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地位演进的“经济-阶级阶层关系”透视

2017-12-06 14:17:59  来源:察网  作者:叶晖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体制变革和利益调整中,一定要时刻维护好弱势群体的利益,让弱势群体在改革中拥有获得感。为凝聚共识,扩大主流价值理念的影响力,我们既要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阶级基础,也要巩固其社会基础。只有让更多的人理解、接受和认同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念,马克思主义的前景才会越来越光明。

  

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地位演进的“经济-阶级阶层关系”透视

  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体制改革深入推进与经济利益多元化,带来了思想观念的多元多变,苏联解体加剧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式微,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错误思潮趁势进入,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主流地位遭到挑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当前我们不仅要重视如何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且要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分析法,深入揭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地位演进的经济、阶级根源。

  

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地位演进的五个阶段

 

  主流意识形态是指在一定时期和地域范围内,在各种相互竞争的社会意识形式中居于主导和支配地位的思想体系,是一个社会共同体的思想与精神基础。它也是一种维护统治阶级根本利益,表现统治阶级核心价值观念的阶级意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地位的演变可以划分为五个阶段。

  1.20世纪50年代中期—60年代中期:高度认同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在不断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化的同时,通过制度化的方式确立和巩固了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从而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从党的指导思想上升为正在形成中的社会主义制度的理论基础,成为指导国家行为和社会关系的思想准则。从社会主义改造结束到改革开放初期,新生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方向,能够满足大多数人的利益需求。利益关系比较单一,阶级阶层关系无明显分化。由于经济与社会生活纳入国家的统治管理之中,此时的意识形态与计划体制具有内在的一致性。毛泽东思想处于意识形态压倒性的优势地位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和主导权牢牢掌握在党和国家的手中。从人民群众对各种群众运动的积极参与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意识形态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高度认同和真心拥护。

  2.20世纪70年代后期—80年代初:思想解放期

  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们的思想受到严重禁锢。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在反思和评价计划经济和“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出现了两种比较极端的做法:一种是诋毁毛主席,全盘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另一种是主张“两个凡是”,教条化庸俗化地对待毛泽东思想,意图维护错误的方针和路线。实际上,这两种做法都不符合中国的实际,也不利于社会主义建设和中国的长远发展。针对后一种做法,邓小平支持和领导了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并在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式上发表讲话指出,要“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强调“不打破思想僵化,不大大解放干部和群众的思想,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针对极少人诋毁毛主席,全盘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做法,邓小平提出要肯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历史功绩,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但是,解放思想和实行改革开放,就不可避免地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开展经济文化的交流合作;学习国外,包括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现代化经济的管理经验和方式方法;邀请国外学者到中国进行学术交流。在这种背景下,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思想战线和文艺战线就“存在着涣散软弱的状态,对错误倾向不敢批评,”社会上出现了“脱离社会主义的轨道,脱离党的领导,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言论和倾向,某些电影甚至“丑化社会主义制度”。由于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逐渐退出,传统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高度认同的基础发生变化,西方各种学术思潮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涌入中国。

  3.20世纪80年代中期—90年代中期:思想分化期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的体制改革从农村转向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推进。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一致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1992年,十四大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当这种经济体制缺乏社会主义制度强有力的制约之时,“市场化的经济体制,必然削弱我党的主流意识形态,这就造成意识形态工作在市场经济建设和对外开放中被弱化和淡化的现象,甚至呈现出功利化、娱乐化甚至媚俗化倾向。”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虽带来了经济高速增长,为意识形态的认同提供了绩效合法性,但是在利益分化以及其他思潮的冲击下,实用主义较为普遍。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在1989年春夏之交达到顶峰,加之苏联解体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步入低潮,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对大众的整合与动员力量减弱。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搞现代化建设,必须坚持改革开放与四项基本原则的统一。否则就会导致大众开始疏离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对西方价值观盲目崇拜的人增多。此外,党内腐败现象的加剧、收入差距拉开的过快过大,以及西方媒体的引诱,使不少人开始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先进性产生怀疑。虽然在总体上,我国仍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但意识形态领域中的噪声和杂音干扰比较严重。

  4.20世纪90年代后期—十八大:多种思潮并存期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收入来源更加多样,基尼系数攀升,社会阶层出现明显分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遭到空前挑战,尽管马克思主义主导着政党意识形态和国家意识形态,但其对其他社会思潮的引领能力明显不足。相反,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西方“普世价值观”、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蜂拥而起,尤其是新自由主义,试图争夺意识形态的话语权,与马克思主义的交锋异常激烈。这一时期,马克思主义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的现象比较严重,党中央实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建设工程旨在改变这种状况,然而一时难有根本性的扭转。

  5.十八大以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强势重建期

  意识形态工作关乎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十八大以来,面对意识形态领域空前复杂的斗争形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运筹帷幄,对意识形态工作提出了许多新思路、新举措。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的重要讲话中指出,“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必须坚持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十八大以来,中央多次召开与意识形态工作相关的会议,习近平就意识形态问题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观点。2013年8月,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2014年10月,习近平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后《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公布。2016年5月,习近平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后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2016年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总之,十八大以来,意识形态工作有破有立,扎实推进,意识形态领域里的被动局面得到有效改善,网络和媒体上的一些错误思潮如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宪政思潮、“普世价值观”等受到明确而深刻的批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课堂、进社区、进农村工作全面铺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三严三实”主题活动以及全面推进从严治党等,增强了党员干部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行动自觉,马克思主义对其他社会思潮的引领能力明显提升,主流意识形态步入强势重建期。

  

二、主流意识形态地位演进的经济—阶级阶层根源

 

  1.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关系—阶级—思想”分析框架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强调,“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这一思想在比《共产党宣言》更早完成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得到了更充分的阐述。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资料。”这就表明:在一个稳固定型的社会形态或生产方式中,尽管社会各阶级、阶层或利益集团可能有自己的观点、意识和学说,旨在维护和实现各自的目标和利益诉求,但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一定是居于统治地位的思想。因为:其一,只有这种思想才反映了统治阶级的愿望和利益诉求,并同时发挥着为既有统治阶级的权力和地位作合法性辩护的作用。其二,占有统治地位、掌有政权的统治阶级能够利用手中掌握的各种工具,特别是通过教育、媒体等渠道从外部对大众进行灌输,影响大众的意识和观念。而且,构成统治阶级的人“还作为思维着的人,作为思想的生产者进行统治,他们调节着自己时代的思想的生产和分配;而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思想是一个时代的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从这一角度来说,占统治地位的“阶级—思想”具有一致性。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还进一步揭示了“经济—思想”之间的一致性,即“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不过是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不过是以思想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此处的物质关系,就是经济关系或生产关系。如何区分不同的生产关系呢?我们知道,在生产关系中,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关系是最基本、最具有决定意义的方面,它是区分不同生产方式、判定社会经济结构性质的客观依据。还可以结合《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另外一个论断来综合考察前述两个一致性,即“那些使某一个阶级成为统治阶级的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因而这也就是这个阶级的统治的思想”。由此,我们可以概括出第三个一致性,即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阶级—思想”应具有一致性。为此,我们可以得出:在任何社会,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决定了哪一个阶级占统治地位,同时也决定了哪一种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思想观念的产生、发展和嬗变根源于社会实践和经济关系的变迁。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不同,决定着不同阶级、集团在生产过程中的相互关系及其性质、地位不同,劳动成果的分配方式不同,进而决定了不同阶级、集团的思想观念也各不相同。对于资本主义国家来说,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就是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就是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国家,无论哪一个党派执政都需要大财团的支持,正如布伦纳指出,在美国,“高盛的利益就是美国的利益”。资本主义国家中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主要是个人主义以及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观”等。而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来说,所有制层面表现为公有制经济为基础,至少应占主体地位,即在经济制度上保证了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即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地位,确保了代表人民利益的共产党执政,在思想领域则由马克思主义占据主导地位。

  2.我国“经济—阶级阶层关系”的演变与透视

  马克思关于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阶级—思想”应具有一致性的分析框架,为我们审视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地位的演进,进而探寻其遭到严重挑战的经济关系和阶级根源,提供了重要的分析工具。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根据《宪法》,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作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不仅享有崇高的政治地位,还应该享有较高的经济地位。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工农的地位随着改革的深入发生了很大变化,与计划经济时代相比,更加错综复杂。工农地位的嬗变在以下两个方面有所反映:其一,收入差距的扩大。大部分工人和农民由于缺乏必要的物质资本、人力资本以及社会资本,其劳动收入和财富增长低于整体社会财富的增速。《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显示,近30年来,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从80年代初的0.3左右上升到现在的0.45以上。财产不平等的程度更加严重,中国家庭财产基尼系数从1995年的0.45扩大到2012年的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其二,阶级意识的转变。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上海市总工会职工队伍状况调查办公室的一份调查报告写道:“企业中的工人越来越把自己定位于‘普通劳动者’,是‘被管理者’……在他们的亲身体验中,雇佣劳动者的感觉日益明显。”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所有制结构趋向多元化,尽管多元化的所有制结构解放和促进了生产力的快速发展,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个亟需做出回答的问题,即在此过程中,公有制的地位是否受到了严重冲击?在我国第二和第三产业中,以经营性资产衡量的公有制经济仅以不到1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超过了非公有经济,并不占据绝对优势地位,而在就业和产出方面,更令人难以乐观。目前可以认为公有制占主体地位,但是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来加强和巩固它的地位。否则,在不久的将来,其主体地位恐将难以稳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透过当前的经济关系与阶级阶层关系,我们不难发现,20世纪90年代以来,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斗争以及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主流地位所遭受的来自各种思潮的挑战,都可以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所有制结构和阶级阶层关系的演变中探寻答案。在市场化浪潮中,商品关系和市场原则不可避免地侵入到思想等上层建筑领域,以实用主义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人增多,国史党史亦被历史虚无主义者随意解构。

  

三、巩固主流意识形态的经济基础与阶级基础

 

  1.掌握两种分析方法:历史分析与阶级分析方法

  历史分析法和阶级分析法是分析各种社会思潮和思想意识的基本方法。首先,没有超历史的抽象的意识形态,思想观念“应时而生,适时而变”,社会形态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必然要求产生与之相适应的思想观念。马克思指出,“世界体系的每一个思想映象,总是在客观上受到历史状况的限制。”“人们的思想观念的形成和发展总要受到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的制约,是社会历史过程的反映。”各种社会思潮的出现都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和历史条件,如果不从社会意识生成和发展的历史条件出发,不把它放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和历史范围内加以研究考察,必然难以辨识其本质。其次,意识形态反映着特定时期内的国家核心利益,没有超阶级的意识形态。列宁曾指出:“或者是资产阶级的思想体系,或者是社会主义的思想体系。这里中间的东西是没有的。”我们所处的时代总体上还没有超越阶级的划分,只要我们依然处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相互竞争的世界,只要剥削关系依然存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就不会过时。“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坚持从社会的经济关系出发,从不同阶级的利益矛盾和冲突出发,揭示出各种抽象的理论、观点所包含的阶级内容。”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尽管不存在根本的阶级对立,但并不能断然认为阶级斗争就消失了。因此,我们一定要实事求是地研究和分析当前社会中各个阶层的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坚持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核心是坚持工人阶级在国家中的领导地位。”中国共产党应牢固坚定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的根本方针,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工人阶级的地位和作用。

  2.夯实两个基础:阶级基础和社会基础

  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阶级基础,同时,无产阶级(通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更是需要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来表现和阐明自己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当前,经济改革正面临从帕累托改进向卡尔多改进转变,“强调卡尔多改进,意味着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在继续做大增量的同时,需要考虑如何更加合理地‘切蛋糕’的问题。”利益格局的调整难免要触动一部分群众的利益。因而,在体制变革和利益调整中,一定要时刻维护好弱势群体的利益,让弱势群体在改革中拥有获得感。为凝聚共识,扩大主流价值理念的影响力,我们既要增强主流意识形态的阶级基础,也要巩固其社会基础。只有让更多的人理解、接受和认同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念,马克思主义的前景才会越来越光明。当前要“深入调查研究不同阶层、群体的多样化利益诉求、思想意识和政治主张,倾听各方面群众意见,反映各方面群众呼声,充分挖掘和鼓励不同阶层、不同群体中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思想精神。只有坚持把体现党的主张同反映不同方面的群众的心声统一起来,才能使社会主流意识形态更具感召力、亲和力和凝聚力。”在新媒体时代,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宣传要多样化、大众化、时代化,要贯彻落细、落小、落实的基本原则。

  3.坚守两条原则:公有制和共同富裕

  《共产党宣言》写道:“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治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它们发财致富的条件,企图以此来巩固它们已经获得的生活地位。无产者只有废除自己的现存的占有方式,从而废除全部现存的占有方式,才能取得社会生产力。无产者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实行公有制和走共同富裕之路是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实行生产资料的公有制,这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内核,更是马克思主义赖以存在的现实基础,没有公有制经济,马克思主义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共产主义也就只能被视为一种缥缈的愿景。而且,只有强大的公有制经济,才能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共同富裕反映了一种集体主义的价值观,走不走共同富裕之路是社会主义区别资本主义的重要标志。《共产党宣言》写道“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当前,我国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遭受严重侵蚀,亟待落实和巩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旨在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绝“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共同富裕不等于同步富裕,但是肯定要求先富带后富。由于货币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差距,当下的阶层分化非常明显,“拼爹现象”表明家庭出身构成了新的社会分层条件,由此导致的生产生活方式差异和相应的体制安排强化了不同阶层间的藩篱。如何消除横亘在不同阶层间的藩篱,仅仅依靠倡导社会捐赠还远远不够,一定要健全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稳步迈进。

  4.坚定两个理想:共产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习近平总书记在建党95周年讲话中强调“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面向未来,面对挑战,全党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我们看来,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就是要最终实现共产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当年能够在短短28年的时间内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并掌握国家政权,靠什么凝聚人心呢?就是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邓小平同志说:“过去我们党无论怎样弱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一直有强大的战斗力,因为我们有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有了共同的理想,也就有了铁的纪律。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这都是我们的真正优势。”革命理想高于天,伟大的精神力量一旦内化于心,也能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一个有信仰的民族一定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民族。改革开放以来,在价值观念和社会思潮多样多变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一些党员干部的理想日益淡薄,几乎忘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们党面临着“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四大危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政党的衰落,往往从理想信念的丧失或缺失开始。因此,第一,党员干部要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共产主义理想是科学性和道义性、阶级性和人民性、思想性和实践性的统一,因而是我们能够战胜一切艰难困苦的力量源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就是坚持工人阶级的阶级立场和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第二,在当前要坚定道路自信,用中国特色主义共同理想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参考文献:

  [1] 侯惠勤:《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当代中国》,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

  [2] 樊浩等:《中国大众意识形态报告》,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

  [3] 杨新铭、杨春学:《对中国经济所有制结构现状的一种定量估算》,《经济学动态》2012年第10期。

  [4] 赵华荃:《关于公有制主体地位的量化分析和评价》,《当代经济研究》 2012年第3期。

  [5] 裴长洪:《中国公有制主体地位的量化估算及其发展趋势》,《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1期。

  (作者简介:叶晖(1979-),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