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发“三天教授”感言:我们这代人接受毛主席思想的熏陶

2017-06-26 15:38:39  来源: 微信“新世纪评论”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天教授”感言

  司马南

  问:您与姜昆等受聘人民大学,又因“程序瑕疵”被撤销特聘教授……现在心情怎么样?

  司:还好。

  问:姜昆的心情也还好吗?

  司: 我不能替他回答。

  问:姜昆等受了你连累,是不是?

  司:不知道。

  问: 心情还好!真的吗?很多人在网上幸灾乐祸笑话你呢!

  司:幸灾乐祸?何“灾祸”之有?收获意外礼物,高兴还来不及呢!

  6月22我过生日,与姜昆等名家受聘中国画研究院, 这不是意外礼物吗?

  问: 可校方声明, 由于“程序瑕疵”,特聘教授的聘书全部收回,重新审查……

  司:既然存有“程序瑕疵”, 理当收回“重审”.

  生日蛋糕一会儿就吃完了,一个礼物让你高兴三天,不是已经很好了吗?让你干15年又怎么样呢,刘总教头的任命, 不也被认为是“程序瑕疵”么?

  “三天教授”, 媒体狂欢,多大面子多大福报啊,我何德何能, 如何不受宠若惊?老朋友受聘媒大也没这动静,徐悲鸿当年受聘北大也没这么轰动。我准备请篆刻家汪沼刻枚“三天教授”闲章以志纪念。

  当日著文《如何过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不期一言成谶. https://www.meipian.cn/mlo15l8

  我是不是有特异功能啊?现在特异功能借着量子纠缠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问:果然达观幽默,可更多人仍希望了解事实,介绍一下真实背景好不好?

  司: 凡举天下事,厘清背景难.每天早课写小楷, 这是几十年的爱好了,微博微信晒出来与同道切磋,引发业内人士关注,人大老师发现我喜欢写字……于是有了这个特别生日礼物。所谓特聘教授,实是非学历教育的书法兼课老师而已。收回聘书,估计是发现我写得不够好,找写得好的人替代了我.……

  问:别绕弯子打哑谜了 ,听说人大校友以不再捐款抗议, 导致事情逆转……你认识新闻系七八级的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吗?

  司: 前两人认识,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后二人不认识。

  问:认识新闻系七八级的胡xx吗?

  司:……那是一个我做梦都在研究的迷一样的女人。

  问:现在咱们总可以谈谈背景了吧?

  司:……今天雨挺大啊!

  问:为什么不正面回答?

  司: ……“先挣一个亿”什么意思?

  问:  ……好吧, 换一个问题, 以后,还会和人大打交道吗?

  司: 会吧.

  问: 有什么打算?

  司:与隔壁王奶奶到中国画研究院求学,她画牡丹花,我写黄庭经, 毕业之后争取担任“特聘助教”……

  问: 又绕回来了……会不会有点儿别扭?

  司: 60多岁老头,没几天得瑟了, 有啥别扭的。心眼儿忒小,玩味焦虑,夜里不睡, 见谁不顺眼都想摁倒……我不是那样的人。

  问:你是说……

  司: 我只说自己, 吃得香,睡得着, 很知足,过个生日人家还送我三天特聘教授头衔,这日子好得不行不行的,美得不丢不丢的……

  问: 网上嘲笑你没资格当教授,你不生气吧……

  司: 没资格,还生什么气呀!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特聘教授需要什么资格还真不清楚。

  依稀我有过资格的,后来资格给弄没了,不知被谁偷走了,抑或是丢哪儿了……

  30多年前(1982年)我开始在大学里教书, 20年前,担任过包括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西安交大在内的十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兼职教授,还有兼职、客座研究员……人间最是留不住, 将军白头,美人迟暮啊……

  问: “要么大奸臣,要么真名士”,有人这么说你, 这样被涮、被打脸, 内心深处没有恨意吗?

  司: 有呀,咋能没有呢?酸酸的痒痒的, 辣椒油滴溅到眼睛里的小恨意,不时从心里泛出。

  研究院成立那天,一拨拨水灵灵的姑娘挽着胳膊亲热跟我合影,如果审查不过,“三天教授”成真,如果姑娘们不再搭理我了……要是你,你不恨啊?这里面有不少那天花枝招展的照片https://www.meipian.cn/mlo15l8

  不过这遂了隔壁王奶奶的心愿,哈哈哈哈……

  问:还笑得出来!

  “假装在中N海议政, 不甘心当一个好老百姓”,听到过这种讥讽你的说法吧?

  司: “胡同议政”不行?阿Q不能革命? 只有当了政协委员才能议政?议政是少数人的资格和权利吗?

  我们这代人接受毛主席思想熏陶,关心国家大事,放眼世界风云,习惯了, 故而心胸开阔,不像有些人心里只装着自己的面子,偏走死胡同。

  问: 有些人指责你人格卑劣,不佩当教授, 说你宣称“骂美国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 自己家人移民……是拿着绿卡的五毛……

  司:不知道这辈子要更正、辟谣多少遍。

  我从来没说过这样可笑的冒傻气的话,尽是别人编造栽到我头上来的.

  本人及家人,

  没有人移民,

  没有人持有绿卡,

  没有人定居海外,

  没有人在国外工作

  ……

  多年枉担“五毛”虚名,我一毛不毛。以車仑子为代表的类媒体及某些好事者, 喜欢造谣传谣,他们的政治定力再坚定,传播的力度再劲爆,俘获再多的好事者,谣言终究不是事实。

  问: 说到底,是有人不接受你的立场。

  司: 给张勋磕头,梳着大辫子的辜鸿铭,蔡元培照样聘他做教授, 兼收并蓄,学术自由,那会儿还有些实在内容的。

  问:能不能就此多说几句?

  司:  罢了……

  (本文系某媒小编擅自采访,领导未准发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