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再论“卤煮火烧”之倒掉

2017-11-23 10:37: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中纪委网站消息,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鲁炜简历  鲁炜,男,汉族,1960年1月生,安徽巢湖人,中共党员。1978年10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高级记者。2000年起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共十八大代表。  1978.07——1978.10 安徽巢县庙岗乡鲁集大队回乡知青; 1978.10——1984.09 安徽巢县小学、中学教师,桂林风动工具厂机械工人、宣传干事(1982.09-1985.08在广西广播电视大学语文专业学习); 1984.09——1991.04 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书记员、干事,广西法制报记者、总编辑助理; 1991.04——1994.06 新华社桂林记者站站长、桂林支社社长; 1994.06——1997.11 新华社广西分社副社长、党组成员; 1997.11——2001.10 新华社广西分社社长、党组书记(1997.09-2001.06在广西大学研究生班学习); 2001.10——2001.11 新华社副秘书长,兼任总经理室总经理; 2001.11——2004.05 新华社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秘书长,兼总经理室总经理、中国经济信息社社长、新闻信息中心主任; 2004.05——2011.03 新华社副社长、党组成员,先后兼任秘书长、经济信息编辑部主任、中经社控股董事长兼总经理、金融信息交易所理事长、中国金融信息大厦有限公司董事长、金融信息交易所理事长、国家金融信息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06.09-09.01在中央党校研究生班学习,06.09-06.11在中央党校省部级进修班学习,08.11-11.07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2011.03——2013.04 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市副市长; 2013.04——2014.05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兼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 2014.05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 2016.06——,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简历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纪委发文评“鲁炜被查”:反腐败斗争一刻不停歇

 

  再论“卤煮火烧”之倒掉

  文/司马南

  果不其然,为卤煮火烧洗地的文字出来了!

  有人拐弯抹角地说,不应该拿那张照片说事,“那只是一张工作照”……

  哈哈,那真的是一张“工作照”吗?

  那是一张“为谁工作”的工作照?

微信图片_20171122143020.jpg

国信办主任鲁炜与网络名人潘石屹、薛蛮子等谈社会责任

国信办主任鲁炜与网络名人潘石屹、薛蛮子等谈社会责任

  工作照干嘛要藏藏掖掖?

  工作照为啥像是之于阿Q的“禿”字,看不得,听不得,影射不得,引申不得,但凡周围有人做出嘴角努起的口型,便“手持钢鞭将你打”。

  工作照为啥禁止在网上流传?

  工作照我转发之后干嘛软硬兼施逼迫我删掉?

  工作照,为啥对我一个转发者施行禁言几个月的处罚?

  工作照为啥老虎屁股摸不得,老虎屁股照不得?

  这么可疑的蹊跷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工作照,那上边的人物拉出来是多么整齐的名单啊!

  有人指责我昨天晚上发的那篇《论卤煮火烧之倒掉》一文“属落井下石”……

  此公大概没听说过什么叫“痛打落水狗”,显然也不理解“除恶务尽”的道理,更没有现代法治意识,不懂得胡同老百姓有议政的权利,很显然,此公更看不出来“树倒猢狲没有散”的态势。

  从昨天晚上我反复粘贴这张照片,总是被禁、被封、被删的具体情势来分析,这碗卤煮火烧的汤汤水水还没有拭干净,仔细看,照片中还有一些网友对其面相不那么熟悉的属于卤煮火烧的团伙成员。

国信办主任鲁炜与网络名人潘石屹、薛蛮子等谈社会责任

薛蛮子转发潘石屹微博

  人们不免好奇,现在为卤煮火烧洗地的是什么人?

  一言以蔽之,无非受益、幼稚、好狠斗勇。

  一则受益者,没有卤煮火烧,便没有他在网上网下的风云叱咤,故而感恩戴德,大哥挨刀,起而吠吠。

  二则幼稚者,所谓老好人,他们毫无政治立场,喜欢扮演慈悲,对任何一个被拿下的贪官,尽可如此哀怜。

  三则不识时务的好狠斗勇者,类似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东南亚丛林里那几个哇里哇啦的鬼子誓死不缴枪,留下几个卡通造型而已……

  此前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围绕中国根本制度的政治交锋、思想交锋、舆论交锋几乎白热化,体制内的某些人与那些撞墙沉船者暗通款曲,施以必要策应,这些人脚踏两条船监守自盗,自以为聪明,自以为得计,他们忘记了中国共产党有自我革新的能力,忘记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有人在微信里对我的表达方式表示愤愤,他们甚至用“猖狂”的字眼儿来形容昨天晚上我写的那篇《论卤煮火烧倒掉》……

  这不是什么猖狂,而是自信是自豪,是看着一支队伍打靶归来情不自禁拍起了巴掌,是北京东城区胡同大爷对于我们党清除腐败斗争成果,并将继续扩大成果的由衷赞许。

  系在团团伙伙复杂网络当中的人总喜欢放大一些蛛丝马迹,由此判断自己是福是祸,这与在雍和宫门口向那些摆摊儿的卦主求卜有甚区别?

  正告因为听到爆炸性消息,昨天夜里没有睡好觉的先生们,看你们一张张铁青的脸,关于你们的故事走向,确切权威的消息不妨透露些与你们。

  还记得某同志在参加十九大贵州省代表团讨论时说过的话吗?——“在全面从严治党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有差不多了,该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不能有打好一仗就一劳永逸的想法,不能有初见成效就见好就收的想法。”在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这位同志再次强调“将继续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

  也有人讲起昨晚落马这只老虎的好话,说他“无论如何算一个开明绅士”。

  我又要呵呵了。

  当年那些开明绅士,是些道德操守高尚,民族自尊极强的绅士,而今天在意识形态舆论场当中扮演开明绅士的体制内人士则是彻头彻尾的“两面人”。他们习惯于在体制内主席台上慷慨激昂套话连篇,私下里见到公知头面人物则满脸堆笑姿态降低,瞄着公知头面人物身后的背景饰演中国共产党与公知群体的调停者,这种两头押宝的“开明绅士”还是不要的好。

  19大之后,反腐利剑射向此类“开明绅士”,意在建设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这是党中央坚定不移的决心。为卤煮火烧洗地的先生们连条微博都不敢发,躲在朋友圈里边发发牢骚,我把它理解为“恨到牙根儿的呻吟”。

  中午吃西红柿面,老婆提醒:“出锅以后加一点蒜末,味道会更好”。

  从昨晚迄今刷屏的情况看,卤煮火烧也是可以加蒜末的,卤煮火烧本身就是一道蒜末。

  (2017年11月22日上午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