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振聋发聩发人深省的对话

2017-11-19 08:19: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微信图片_20171118213133.jpg

  昨晚,陪母亲看电视剧《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剧中的一些对话不仅深深打动了我,也引起了我诸多的遐想与深沉的思考。顽石将这部分对话的内容抄录到这里,并附上我的若干感慨(不敢展开写),以期引发更多的共鸣。

微信图片_20171118213144.jpg

  对话背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老区汾西县委县政府为解决全县严重缺水的问题,决定在温榆河拦河修筑人民水库,总工程师许工在实地考察和设计过程中发现搬开龙王岭修水库的难度太大,于是向指挥部提出打通隧道修渠引水的更为可行的方案,由此引起风波,县、地、省主要领导均牵涉其中。

  第一次会议,地点:汾西人民水库建设工程指挥部;参与的主要领导:地区主管农业水利的副专员曲文、县委书记兼人民水库工程指挥长陈杰、县长史丰、县里领导(具体职务我没搞清楚)楚东及有关专家。

  陈杰:咱们真要是搬走这座龙王岭(修水库),这土石方量,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就是让全县的老百姓都过来干,三十年咱们也干不完。更何况人这么多,根本没有办法组织施工,看来许工说的那个方案是有道理的。按他的思路,我们在山里打出一条隧道,修渠引水,虽然在技术上难度不小,但实际上要可行得多,而且我们最少可以节约百分之七十的成本。

  楚东:陈书记,我觉得这件事我们还是要慎重。这是今天收到的报纸,省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表扬咱们汾西人民搬走龙王岭的勇气呢。你们看一下。(传递报纸)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篇评论员文章,可是大有来头的。就算不是省委书记亲笔写的,起码也是他亲自审定的稿子,体现他的思想。

  陈杰:楚东同志,你到底是在领导身边做过事的同志啊,领会上级的精神就是快。

  楚东:以前在吴书记身边确实学习了不少东西。曲副专员,陈书记,现在全省上下都知道,我们立过誓要搬走龙王岭了,这一下子要是突然不搬了,改成挖洞修渠,可怎么向省委领导交待啊!怎么向山西人民交待啊!

  陈志:你要搞清楚,今天我们修水库,是为了浇灌汾西的土地,而不是拿搬走一座大山来做一场政治表演。

  陈志:这搬走龙王岭修建大水库的口号可是你陈书记第一个喊出来的啊!

  陈志:没错,是我第一个喊出来的。可那时候是刚有修水库的想法,当时是不了解水利建设的规律。但现在我们初步认识到了一些规律,那就应该从实际出发,及时纠正错误!

  楚东:曲副专员,你该表个态啊,这把搬山改成修渠,地委吴书记那边也不好交待啊!实话跟你说吧,他已经给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的老战友打过招呼了,人家都安排好了,等明年一开工,人家就派人过来,拍咱们汾西人民搬走龙王岭的纪录片呢。

  史丰:(拍案而起)省报没法交待,纪录片厂没法交待,省委书记没法交待,我们自己的面子没法交待,都想到了,怎么就没有想想,我们干劳民伤财的事儿,怎么向老百姓交待呢!

  楚东:我们只是在算经济账,更应该算政治账。

  曲文:这件事我来表个态吧,我同意陈志同志的意见。由我执笔,向地委起草一份正式的报告,提出改搬山为修渠的建议。

微信图片_20171118213149.jpg

  第二次会议,地点:汾西人民水库建设工程指挥部;参与人员:副省长雷均、地委书记吴捷、行署专员梁强、副专员曲文与汾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

  吴捷:你们工程指挥部的报告送上来后,我们转呈了省委,省上很重视,专门派雷副省长下来现场办公,了解情况。我先代表地委表个态,在怎么引温榆河水的问题上,我们要先算政治账!大家想一想,现在全省有多少地方在修水库,为什么省委第一书记,单单对我们修的人民水库这么重视呢?他不仅给我打过三次电话,而且还亲自给省报撰写评论员文章。同志们,难道领导同志的眼里,仅仅是一座人民水库吗?不!他是要以人民水库的建设做榜样,激励全省人民的建设热情!现在,全省都在学我们汾西,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提出不搬走龙王岭了,那会是什么后果?这不仅会影响我们党的形象,而且还会损害上级领导的威信!我的同志们啊,这些你们都想过没有?

  梁强:陈志同志,你是指挥长,谈谈你的想法。

  陈志:我今天想谈谈感受。我们革命是为什么?是为了上级领导的威信吗?我认为不是。我们革命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人民服务!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人民的利益都高于一切!搬走龙王岭的口号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这个政治责任是该由我来负,组织上可以撤我的职,但我还是要恳请上级领导,从实际出发,把搬山的方案改为引渠。

  吴捷:陈志同志,该方案这不仅仅是损害上级领导的威信。第一书记,那是我们省委带头人,损害了他的威信,实际上就是损害了我们党的威信。损害了党的威信,那是撤掉你一个县委书记能挽回来的吗?

  曲文:吴捷同志,我有些不同的观点。省委第一书记的威信不能和党的威信画上等号,违背人民的利益才是真正对党的威信的损害。

  吴捷:曲文同志,你这个同志以前是很讲原则的,今天怎么说出这种不讲原则的话来?

  曲文:在座的有很多都是我的老领导,我对原则的认识也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过去,我一直认为,上级领导的指示就是原则,现在我觉得,真理才是最大的原则啊!

  吴捷:曲文同志,你变了,你变得越来越没有党性了!

  梁强:吴捷同志,你这是什么道理?跟你的意见保持一致就是有党性,跟你的意见不一致就是没有党性,你到底是共产党的地委书记还是土皇帝?

  ……

  雷均:下面我说几句。今天的争论,对我个人触动很大,党和人民的关系在过去的战争年代没有疑义,是鱼水关系,没有老百姓的支持,我们打不走日本帝国主义,打不倒国民党反动派,那么现在,为什么在人民利益和所谓党的威信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有些同志脑子里就打起了小九九呢?我认为,是因为我们的地位变了,我们成了执政党,手中有权了。那么共产党成了执政党以后如何处理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呢?这个问题我和第一书记(省委)交流过,实际上,答案早就在我们的党章里了,为人民服务是我们根本的宗旨。为人民服务,不应该成为一句口号,而是应该成为浸透在我们共产党人血液里的东西!刚才有同志提到党性问题,我在这里说一句,坚持党的人民性就是最大的党性!我们共产党没有自己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就是我们最大的利益!工程指挥部的报告,省委做了研究,第一书记坚决支持你们的意见,改搬走龙王岭为打隧道修渠引水。另外,第一书记还让我给你们带来两句话,一切为人民着想!一切从实际出发!

微信图片_20171118213154.jpg

  顽石的感触:

  1、我觉得上述对话从一个侧面真实反映了新中国前一个阶段干部队伍的整体面貌,以陈志为代表的大多数领导干部牢记党的宗旨,坚守理想信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实事求是,知错就改,他们是那个时代干部的主流,陈永贵、焦裕禄、张钦礼、杨贵这些干部就是陈志的原型。

  2、像吴捷、楚东这样不从实际出发、不从人民利益出发而只顾揣摩上级领导意图的干部的确是存在的,虽然数量不大,但造成的危害是严重的,李井泉、吴芝圃之类的干部就是这样的典型。可以肯定的是,在那个时代,这样的干部还只是少数。

  3、剧中的会议情况反映出,那个年代,政治生态是健康的,党内生活是正常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常态化的,不是一言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与会者开口闭口“领导英明”,不是谁的职务高就由谁一锤定音。

  4、话剧《从湘江到遵义》的尾声中,牺牲的红军返回人间,对他们用生命换来的今天大声发问:

  ……我们仍在牵挂,我们流血牺牲建立的新中国。

  在那儿,

  我们当年的那些梦想实现了吗?

  人民当家做主了吗?

  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了吗?

  还有贪官污吏吗?

  还有人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吗?

  我们还被外国人欺侮吗?

  中国人真正地站起来了吗?!

  我们的党还记得我们对人民的承诺吗?

  还有人像我们一样,愿意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吗?

  ……

  我觉得《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中的有关“党的威信”、“原则”、“党性”与“人民利益”的这些对话同《从湘江到遵义》结尾的“红军之问”一样穿越时空,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5、“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人民的利益都高于一切!”

  “违背人民的利益才是真正对党的威信的损害。”

  “真理才是最大的原则啊!”

  “跟你的意见保持一致就是有党性,跟你的意见不一致就是没有党性,你到底是共产党的地委(此处略去地委更好)书记还是土皇帝?”

  “为人民服务,不应该成为一句口号,而是应该成为浸透在我们共产党人血液里的东西!”

  “坚持党的人民性就是最大的党性!我们共产党没有自己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就是我们最大的利益!”

  “一切为人民着想!一切从实际出发!”

  相信有不少观众能从这些对话中看出该剧编导的良苦用心。毫无疑问,这些对话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刻的警示作用!(此处省略205字)

  2017.11.1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