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中国精英应该对朝鲜核问题负责

2017-04-15 09:58: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确实应该好好清理一下中国自对越战争之后的外交转型了。此前的毛周时代的外交,基于全球的结构和国家利益分析,确认中国与第三世界具有相似的处境和利害关系,对外战略是团结第三世界同时反对霸权主义为基点。此后,经过这一场战争之后,在国内把毛周时代的外交宣传成蠢猪政策,说对外交往的都是阿尔巴尼亚和越南这样一些白眼狼,是彻底吃亏上当的外交和对外战略,此后需要一百八十度转弯子:只能够与富国交好同时与穷国疏远。

  对越战争的对内作用应该是主要的,几十年过去了也没有发现有啥子实质性的对外功能,对内的目的是要在不需要讲道理的情况下,把民众对外交的看法和支持度彻底扭过来,应该说对越战争的对内效果是好的。

  此后数年内,国家的外交和利益被彻底虚化,好像中国的国家战略和外交利益就是“挣面子”似的。这在宣传上,反映在对中日围棋对抗赛“聂旋风”逆转局势的高频度宣传,女排和“铁榔头”为国争光的宣传,旧金山第一块金牌的宣传,压倒一切地输入给民众。好像中国的唯一国家利益、民众关注国家利益的方式就是如何为中国挣面子,对于实质性的国家利益和冲突,在高频度宣传中间被悄悄地取消了。

  有人认为对越战争是向美国等富国俱乐部交投名状,而投名状的有效性,是在你显示了忠诚之后,真的获得了入伙富国俱乐部的资格,应该说,中国永远都不可能获得入伙资格,这是结构性的利害关系所决定的——以中国庞大的人口永远不会容许你进入富国俱乐部,这是一个地球绝对承载不起的发展趋势。因此,投名状的作用无限接近于零,但是,对内的民众心理扭转还是成功的。在越南选择与中国为敌的宣传之下,民众逐步地认定毛周时代确实不对,支持了那些不该支持的国家,并被诱导不在思考中国在全球格局中间的地位以及谁与中国有共同利益,毕竟结构分析要通过讲道理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够以一场战争确立新的敌我分界线,然后通过宣传把还没有放弃国家认同的民众,彻底装进去。1946年毛主席在会见斯特朗的时候,指出美国的反苏宣传首先是为了进攻美国人民,1979年的对越战争以及由战争敌对关系所确立的宣传口径,也具有同样的效果。

  朝鲜被逼迫研发核武器,这个高成本自卫权的努力,是中国和美国联手逼迫其实施的。据悉,1992年中国在未取得朝鲜谅解的情况下,强行承认了韩国并建立了外交关系。同时,美国宣布朝鲜是三个邪恶轴心国家之一,这是典型的战争舆论准备。在此情况下,朝鲜被迫放弃幻想、不等不靠发展自主的有效自卫权,核战略由此启动并获得成功。换言之,中国的背叛和不可靠,美国的战争舆论动员,是朝鲜背负高成本选择核战略的两大基点。

  很多人以为只要中国承诺保护朝鲜,就换取朝鲜弃核,这是不可能的,信任一旦失去就很难重建。不要说朝鲜领导人,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中国人,都不会相信今天的中国统治阶级成员有什么担当和信誉,能够信守什么承诺——尤其是信守这个承诺还要冒着与美国扳手腕的状况。所以朝鲜弃核是不可能的,其当初选择核战略的两个出发点,今天不仅一个也没有消失,而且还变本加厉地昭示出更多威胁朝鲜生存和安全的迹象来。

  中国精英们在成功地忽悠民众放弃结构和国家利益分析之后,自己也丧失了分析结构和利益的能力,沈志华、时殷弘、吴建民一类人是其典型代表。全部外交和国家战略都被这些人的言论所驱使和左右,结果是很显而易见的:不知道中国有什么样的国家利益需要坚守,也就不知道有什么原则是绝对不能够放弃的。

  在参与对朝制裁方面,中国的精英们是极其错误和有害地诱导了美国的错误想法,似乎中国绝对不存在任何国家利益是想要坚守的,一切都可以谈判和放弃,这通过对朝制裁的蠢猪选择明确地揭示出来了。结果,美国开始公开地以战争相威胁,在炮舰政策过去很多年以后,美国再一次重拾旧殖民主义的手法去竞逐其国家利益,蔑视和践踏中国的潜在安全利益,更为可笑的是,这个践踏过程还是中国某些精英们的鼎力支持和辅助之下实现的。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三日

 原题为《关于朝鲜核问题的看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