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全球化乃梦幻泡影,中国不可见猎心喜

2017-06-14 10:32:17  来源: 微信“草野思想库”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u=4163802777,2134037917&fm=26&gp=0.jpg

  特朗普执掌美国后,国际形势变化多端,其中一个突出变化,就是所谓的“全球化”遭遇到空前危机,因为据说特朗普的美国要退出“全球化”,甚至要反“全球化”了。这样一来,曾经甚嚣一时的“全球化”,顷刻间就陷入群龙无首、茫然失措的状态。

  有谁能替代美国,扛旗全球化的大旗?人们纷纷把眼光转向了中国。

  一时间似乎中国已经具有了决定性的影响,甚至有西方媒体酸味十足地说,特朗普简直是中国的代理人,他又把“让中国伟大”的运动推向了新高度。

  这样一种情形,现在已成为摆在中国面前巨大的战略诱惑,相当一些中国人因此而浮想联翩、想入非非。他们设想,在中国的领导下,“人类可望结束过去几百年的零和游戏和丛林法则,一步一步从利益共同体走向责任共同体,再到命运共同体”。

  相比于中国国内一些人的上述骚动,国际上很多方面更是激动得厉害。据报道,很多西方媒体以及学者都在呼吁中国引领新的“全球化”,并带领“全球化”进入新的模式。

  那么,中国的真的能引领新的“全球化”进程,并开启“全球化”的2.0版本吗?

  笔者以为,这是一件很具诱惑力,同时也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对此中国必须十分冷静、高度理性和相当警惕才行。理由如下:

  第一,这有把中国当驴使,给中国上套拉磨之嫌。

  一些中国人总是从正面和积极意义上来诠释“全球化”,似乎这个东西天然就多么美好,意味着进步与未来。事实恰恰相反,自从“全球化”来到世间,它每一次浪潮都伴随着惊人的灾难,都要出现空前残酷的掠夺与杀戮,这一点,甚至连西方政客们自己都不屑于隐瞒。人们都知道,没有殖民时代的那次“全球化”,非洲的黑人不会来到美洲,白人不会扩张到全世界,印第安人不会濒临灭绝;没有资本主义时代的“全球化”,世界不会接连两次发生惨绝人寰的大战,美国不会发展成为空前的世界性霸权,不会在全世界各个角落都部署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大兵;伴随最近这次“全球化”,美国的导弹炸弹正在世界各地炸响,在阿富汗,美国已经投下仅次于原子弹的特大型炸弹,等等。

  这些事实充分地说明,西方集团所主导的“全球化”,并不只是经济“全球化”,他们还要进行政治“全球化”,还要进行文化价值的“全球化”,直至西方势力的彻底“全球化”,说白了,其实就是要实现西方的全球统治。在进行这些方面“全球化”的时候,西方集团历来以武力为支撑,采取一切所能想到的强制手段,包括暗杀、颠覆和侵略战争。但遗憾的是,一些中国人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相反,他们却把“全球化”诠释成为仅仅具有经济意义的“全球化”,而与政治、文化乃至战略毫不相干。一些中国人以为“全球化”只是经济全球化,而西方战略词典里的“全球化”却完全不是这样。

  现在,西方集团推进“全球化”的劲头不足了,美国想要撂挑子不干了,对此,西方的政客们出现了集体性焦虑。但他们同时也深知,继续推进“全球化”是要承担相当经济代价的,而现代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发展,又使他们不愿、也无足够的能力继续承担这样的重担!笔者以为,目前西方媒体有关中国引领新“全球化”的鼓噪,很大程度上就是盯上了中国的钱袋子。

  有人说,“全球化”将给中国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借助“全球化”,中国将走向世界,实现新的经济腾飞。

  客观地说,中国当然需要世界范围的市场与资源。作为继美苏之后又一个崛起的大国,中国不具备它们那种天然资源禀赋,因而必须在全世界范围搜罗自己需要的化石能源与矿物材料,而这种搜罗又不能走当年西方殖民掠夺的路子,而只能通过市场交易来实现,因此,建立与全球各地紧密的贸易联系为中国所亟需,这一点,任何有基本战略理性的人都完全明白。

  但问题是,上述中国的这样一种战略亟需,并非注定依赖于“全球化”。譬如,中国需要纳米比亚的石油,有“全球化”为背景,中国固然需要;没有全球化为背景,中国还是要去购买。中国面向全球的一切市场与一切原材料贸易,都是国家关系框架下的产物。

  这就是说,不管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好,还是经济扩张也罢,都不必打着“全球化”的名义。

  相反,所谓“全球化”不仅仅是一剂经济药方,更是蕴意深刻、包藏机关的政治药方,推出这剂药方的人,根本目的不是要给西方吃药,而是要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吃药,这其中充斥着危机与陷阱,必须十分警惕才行。

  第二,不要指望通过“全球化”来重塑世界秩序,美国不会允许别人来做这样的事情。

  还有人说,要塑造新的全球秩序,就必须经过经济“全球化”这一过程,这是终结美国霸权的难得机遇,既然美国特朗普甘愿放弃对这一进程的主导,中国就应该乘势而上、乘势而起。

  应该说,持这种想法的人比上述那种仅从经济意义来理解“全球化”的人高明一些,他们能跳出经济看问题,不那么急功近利,不为眼前的几个钱儿就蒙蔽眼睛,而着眼于终结人类的霸权统治,重塑全球政治与战略秩序,用心可谓良苦。

  但是,笔者以为,这样的指望还是一种战略上的幼稚,其突出表现为严重地低估了美国。

  众所周知,现有的全球秩序是西方世界集体缔造而由美国来具体主导的一个秩序。冷战后一个时期,这一秩序与全球化发生了高度的耦合、谐振,于是,美国领导下的西方集团就乘势借助于“全球化”对他们的世界秩序加以强化、优化,比如北约东扩,“颜色革命”等。现在,美国想下课了,这是否意味着美国要放弃按照自己意图优化、强化其世界秩序的一贯行为了呢?

  回答显然是否定的。特朗普上台执政有一个时期了,目前为止已经充分展示他所治下美国的战略取向,那就是要进一步强化美国所主导下的全球秩序,而不允许任何人对此加以修正,甚至连一点点微小的修正都决不允许。

  这本来就是意料中的事情。美国放弃“全球化”,完全不等于放弃其全球核心地位,更不等于放弃其世界领导权。一些中国人之所以如此乐观,如此异想天开,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认清美国的真实面目,对美国的霸权本质不甚了解,从而对美国抱有各种各样不切实际的绮丽幻想,总是一往情深地对美国苦恋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谁还指望通过“全球化”重塑全球战略秩序,无异于缘木求鱼。在世界范围内,绝不会出现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化”进程,进一步严峻地说,也不会出现一个以中国为核心的区域“一体化”进程,因为不会得到美国的允许。

  正因为不想让中国成为战略上的孤家寡人,所以当今中国在全球各地极尽所能地网罗各种各样的“战略伙伴”,搞得“战略伙伴关系”满天飞。现如今又推出了一带一路战略,一起构成了当代中国的世界战略。

  不能把全球化当成人类的必然与归宿,好像人类已经开启这一“最后斗争”似的,世界可预期的未来很可能并不是什么“共同体”,而将继续呈四分五裂状态。

  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认,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联系必然随着技术进步与社会发展而日趋密切;但是,人类社会经济政治联系随着技术进步与社会发展而日趋密切的结果是否就必然导致“全球化”,这却是一个值得怀疑的大问题。

  当今世界,与所谓“全球化”并行不悖还有另外两个现象、两种进程:一是恐怖主义向全球蔓延发展的进程,目前这一进程看不到有衰减或终结的迹象;一是外来民族与外来文化与本地民族与本土文化之间的冲突,这一点突出表现在西方集团正在面对的移民问题,这个问题表面上看是移民与本土之间冲突,其实质则是生存空间与文化价值的冲突,这是个无解的冲突,将在今后一个历史时期在深刻影响着欧洲与美国,注定要酿成巨大的事变。

  上述两个现象或两种进程客观存在,强有力地证明,甚嚣尘上的“全球化”根本“化”不掉人类社会各种根深蒂固的矛盾。不管怎样的“全球化”,都对人类社会一些根本性的矛盾无能为力。

  事实上,当今世界的发展态势是,尽管各国、各民族在经济贸易方面的联系日趋密切,但与此同时,政治冲突与战略对立却更加严峻,很多地方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甚至是你死我活、不共戴天。伊朗与以色列之间是这样,南北朝鲜之间是这样,叙利亚与ISIS之间也是这样,“全球化”对此一概无能为力。

  不管怎样的“全球化”,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家之间的战略矛盾。所谓的“全球化”不过如同水上的浮萍,其实没有根基。欧盟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曾几何时,欧洲“一体化”触手可及,成为“全球化”的样板和最强有力的诠释。但是现在,英国脱欧之举给了它最沉重的一击,今后能否自保维持,都成了严峻的问题,欧洲“一体化”已经蜕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梦呓。

  其实,那些鼓噪“全球化”的西方政客们一直都在将“全球化”作为一种战略工具与政治手段来加以利用,他们借助这个招牌,披上这件外衣,在世界各地复制西方社会模式,推行所谓的普世价值,大搞“颜色革命”。可以说,没有“全球化”为理论铺垫,就没有“普世价值”的逻辑基础,因而“颜色革命”也就失去了政治合法性。正因为这样,所以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亮明其反“全球化”立场的同时,也不得不表达同时放弃推行“颜色革命”的政治态度。至于“普世价值”,一定也要被他弃之如敝履。特朗普如此作为,已经足以诠释所谓“全球化”的最根本政治意义。

  当今的中国有些人一直在热炒“全球化”,但与此同时,他们一方面卖力鼓噪经济“全球化”,一方面又坚决主张各国政治多样化,否认经济“全球化”必然带来政治上的趋同化;一方面以经济“全球化”为基础,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一方面又强调世界战略多极化发展。

  从历史经验看,没有一场空前的全球性大乱,重塑世界秩序根本不可能。没有世界大乱就没有全球重塑,这是一条基本的战略经验。世界确实在变,每时每刻都在变,但如果因此就判定全球秩序正在重建的过程中,未免言之过早。总体而言,世界目前的历史阶段仍然处于渐变时期,而远未到突变的时刻。

  综合以上三个方面的理由与根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全球化”在可期的历史时期内还无法“化”成,这条路短时期内还难以走通,这样一个所谓的“全球化”无法领导,也不可能加以领导。以为美国失其鹿,中国可逐之矣,这是一个危险的诱惑与陷阱。

  既然这样,有人不免要去问,这样说来,蒸蒸日上正在复兴崛起的中国难道就不可以走向世界,充当世界战略舞台上的一个领导者吗?

  我们说,中国走向世界天经地义,争当世界战略舞台上的领导者也天经地义,但不必借“全球化”这具已经被西方所抛弃的丑陋驱壳。中国理应是全球的领导,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有塑造全球秩序不可推卸的道义责任,这也是中国天然的大国义务。事实上,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候,中国都是以世界领导的面目出现的,只不过那时的世界有大有小而已,中国文化与中国人民有天然的大国情怀与雄心,这是民族的基因。但核心与关键的问题,崛起复兴的中国准备去当谁的领导?

  中国能当西方世界或西方集团的领导吗?

  回答是不能。对待这个集团,中国所能做的战略选项就是超越,就是打倒——超越其全球地位,打倒其全球霸权,舍此之外别无他途。

  为此,中国就必须以富国强兵为目标,着力弥补自身的许多短板。事实上,相比于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今日中国所拥有的优势无可比拟;但面对整个西方集团,中国的确又存在诸多显而易见的战略短板,还面临它们的战略压迫。

  中国所应领导和加以利用的,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及西方集团的异己力量。只有他们才能够被中国所领导,也愿意为中国所领导。中国只有领导并发展他们的力量,才能有效地重塑全球秩序与地区秩序,才能在同西方世界的博弈或较量时候拥有坚实的战略基础。

  当第三世界及西方异己力量的领导,就需要打造以中国为核心的新的战略体系,但不能把“一带一路”套上中国式“全球化”的外衣。西方硬塞给中国的“全球化”领导使命,我们切不可飘飘然见猎心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