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罗援:烈士纪念日,我们应该纪念什么?

2017-10-03 16:13:12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罗援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第四个烈士纪念日,当我们在烈士纪念碑前肃立默哀时,我们曾想过,我们应该纪念什么?我们应该学习什么?

  近代以来,一批又一批的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用他们的生命捍卫了民族的尊严,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上空飘荡着南京保卫战4304名烈士的英灵;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的英烈谱上记载着183108名志愿军烈士的英名……据不完全统计,约有2000万名烈士为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英勇牺牲,他们的名字已经很难再一一具体再现了,但他们的英雄事迹则以艺术的形式永恒地镌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上。他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死亡来得太突然,太悲壮,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没有来得及给我们留下遗言就匆匆离去,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喊出了时代的最强音。

  李大钊生前书写过“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著名对联。这幅对联,是他光辉一生的真实写照。为了追求革命真理、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李大钊同志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说过:“牺牲永是成功的代价”,“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正因为有这样的境界,当面对生与死考验的时候,他从容地选择了为他认定的主义和事业献出生命。

  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明明知道自己在执行绝命后卫任务时,发出了“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并以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誓言。

  当意志动摇者劝降已经处于弹尽粮绝的杨靖宇将军时,他掷地有声地说,“我们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北伐名将叶挺在皖南事变中被俘。蒋介石曾亲自劝降叶挺,“如果你能绝对地服从我,你一定能够成功。否则,你就算完了。你好好想想再答复我”。没等蒋介石离开一个小时,就得到了叶挺的答复,“我不能这样做,请枪毙我吧”。 在囚室中叶挺写过这样的诗句:“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也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方志敏在临刑前,大义凛然地说:“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丝毫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

  赵一曼在临刑前写给儿子的信中这样殷殷嘱托:“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中国远征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在同古保卫战开始前,致信夫人王荷馨,“现孤军奋斗,决心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他带头立下遗嘱:只要还有一兵一卒,亦需坚守到底。如本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参谋长战死,以某某团长代之。全师各级指挥官纷纷效仿,誓与同古共存亡。

  抗日名将吉鸿昌走上刑场前,在给妻子的遗书中写道:“夫今死矣!是为时代而牺牲。人终有死,我死您也不必过伤悲,因还有儿女得您照应。”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吉鸿昌临刑前留下的话语,振聋发聩!

  抗战名将张自忠在大战危急关头给将士们写下了鼓舞士气的抗战书信: “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要再来碰一下钉子。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1940年3月,打入到国民党军统特务组织的张露萍等七名中共地下党员被捕,在通向刑场的路上,他们高唱《国际歌》,悲壮激越的歌声表达了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大无畏气概。刑场上,张露萍和战友们用尽全身的最后力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党情工人员谢士炎曾任国民党保定绥靖公署少将处长,1947年不幸被捕,无论国民党当局怎样威逼利诱,甚至声称只要他退出共产党就能官复原职,但都不能使他有丝毫动摇。1948年11月,英勇就义前,他与朱建国、石淳、丁行、赵良璋等四位我党情工人员昂首阔步地走向刑场。刽子手吼叫着:"死囚们跪下来!"年仅26岁的赵良璋转身回头,怒目圆睁,狠狠啐了他一口,厉声骂道:"混蛋东西!要我们跪下,没那么容易!"谢士炎高声冷笑,说:"我们从来没有跪过,死,也要站着死!"5个人互相鼓舞,谁也没有跪下。谢士炎又对战友们说:"来,同志们,我们呼口号!"他一边说,一边举起右臂,手铐叮当作响,"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反动派!""新中国万岁!"这悲壮的呐喊声,既像火山爆发,又像夏日的惊雷,回荡在刑场上空……枪声响起,五位英雄倒下了。事后,人们在谢士炎将军的裤袋里,发现了一首血迹斑斑的遗诗,这是他临刑前写的:"人生自古谁无死,况复男儿失意时。多少头颅多少血,续成民主自由诗。"

  1948年5月25日,在解放隆化县的战斗中,因部队受阻于敌军的桥型暗堡,董存瑞毅然抱起炸药包冲向敌阵,因身边无处安放炸药包,紧急时刻,他用自己的身体充当支架——手托炸药包,舍身炸碉堡,牺牲前高呼:“为了新中国,冲啊!”

  如今,新中国马上就要迎来第六十八个生日了,中华民族已经站起来了,富起来了,即将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在我们举国欢庆的时候,我们可曾想起了他们?可曾想起了他们留给我们的遗言?可曾想起了他们留给我们的精神?“爱国”、“忠诚”、“无畏”、“献身”,这八个字无疑应该是我们今天最应该唱响的八个红色音符。

  先烈回首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

  写于2017年9月30日第四个烈士纪念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