员预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