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卢麒元:金融锁国与金融改革

2017-04-21 10:14: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卢麒元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金融管理失控的问题日趋严重。

  中国金融管理失控的局面已经形成。

  就人民币而言,法币的性质逐渐开始转变。由外汇结算制度导致的人民币超发行,已经严重冲击人民币的法币地位,成为人民币发行的主导性因素。人民币开始具备外汇兑换券的性质。中央政府的铸币权部分被侵蚀。

  人民币,就本质而言,已经逐渐成为贴息外汇兑换券。并且由于人民币高息回报和稳定升值趋势,成为国家被动发行的贴息外汇兑换券。国家给予的贴息水平,年息率超过12%(利率加汇率)。人民币提供的换汇套息的利润实在是太高了,人民币本身已经具有极高的投资和投机价值。所谓中国经济魅力的说法非常幼稚,热钱涌入毫无疑问是国家外汇管理失控。

  人民币作为一种政府贴息的外汇兑换券,强制性绑架了国家信用,成为无风险高回报的特殊资产。国际资本(所谓热钱)涌入,已经远远超越投资和贸易需求,成为单纯的货币投资或投机行为。由于高额外汇补贴的国家性质,本质上是国家财政的转移支付,是由中国政府对国际资本的间接财政补贴。是对国民福利的剥夺。同时,货币超发行,必然导致通货膨胀,这就进一步形成国民经济管理的失控。

  国际金融资本已经与国内金融资本融合,形成制约制度和政策的强大势力。尤为严重的是,这股强大的势力,存在于行政体制内部,成为政府经济管理的一部分。这就使得中国金融管理失控具有极高的欺骗性和隐蔽性。至今,国人(从最高领导到普通国民)对此仍然缺乏足够认识。

  中国的金融问题,源于金融开放的原教旨主义。金融开放的原教旨主义在中国盛行,源于严重的政府机会主义。为了取得经济快速发展,就必须获得巨额国际金融资本支持。为了获得巨额国际金融资本,就必须进行不平等的金融开放。用简单的对外开放代替深刻的内部改革(避重就轻),谋求经济短期内的高速发展,形成所谓的“经济奇迹”。由于开放与改革严重脱节,重开放而轻改革,中国自身的金融能力非但未能获得良性发展,而且出现严重异化。中国内部的金融系统,未能成为为国民提供投融资服务及资产管理的有效工具,而是异化为财政体系之外,财富分配和再分配的工具。就本质而言,中国金融的分配与再分配行为,是对国家和国民利益的掠夺。这才是中国通货膨胀的本质。这也将成为中国经济危机的本质。

  解决中国的金融问题,当务之急是结束中国金融的无序开放。笔者权且将此必要的封闭式管理称之为“金融锁国”。金融锁国的同时,以巨大的决心和勇气,开启中国金融体制的改革。

  首先,谈一谈金融锁国。

  金融锁国,本质上是建立现代中国的金融边防。必须阻止国民财富以类似财政补贴方式转移支付给国际金融资本。在国际金融资本严重过剩而泛滥的环境下,必须有效遏制国际金融资本非理性进出,维持国民经济结构平衡,实现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中国有必要为金融门户安装一把安全锁。中央政府要牢牢把握这把开锁的钥匙。

  从国家管理策略的角度看,适度金融锁国,意义重大。

  第一、实行严格的数量控制。必须确保人民币法币的性质,不能放纵外汇结汇导致的人民币超发行冲击法币的主导性地位。外汇占款规模不能逾越法币发行规模。

  第二、实行有效的政策制衡。我们必须提高国际金融资本进出中国的成本,例如预提人民币兑换风险准备金,例如建立外汇结算风险对冲机制等等。我们必须降低直至取消对国际金融资本的汇兑补贴,降低人民币作为兑换券本身的贴息回报。

  中国的外汇管理,必须由行政管理转变成为经营管理。外汇管理要具备起码的资产保值功能。外汇管理局不是中国政府进行外汇补贴的福利性机构。

  其次,谈一谈金融改革。

  中国粗放型的市场化过程应该结束了。其经典特征是由数量型增长转变成为质量型增长。中国金融体系在改革开放初期承担的特殊使命(改革提款机)结束了。中国金融体系应该恢复其商业机构的本来面目。一句话:金融机构是合理配置资源的工具;而不再是参与再分配的手段。

  第一、让所有金融机构(包括人民银行)不再担负任何行政职能,并从政府行政序列退出。金融从业人员不应享有崇高的政治地位(已经享有崇高的经济地位)。金融制度和金融政策的管理权应该回归财政部,成为国家宏观经济管理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微观干预的手段)。

  第二、在严密控制国际资本流动的同时,彻底开放金融业务。让中国的金融机构走向商业化、民营化和国际化。让中国的企业和个人享有优质的金融服务。金融管理应该规范为制度和政策管理,不能变成单纯的机构和人事管理。经济管理必须抓住根本,不应该舍本而逐末。

  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中国,应当高度统一社会分配的权力于中央财政。中央政府对于经济的管理应主要通过财政体系,而绝对不能借助金融体系。要汲取古今中外的历史教训。要结束金融分权形成的国民经济管理失控的局面。这是有效实施宏观调控的必要条件。

  笔者不能不再次提醒管理层,金融管理本质上是财政管理的一部分。由于金融的特殊性质,古往今来,成功的治国者,绝对不会赋予金融体系超然的政治和经济地位。外汇管理的失控,已经开始侵蚀国家的铸币权,并开始削弱国家的管理主权。我们对此应该高度警觉。

  笔者不能不再次提醒管理层,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危险的伪命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政府的金融政策无法改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功夫在诗外,人民币的国际化,取决于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取决于人民币资本在国际资本市场的地位。这与人民币的开放程度没有必然联系。没有任何主权货币仅仅因为金融开放而成为国际货币。

  所谓金融锁国,是因应特殊的国际和国内形势,提出的国家管理策略。就国际金融形势而言,国际金融市场已经具有强烈的赌场特征,中国即没有参赌的本钱,也没有参赌的能力,更没有参赌的必要,应该暂时关闭通向赌场的大门;就国内金融形势而言,中国资本稀缺的局面已经缓解,而国内金融体系异化问题日益严重,内部金融改革成为主要矛盾,只有坚决地进行内部金融改革才能解决问题。所以,适度金融锁国,坚决开启金融改革,应当成为解决当前经济问题的策略性选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