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法天就司马南“三天教授”事件发文:请人大校友不要动不动就代表我

2017-06-26 17:44:56  来源: 微信“天下说法”   作者:吴法天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大校友”这个词,跟“小姐”一样被玩坏了,搞得我在朋友圈都不敢说自己是人大校友。

  首先出名的是“88级校友”,在去年的雷洋案中。雷洋的意外死亡(这也是人大校友自己的声明中承认的),未免让人感到难过心痛。但雷洋的这些师兄们说因为他是人大硕士,是青年才俊,所以不可能去嫖娼。这个逻辑就有问题了。雷洋有没有去嫖娼,是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依靠的是证据,跟他是不是青年才俊真没关系。比他学历高、地位高的人嫖娼被抓,也不会让人意外。“初为人父”就不会嫖娼吗?“接机途中”就不可能去嫖娼吗?声明中口口声声说“意外身亡过程,已经不像意外”,“未经审判也不应该就地处决”,“以城市中产阶级为对象的随机狩猎恶行”,已经是字字诛心!一封破绽百出的声明,怎么会变成义正言辞的“檄文”?在不了解事实真相之前恶意揣测,不用证据说话,事后不认错,何以对得起人大校训“实事求是”? 

  然后就是前几天的司马南被人大继续教育学院聘为兼职教授,有人大校友发公开信,说只要司马南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一天,就不踏进海淀路39号,就绝不参加学校官方举办的任何活动,就绝不向人大捐一分钱。正好有一位人大校友给人大捐了三个亿,看来最后一句话挺狠的,那个学院考虑之后,以“程序瑕疵”为由收回了聘书。我仿佛看到一个小孩躺在地上哭闹,说如果妈妈去抱一下邻居家的孩子,他就绝食。“人大校友”的理由是,司马南是五毛,是他们这些人讨厌的人,宁可叫苍井空为“老师”,也不能让司马南当人大兼职教授,尽管聘请他的只是继续教育学院,只是兼职教授。司马南在包括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西安交大在内的十余所大学都担任过兼职教授、客座教授或兼职研究员,从未见什么“北大校友”、“法大校友”怼,唯独又是“人大校友”独占鳌头,撒娇成功。

  司马南何许人?一个自称“胡同大爷”的民间独立学者,资深媒体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曾因揭露伪气功而名震江湖,获得过“中国首届十大青年新锐人物”、“全国首届反伪科学特别贡献奖”、“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改革开放30年接触社会人物”提名,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50人”之一。近年来因维护中国特色政治制度、抨击西方价值观而遭公知忌恨。著有《民主胡同》等著作。自始至终我跟司马南走得比较近,因为我们虽然在某些问题上观点不同,但都认可民主法治,认同国家利益,而且都力求理性的辩论。他一直被人骂为“毛左”,造谣他“移民美国”,“练神功”,一直被他的敌人妖魔化,尤其是被海外轮子网站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他却乐呵呵地,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司马南的楷书写得极好,如果人大继续教育学院聘请他做书法老师,我认为是完全合格的。

  上图为司马南书法作品

  可是,这些自称“人大校友”的网友,根本就没有兼容并包的理念。若公开辩论,司马南极少有对手,其口才可以秒杀绝大多数人大校友。但没有人愿意跟他公开辩论,他们选择的是写大字报,抹黑、污蔑,贴标签。那封公开信的水平,跟司马南的回应,放到一起对比,就高下立判。如果你们的价值观不同,意见不同,没有人强迫你接受,这本来就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只要不是反人类反社会,我们难道连起码的包容心都没有吗?当年北大之所以是“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典范,因为蔡元培认为“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络众家’之学府也”,“各国大学,哲学之唯心论与唯物论,文学、美术之理想派与现实派,计学之干涉论与放任论,伦理学之动机论与功利论,宇宙论之乐天观与厌世观,常樊然并峙于其中,此思想自由之通则,而大学之所以为大也。”反讽的是,现在的自由派连一个世纪前的胸襟也没有!

  司马南有没有资格在人大继续教育学院当兼职教授教书法,应该是经过专业方面的考察的,是否合格,似乎也应有听他的课的学生说了算。如果他胸无点墨,草包一个,自然不会被学生所接受,关于他的不学无术会很快传播开来,互联网时代想藏都藏不住,到时候再解聘他,你们再羞辱他也不迟。如果他完全胜任该职位,而所谓的“人大校友”仅仅以他的观点是政治保守派,与自己的自由派不符,就肆意贬低他人人格,把什么“不踏入人大”、“不给人大捐款”作为撒娇的理由,岂不是让世人笑话我人大无人?不管是88级的校友,还是公开责难司马南的校友,其实在人大校友中只占极少部分,人数上不足百分之一,为何有权代表甚至绑架绝大多数校友呢?你,凭什么代表我呢?

  更为可笑的是,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大学,一向被认为是官方大学中政治色彩最浓重的,结果一位因为拥护共产党的政治体制的学者,被某些校友认为是“五毛”(在网络语境下指的是支持政府者),学校因为顾忌某些片面而网络言论,发了聘书又撤,朝令夕改,出尔反尔。大学的兼容并包抛开不谈,独立性又何在?如果没有所谓的“人大校友”公开呛声,那是否就不会找个借口收回聘书?如果又有更多的校友支持学校发聘书,支持司马南,那是否又要找个借口重新发聘书?那些人大校友说苍井空“老师”都比司马南值得尊重,那人大是否考虑这些人的“民意”,聘日本女优苍井空为人大的生活指导老师呢?聘与不聘如同过家家,这还是我们求学时热爱的人大吗?校门口大石头上的“实事求是”四字是否还在?

  请网上的“人大校友”不要动不动就代表我,管你以后是捐几个亿。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2002级博士生,2004年中国人民大学吴玉章奖学金获得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