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邋遢道人:事业变产业

2017-10-02 23:16:54  来源:微信“邋遢道人”  作者:邋遢道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今中国,改革这个词具备“政治正确”的特性。啥事儿只要冠以“改革”基本就可以畅通无阻,就算有些意见也不好说什么。甚至“不怕改革犯错误,就怕不改革”等连逻辑都不讲的话都能堂而皇之讲出来,大家也只能干瞪眼。

  贫道非常支持改革,但是希望这项活动是把不顺应历史潮流、不符合现代化方向的东西给改掉,换成符合历史潮流、符合现代化方向的东西。改革不能把原来已经顺应了历史潮流,符合现代化方向的东西给改掉,换成逆历史潮流,反现代化方向的东西。贫道以为,前一种活动叫改革,后一种活动无论打什么旗号都可以,但如果也叫改革,就有些不妥。说得好听点,这种活动叫“倒退”。说的难听点,这种活动叫“反动”。

  贫道觉得,目前把很多事业活动改为产业活动,很多事业单位改为企业单位,甚至基本通过否定事业单位从而否定“事业活动”的正当性,就属于后一种“改革”。

  广义的事业是指不以盈利为目的,由国家或其他公共机构支付费用的,对社会生活有影响的经常活动。施行这些活动的单位叫事业单位。事业活动的对立面是产业活动或者叫经济活动。产业活动是通过盈利维持一种对社会发展有影响的活动,实施这些活动的叫企业。事业活动主要在教育、医疗卫生、公共体育、文化等部门,产业活动集中在经济领域。当然,教育、医疗卫生、公共体育和文化等既可以用事业方式(不盈利)进行,也可以让私人机构以盈利方式进行。

  从人类发展历史看,教育、医疗卫生、公共体育和文化等部门有逐步从由私人机构以盈利方式进行,转变为由政府和其他机构(如教会、行业协会等)出资以非盈利方式进行。这是个历史潮流。

  当然,即使人类早期,有些国家的一些部门也是以非盈利的方式完成的。我们先看看西方。

  雅典的文艺、教育和公共体育属于事业活动。雅典每年要创作并演出18部悲剧和12部喜剧。这些戏既是文化娱乐,也属于“国民精神教育”。因此全体公民都要观看。编写剧本和组织剧团包括演出是雅典的富商们出资搞的,有意思的是,观众来看戏不仅不要钱,还给发钱!也就是说,雅典这方面的教育和文艺属于事业性质而非产业行为。富商们这样做是自愿的,也是一种义务:雅典是个帝国,靠称霸地中海的无敌舰队维持一个环地中海的霸权贸易体制。帝国商人依靠这个霸权体制赚足了钱,维护这个帝国精神体系自然非他们莫属。

  同时,整个希腊城邦国家的公共体育当时也是事业活动——因为体育与身体强健以及作战是高度相关的。这一点斯巴达最典型。

  罗马时期最主要的娱乐活动——角斗——属于事业部门。虽然角斗学校等是私人的,盈利的,但是公民观看演出是免费的:凯撒出钱。有人说公民泡澡也是免费的。罗马公民不参加劳动,公民的义务是锻炼身体准备并实际参加对帝国周边部族的武力征服和镇压反抗。战争带来的财富总不能都是凯撒的吧!

  到了中世纪,西方在文化和教育方面非常落后,这些野蛮人甚至谈不上有什么教育和文艺——不要说农奴了,相当多的贵族都不识字,识字主要是教会的事儿。实际上,中世纪西方的教育是免费的——由教会办的修道院对修道士免费教育。

  这里必须说说医疗,因为医疗实际是所有“事业”中最重要的一个。在农业时期,一个人可以不识字不锻炼身体,但保不住不害病。所谓医疗事业,应该是对大多数穷人而言的事情。贵族等不存在什么问题。那么,占中世纪欧洲各国人口绝大部分的农奴是怎么看病呢?中世纪欧洲的基本社会单位是庄园,每个庄园大约近千亩到数千亩土地,有几百到上千农奴。一个贵族领有庄园数量不等。庄园由有经验的管家团队管理,庄园内几乎包含了当时的各个行业,万事不求人。庄园经济严格讲属于计划经济,管磨坊的农奴家、铁匠家、种田农民之间肯定需要交换产品,但中世纪西方的货币是贵金属——金币,根本没有咱们的铜钱,大多数农民一辈子没见过金币。也就是产品和服务不能按商品交换。农户之间的产品和服务只能由管家调配。因此,贫道估计庄园应该也有医生——哪怕是个巫医,但医疗应该是免费。

  为什么呢?道理是:都说农奴相当于庄园主的牲口,但是谁家的驴子害病死了对主人来讲都是个损失。驴子和农奴都是财富,财富无论死的活的是人是畜生都不能损失。不能让农奴轻易死掉——尤其在瘟疫来临时——肯定是个原则性问题。当然,中世纪的城市有医生收费看病。但我们讨论的是大多数人:农业时期80%以上人口在农村。

  这样看,西方国家即使在农业社会时期在医疗、教育、体育、文化等方面都按事业活动组织过。虽然在城市有有盈利为目的的机构为市民提供收费服务,但大量的非盈利的服务确实存在过。

  再看看中国。首先大家需要了解贫道的一个基本判断:古代中国是发育完善的市场经济,西方同期是“非市场经济”。这个判断在贫道论述很多问题时都要用到,但论述起来必须专门写一篇文章甚至是本书。这里给出几个逻辑支点吧:

  市场经济中生产资料必须能自由交换,中国从战国时期土地就自由买卖,西方土地直到殖民后期才能自由买卖。中国的农民是自由身份,西方一直到殖民后期才是。

  西方基本社会单位:庄园内部是自给自足不进行商品交易的。中国小农离开市场交换不能生存。因此中国有贱金属货币可以完成生活品的交易而西方缺少这种货币,相关交易活动也很少。

  中国一直是个使用相同度量衡的统一的大市场。西方一直到十七八世纪还是数百上千个类似邦国的割据状态。

  一个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和劳动力都是由市场配置的经济当然是市场经济。一个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和劳动力都要由人来配置的经济当然是非市场经济(叫什么贫道不好定义,但肯定不能叫市场经济)

  那么中国怎么样呢?显然,在整个农业时期,中国无论教育、医疗还是文化文艺都是产业化的,都是盈利的,都是私人性质,国家基本不管的。

  大家都会有印象,孔子是个大教育家,但是要收费的。教师是个职业,学生给老师的学费叫“束脩”。《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这说明早在孔子的时候,就有送“束脩”投师的礼俗了。一直到明清时期,无论私塾还是高级的“书院”,学费都是要交的。

  中国古代医生也是收费的,看病是要钱的。开始的医生都是游医——到处跑着看病,华佗扁鹊就到处跑着看病、收费。张仲景首创“坐堂看病”——他是个地方大官,总不能乱跑看病。有医院,有药铺,跟现在一样。

  也就是说,古代时期经济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国家,很少把教育、医疗等当做事业来做,都是按产业来做的。这些部门都是私人机构以盈利方式提供服务的。

  十八世纪末,西方市场经济成分越来越多,大量手工作坊开始出现,大量农民进入城市,这个变化让新的,现代医疗卫生事业开始出现。

  关于现代事业活动的发生发展情况要花更长篇幅,今天就先写到这里把。否则一次看完也太费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