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俄罗斯——俄罗斯纪行之五

2017-11-17 09:51:2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1991年算起,苏联解体已经26年了。在苏联历史上,26年是个什么概念呢?

  以1917年十月革命为起点,26年后刚好是1943年。这时苏联已经锁定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局,德国陆军元帅保卢斯已决定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曙光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

  

 

  其实,从综合国力的角度来看,1941年希特勒决策进攻苏联,纯属不知死活。

  到1938年,苏联在斯大林的领导下,经过两个五年计划的努力,已经一跃而为欧洲头号工业强国,各方面的工业指标都超越了德国。苏联生产的T-34坦克,德军的反坦克炮居然无法击穿其装甲。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苏联成了和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地球上出现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这是俄罗斯历史上从来没有达到过的高度,也是俄罗斯民族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荣耀。

  而在俄罗斯已经搞了26年资本主义的今天,俄罗斯的经济则从苏联时代的最高五倍于中国,萎缩至中国的1/10,人均工资也第一次低于中国。

  尽管普京总统精明强干,但俄罗斯的腐败和官僚主义,仍甚于中国。

  网上流传一句据说是普京总统的承诺:“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俄罗斯!”

  这句话如果真的是普京所说,则等于放了空炮——17年过去了,强大俄罗斯连影子也没有。

  

 

  这并非普京的能力不行,普京是非常杰出的政治家,但问题是形势比人强。

  事实上,时间距离苏联越远,俄罗斯就越弱。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俄罗斯,舍此别无出路。

  

 

  从文化的角度看,由于没有“相信集体力量”这一文化传统的支持,在中国搞社会主义远比俄罗斯更困难。

  我们只要看看五、六十年代关于农村集体化问题爆发的党内争论,就知道“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农意识积淀在党内有多么深厚。

  

 

  毛泽东主席要说服的,首先不是农民(他们由于跟着共产党翻身得解放的积极经验,反而愿意跟着党走社会主义道路),而是党内的战友和精英。

  这个问题几经反复,终于在毛泽东主席这位不世出的伟人去世之后,以小岗村道路占据上风而告结束,酿成今天仍然无解的三农问题,以及无法消除的城乡差距问题。

  

 

  中国和俄罗斯的不同在于,如果说俄罗斯人是不适合搞市场经济的话,那么中国则是容易把市场经济搞到极端,出现“恶性资本主义”和“金瓶梅世界”,所以连孙中山先生都提“节制资本”。

  比如,今天“房霸”对住房的垄断,其恶劣程度有甚于王朝末期的土地兼并,其对底层青年的挤压,有甚于黄世仁对杨白劳、喜儿和大春的挤压。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土地食利,也同样窒息了经济活力。

  

 

  中国不搞社会主义,就不能摆脱周期律,更谈不上实现工业化了,也不能建立更加平等、更加人道的社会——毛主席言简意赅的名言“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讲的。

  中国和俄罗斯,都需要走社会主义道路。

  这两个大国的选择,不仅将决定各自的命运,也将决定人类的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