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致敬,和我同类的“低duan人口”!

2017-12-04 17:36:5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走在上班的路上,我常常看见一个女人挥舞着扫帚清扫街道,她一下一下扫过去,有些吃力,但很专注。

  我之所以称她为“一个女人”,是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称谓。称“同志”太别扭,明显与时代格格不入。还在每天扫大街,按理说不会太老,叫一声“大姐”似乎不至于太唐突。可她身躯佝偻得很厉害,满头白发,满面皱纹,看上去确实很老了。猜她有七十岁,甚至更大,从外貌上看是毫不夸张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该叫她一声“大娘”。可古稀老人怎么还能做清洁工?早在两千多年前,孟子就说过,一个正常社会应该是“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社会发展到了一个旷古未有的盛世,一个开天辟地的崭新时代,怎么可能还会有垂垂老者要靠清扫马路来苟延残喘?

  还好,现在我终于不用为叫她什么而发愁了,因为和她一样的人有了一个共同的称呼——“低duan人口”,就像四十年前成年人都拥有的一个共同称呼“同志”一样。

  是的,清洁工就是不折不扣的“低duan人口”。

  可正因为有她,有他们,有这些清扫垃圾的“低duan人口”,我才能每天穿行于干净整洁的大街小巷,我的周围,我所在的城市才不至于落叶与纸屑齐飞,污水共街道一色。

  我应该感谢你们,可敬可佩的duan人口

  前晚,我去医院看望一个因骨折住院的同志(确实是同志),他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他的妻子有工作,家里有上小学的孩子,无法长时间照顾他,只好请一个护工。看得出来,这位同志对护工极为尊重。他跟我说,护工也是一些人口中的“低duan人口”,可没有他们,很多人住医院就没有人照顾,人怎么能分高低贵贱呢!

  这位同志还和我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他在家里摔断了腿,不是先告诉妻子,也没有先告诉同事和下属,而是首先打电话给两位农民工兄弟,是这两位兄弟闻讯立即赶来将其送到医院的。原来,这两位农民工兄弟是以前给他家装修的泥水工,他们说干过那么多活,装修过那么多房子,从来没有获得过尊重,只有在他家里干活才受到了关爱,才感觉到了做人的尊严。于是一个处级干部和一些飘荡在城市的“低duan人口”成了好朋友、好兄弟。

  这只是一个平常的故事,而我却分明被感动了。在这样一个冰冷的时代,它的确带给了我带些许的温暖。

  

  没有这些被叫做“低端duan人口”清洁工、护工、泥水工、搬运工、水电工、维修工、小菜贩……就不会有宽敞的马路,就不会有挺立的高楼,就不会有千家万户的安居乐业,就不会有城市的繁荣、美丽与和谐。

  在这几年的反腐浪潮中,出现过一些地方长达数月没有市长、市委书记的现象,可这些地方天没有塌下来,地也没有陷进去,一切运转正常。不妨假设一下,倘若没有了清洁工、护工、菜贩,不要说几个月,恐怕几天下来一个城市就会乱了套。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低duan人口”其实比“高duan人口”更重要?

  

  我进城已经三十余年,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大概不在某些人划分的“低duan人口”之列,可我始终觉得,我就是“低duan人口”。我曾在《我就是农民》中写过:我流淌的是农民的血液,接受的是农民的思想,养成的是农民的习惯,我怎么能不是农民?我是农民,毫无疑问属于“低duan人口”,但我以此自豪!

  我想问问那些所谓的“高duan人口”,上溯两代三代,有几个的父辈、祖辈不是“低duan人口”?有多少人不是“低duan 人口”的儿子、孙子?

  致敬,和我同类的duan人口

  2017.12.0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