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法天:我愿把我的骨头当柴火,照亮前进的方向

2017-04-21 14:41:41  来源:微信“法天说法”  作者:打黑民警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曾在微信公众号上,

  发过一系列河南商丘刘玉舟案,

  打黑的民警被黑打,

  证据材料看得我夜不能寐。

  我想揭开这沉重的黑幕,

  无奈发的文章屡屡被删,

  真相如此震撼,

  究竟是谁想掩盖。

  刚获得一个让人欣慰的消息,

  公安部着手调查此案,

  让那些蒙冤多年的基层办案民警看到了曙光,

  但愿,

  司法没有黑到,

  这么多的努力都翻不过这明显的错案。

  我愿意燃烧我的一把骨头当柴火,

  为雪冤,照亮前进的方向。

  几年来,因查出顶头上司原商丘市公安局长许大刚、副局长许方军涉黑问题而惨遭迫害的刘玉舟及众多打黑民警、众多相关受害人,无数次举报控告二许极严重的犯罪问题,均毫无结果。2016年8月许大刚落马,但他与许方军等人的涉黑问题、制造打黑民警及相关多人冤案问题、许方军涉嫌的多项严重犯罪问题却无人调查。2016年10月20日南方周末以《五名刑警的打黑之劫》为题,对其中的部分事实进行了报道,刘玉舟及众多打黑民警乘机进行了广泛而密集的举报,其间确曾有公安信访人员对南方周末报道及相关举报问题进行了解,但在强大压力下,接受采访的民警不敢承认接受采访的事实,写举报材料的民警不敢承认参与了举报,最后调查以查不到举报人为由而草草了结。谁敢相信,在反腐一浪高过一浪的态势下,竟有人能指鹿为马?竟能演出皇帝的新装?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在网上给王歧山书记、郭声琨部长、周强院长、曹建明检察长致公开信,以期引起领导重视。不知是我们的公开举报起了作用,还是自信金钱权势无往不胜的许方军的“维权”请求起了作用,据说近日有人着手调查。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此次调查是为了还原事实真象为打黑民警洗冤还是出于对许方军罪行的掩盖。为了尽可能地避免“不查反映的问题,只查反映人的问题;不查惊天大案件,只查鸡毛蒜皮的小事件;不调查冤深似海无法掌控证据的受害人,只调查对立面和能够掌控证言的证人”,我们真诚请求以下事项一定要给予调查:

  1

  调查许大刚、许方军非法监控打黑民警及相关人员的电话情况,弄清监控目的、监控数量、监控时间、实施监控的责任人等,以证明二许滥用职权、打击报复、制造冤案及阻止举报控告等问题。二许非法监控打黑民警电话一事已被省纪委查实,许大刚和实施监控的技侦支队长刘祥已被采取措施。但是,重大责任人许方军漏网,他才是该案的始作俑者。刘玉舟等民警查出许方军保护伞问题不久,许方军与当时的技侦支队负责人就偷偷将多名打黑民警的手机监控了,刘玉舟被监控的号码是13603700001,许方军天天夜里溜到机房偷听,而此时,刘还是打黑专案组长,离二许对刘非法立案尚有一年多时间。刘得知此事后,曾找许大刚反映,许大刚当着刘的面打电话大骂许方军,背后却竭力保护这个“钱袋子”。第二天,本不分管技侦的许方军到技侦支队宣布调整分工,剥夺了怀疑给刘透信的某副职的权力。此后,更疯狂地实施了非法监控活动。我们要求查明监控时间和责任人,为的是证明二许由来已久的蓄意报复,以及许方军不可推卸的责任。长时间的监控,是为了制造冤案和阻止举报。经查实,监控持续八年之久。请重点查明以下电话监控时间和责任人:1.打黑及相关民警的:刘玉舟(13603700001),周英杰(尾号2017),刘彬(尾号8777),张永建(尾号0299),靳飞(尾号5262),赵礼鹏(尾号2222),刘淼(尾号7999),刘德勤(尾号8329),刘剑(尾号2676),崔建河(尾号6698),刘博(尾号4416)。2.政法干警及律师的电话:睢阳区法院院长(尾号2233),商丘市法院二庭庭长(尾号6011),检察院起诉处长(尾号6516),李律师(尾号7418),刘律师(尾号9699),杨律师(尾号9768)。3.刘家人和亲友电话(尾号分别为:7119、9999、1669、8887、5636、0958、0095、7278、9908、0577) 。以上被监听电话,均无手续。

  2

  调取刘玉舟的审理和侦察案卷,并查清以下事实:1.二许越权办案。给刘定的罪名中有四项属检察院管辖,但是,全部材料都是二许一伙越权获取的,言词性证据有的换成了检察院的手续,有的没换;所有的书证、物证等客观证据的查扣、查询和调查等,都是二许一伙干的,案卷显示的是公安局的手续。2.滥用职权。二许滥用职权问题大量存在,如许大刚2010年5月10日签署的对刘的刑拘手续,是检察院管辖的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他们偷换成公安管辖的包庇窝藏罪,其实两罪的涉案主体有明显区别,前者是有查禁犯罪职责的司法人员,后者是一般自然人,怎么可能混淆?刘被刑拘后,又改成了“帮逃”。二许使用这一犯罪手段,为制造刘冤案奠定了基础。3.刑讯逼供。案卷中有刘自取的遭二许走狗郭中伟毒打致残的证据。4.徇私枉法,隐匿证据。隐匿了刘在张付振“案件办理责任表”上签署的法律意见、丁勇港的审讯录像、烟花公司的财务账薄、证明张付振并没有参与两案件的多份证据等等,恶意制造冤案。5.报复陷害。刘案卷中有一张2009年12月31日二许一伙提取的杨富升的电话通过记录,而此时,没有杨任何涉案证据,更没有立案手续,提杨的话单,是因为杨与刘曾通过电话,说明对刘报复由来已久。6.涉黑人员作伪证。尚建强、蒋涛是刘查出的黑社会保护伞,曾因广发刘的诽谤信息被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查获。因与二许有共同的罪恶的利害关系而被吸收为办理刘的专案人员。在刘案形不成证据链时,总是二人出伪证衔接,但均属孤证,如果被隐匿的证据出现,二人立即见光死。

  3

  调取刘德玉、裴莉“窃取国家机密”案卷,查清二许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刑讯逼供、妨害作证问题。刘玉舟被非法控制后,其堂兄刘德玉复印了刘保存的许方军涉黑材料,准备向有关部门举报控告。二许滥用公权力,以涉嫌窃取国家机密罪将其刑拘,并协调检察机关批捕。三个月后刘玉舟开庭,二许得知刘妻要出庭作证,肯定推翻之前被逼的证言,就在刘开庭的同一天,制造假证据,又以参与窃取国家机密为由将其刑拘,协调逮捕。刘玉舟冤案生成后,刘德玉与裴莉因诉讼不上去,无罪释放。刘德玉被关八个多月,裴莉被关五个多月。其间,二人均受到极其残忍的折磨,刘德玉被用开水浇伤胳膊,现仍有伤痕,裴莉被扒掉外衣,羞辱摧残,天良丧尽。

  4

  调取陈思忠、张付振、王青峰解回再审的案卷,查明二许滥用职权、暴力取证、徇私枉法问题。陈思忠、张付振、王青峰当时都是服刑人员,为了逼取虚假证言制造刘玉舟冤案,将三人从服刑地押回商丘,关进看守所。法律规定,解回再审的事由必须是服刑人员本人涉嫌犯罪,有立案手续。三人的立案手续可能有,否则监狱系统不可能让他们带走,问题是案卷一定是伪造的。三人在看守所押了半年之久,多次提审,均不涉及自己的事,全是逼问对刘不利的虚假证言。因问话达不到二许的要求,陈思忠和张付振曾被拉出去,施以极端酷刑。2010年5月25日夜,陈被带上黑头罩,拉到百公里以外的冯桥派出所,几经生死摧残,在写好的笔录上,逼陈以杨白劳方式按下了指印。就被解回而言,三人属冤案。

  5

  调取李银长“包庇”案卷,查明二许一伙滥用职权、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敲诈勒索问题。李银长因与刘家人有经营来往,被二许一伙制造借口监视居住,其间,曾四次被带走,每次都好几天,都惨遭毒打。为了不留下绳索痕迹,三伏天给李穿上棉袄棉裤,长时间吊打,致李如水洗一般,几次昏死。有一次伤情过重,怕暴行暴露,将李关进看守所,待伤好后,又改为监视居住。李是被无罪释放的,属法定的冤案。二许一伙如此残酷的对李施暴,是为了逼李将刘家的收入说少些,以制造刘财产来源不明罪。其间,二许专案人员极尽卑鄙下作手段,分三次敲诈李86万元,作案人之一的二许走狗王兴魁已被逮捕。

  6

  调取姚寿强案卷,查明二许滥用职权、刑讯逼供、徇私枉法问题。姚寿强是商人,与刘同乡,同岁,从小认识,有交往。因怀疑与刘有经济来往,非法监控了姚的电话。在一次姚跟人“斗地主”(小额赌博)时将其抓获,其他人都是治安处罚,唯独姚被刑事拘留。二许专案人员对其施以极其残酷的暴行,逼其编造向刘行贿的谎言,姚不愿无中生有,被一次次地施暴,因内伤过重,无法动弹,在生命体征出现险情的情况下,被取保候审。姚出狱后,除身体出现综合症状外,还出现了精神障碍,多次表示要离开商丘,睡觉时门窗加几道锁,醒来时必再检查一遍。在饱受身心摧残折磨之下,命丧黄泉,年仅53岁 。姚是无罪释放的,属法定的冤案。他与刘无经济往来。那天与姚一起打牌的人,均遭到二许走狗的敲诈,当场搜走的加上又让回家拿的,共10万元,一张票据也没有,被私分。

  7

  调取打黑民警马林、张永建、雷伟、靳飞、焦阳、马朋飞、魏万立等人“刑讯逼供”案卷,查明二许一伙滥用职权、刑讯逼供等问题。上述民警都是跟随刘玉舟打黑的专案组成员,也是查出许方军等人涉黑的当事人。二许疯狂报复时,三十多名打黑及相关民警遭迫害,这几名民警首当其冲,均被采取强制措施,多人被制造假材料判刑。其间,多名民警惨遭刑讯逼供,马林因受不了酷刑,在审讯现场撞头自杀,张永建被打得无法站立。二许的目的之一,是逼取“刘玉舟制造了许方军涉黑”的虚假证言,不过二许的罪恶目的没有达到。在被刑拘的打黑民警中,靳飞、焦杨、魏万立等人被无罪释放,属法定冤案。

  8

  调取刘淼案卷,查明二许滥用职权、刑讯逼供、妨害作证问题。刘淼是刘玉舟的侄子、养子,当时是其准岳父乔森买车为女儿乔晶作赔嫁用的准女婿。为妨害出具对刘有利的证言,多次制造借口将其刑拘,并残酷施暴,但均未批捕,多次被无罪释放,属法定冤案。

  9

  调取杨富升、王霞案卷,查明二人遭暴力取证、恶意报复刘玉舟的事实。没有2009年12月31日前杨富升涉案证据,却有二许一伙那天提取的杨的通话单(显示有与刘的电话通过话),说明二许早已对刘开展了非法侦查。同时,对杨受暴刑及死亡情况开展调查。

  10

  调取刘玉帆案卷,查明二许滥用职权、刑讯逼供、非法搜查、妨害作证等问题。刘玉帆是刘玉舟的哥哥。为妨害出具对刘玉舟有利的证言,制造假材料,非法对刘玉帆采取强制措施,为拖延时间多次变换审理法院。其间,多次非法将其从看守所拉出去,在秘密处所施以灭绝人性的暴行,用牙签扎命根,致其几个月不能正常小便。非法扣押刘家两辆轿车,几年后成废铜烂铁。多次蒙面非法搜查,其中一次被其11岁的儿子撞见,王兴魁竟对小孩扇耳光,学鬼叫吓唬,致使孩子经常发高烧、惊厥,几个月不能上学。

  11

  调取崔建河案卷,查明二许采取犯罪手段制造冤案问题。崔建河原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曾帮助刘玉舟负责的打黑专案组工作,在刘被非法控制后,出于义愤在网上披露真相,被二许控制,多次惨遭刑讯逼供,几度昏死。

  12

  调取张付振案卷,查明刘玉舟任梁园分局长期间,除当事人错误辨认的刘宇“倾向轻伤”案外,没有任何张付振涉案证据和线索,对刘“应该知道张付振等人系有组织犯罪”的认定,纯属无稽之谈。

  以上请求调查的案件,只是二许制造的众多与刘玉舟相关的案件中的一部分,即使是这一部分,只要客观公正调查,足以证明二许采取多种犯罪手段制造刘及众多冤案的真相了,足以揭露二许残忍卑鄙的本性了。

  商丘市公安局打黑专案组全体民警及受害人、受害人家属代表:刘德玉(身份证号)、李银长(身份证号)、刘玉帆(身份证号)、王霞(身份证号)、马跃华(身份证号)、(姚寿强媳妇)、陈思忠(身份证号)等人。

2017年4月18日

原标题:公安部启动调查河南商丘刘玉舟冤案

相关文章:

刘玉舟:伸冤路上的魑魅魍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