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引爆者》:“国企工人阶级堙灭”之后的工人生活

2017-12-10 11:26: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引爆者》很可能是一部被大大低估的电影。

  这部电影被包装成了警匪-复仇类型,按照类型片标准的确可以找出不少逻辑漏洞,情节上也有些拖沓。

  但是,如果把这部电影当成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我们就会发现,《引爆者》可能蕴含着始料未及的丰富内容。

  可以从很多角度解读《引爆者》。

  从时代演进的角度看,《引爆者》可以视为《暴雪将至》的续集【点击阅读】。有趣的是,这两部电影的男主角都是段奕宏。

  在《暴雪将至》中,改制下岗的“暴雪”始终将至未至,但给影片中的每一个人都造成了极大压力,他们因此而疯狂、而偷盗、而卖淫、而杀人……但等到“暴雪”真正降临了,影片却结束了,我们不知道“暴雪过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引爆者》填补了这一空白,向观众展示了“暴雪”之后的“美妙”世界。

  《引爆者》的时代应该比《暴雪将至》晚了大约十五到二十年,“余国伟”(《暴雪将至》主人公)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如果还活着,应该是靠领低保过日子的退休老人。

  他社会学意义上的“儿子”赵旭东(《引爆者》主人公)已经长大了。赵旭东完全没有做为一个自豪的“国营厂职工”的经历和记忆,因此也没有是不是会失去“体制身份”的烦恼,作为一个在私人煤矿中打工的“炮工”,他早已习惯了靠矿主的恩赐过朝不保夕的生活,如果不是一场意外的飞来横祸,他甚至会很满意这样的日子。

  从社会变迁的角度看,《引爆者》向我们展示的世界,表明中国社会终于“正常”了。

  在发下了“不盖格死路一条”的铿锵誓言、经历了三十多年“壮士断腕”式的盖格之后,中国社会不仅已经和国际接轨,而且也已经和几千年的历史接轨。

  真的,历史从来都是这样的!自原始社会解体之后,从来都是少数人剥削、压迫多数人,从来都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从历史长河的角度看,1949年后的第一个三十年,其实是极为“反常的”,因为这个时代居然尝试建立多数人的统治,居然要建立一个“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在那个时代,煤矿工人不仅工资高,福利待遇好,而且还有自己的专属疗养院,这不是反常又是什么呢?

  从电影分类的角度看,《引爆者》表明左翼电影再次出现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左翼电影已经消失了将近四十年。除了为数不多的几部如《钢的琴》、《让子弹飞》之外,中国的电影基本都可以归为右翼电影,都在为资本和西方的统治重归中国鸣锣开道,比如宣扬主动做奴隶的《英雄》、控诉解放战争的《集结号》、宣扬依靠洋人拯救的《金陵十三钗》、控诉社会主义革命的《归来》……等等,不胜枚举。

  《引爆者》的出现意味着,在中国社会终于和世界、和历史接轨之后,文化也开始和世界、和历史接轨了——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进步文化从来都是对弱肉强食,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残酷现象持强烈批判态度,像中国最近三十多年的文化那样公然鼓吹弱肉强食,鼓吹剥削有理,压迫有功,反而是一种反常。

  《引爆者》歌颂了反抗,这是屁民的反抗,是小人物的反抗,是无望者的反抗,是个体化的反抗,也是必然会失败的反抗!

  不过这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影片通过屁民赵旭东的反抗,摧毁了资本统治在道德上的正当性,凡是同情赵旭东的人,没有人会认为煤老板李毅、程飞的统治是合理的,是应该永远存在下去的。

  这和《中国合伙人》、《小时代》、《大宅门》、《乔家大院》等汗牛充栋的堪称“资本浪漫主义”的作品对资本及其人格化的美化形成了鲜明对比。

  《引爆者》的导演常征,被媒体称为第七代导演,我对这个分类持保留看法。不过不管是第几代,《引爆者》的出现,表明年轻导演已经走出了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贾樟柯等人的阴影,他们摆脱了喋喋不休的自由主义陈词滥调的纠缠,开始直面“暴雪”之后的惨淡人生与淋漓鲜血,他们没有兴趣继续控诉社会主义、控诉中国革命、控诉文革,他们开始关注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和这些生气勃勃的年轻导演相比,张艺谋、冯小刚不过是冢中枯骨罢了。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引爆者》也可以说是对山西的煤矿私有化运动做了一次艺术化的总结。

  在记忆当中,山西一直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但自从山西丰富的煤炭资源按照“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的原则大规模私有化之后,山西就和“煤老板”和“矿难”这两个关键词紧紧联系在一起,在几乎长达10年的时间里,每隔几个月就会出现一次轰动全国的大矿难,与此同时,煤老板的财富却如同变魔术一样快速增长,他们不仅买遍了一线城市的豪宅,还把金钱撒向全世界。

  《引爆者》形象地告诉我们,曾经被钦定为代表先进生产力,并被主流媒体热烈欢呼的“新阶层”,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样子的:根本没有主流经济学家所允诺的“自由交易”,“金钱+暴力凶杀”才是资本建立统治的全部秘密,离开了暴力和凶杀,资本的统治一天也混不下去。

  煤老板的金库里,塞满了煤矿工人的尸骨!

  私有化,就是把工人阶级的骸骨,转化为资本家的金条,如此而已。

  在影片的最后,九死一生的赵旭东对迟迟赶来的警察哀怨而又愤懑的说:“你他妈就知道干我!”这引起了笑场。

  其实这一点都不好笑,这句话实际上道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在资本的统治确立之后,资本完全可以通过“合法”的手段,或假手他人来伤害工人,像片中煤老板李毅那样动辄亲手杀人的事是很少的,而工人的反抗却不可能不是“非法”的,所以他们也就不能不成为警方的主要打击对象——“你他妈就知道干我!”

  记得列宁说什么来着?“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一声叹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