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王新年:沈阳“村霸”比法院还牛?

2017-03-10 15:32: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王新年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7年1月19日,国家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关于惩治“常霸”和宗族邪恶势力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让我无比激动,政府终于出手治理他们了。《意见》内容显示,中央对地方、对基层的邪恶势力和他们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已经是了如指掌。近日来沈阳电视台也连续播出沈阳市法院系统大力整治“老赖”问题和他们的“丰功伟绩”。 可是阳光如此灿烂,还是有阴暗的角落。

 

  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就在这灿烂的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顽强地抵御着国家庄严的法律判决。

  情况是这样的:2011年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见——【2011】沈中民二终字 第2722号判决书。判决于洪区造化街道明星村委会15日内支付王新年人民币103万余元。可是当事人明星村委会主任李元日无视国法,根本不予理睬。不但分文不给,还扬言:“你不是跟我玩邪的吗?看谁能玩过谁?”2007年欠钱多年不还,2011年我才无奈起诉到法院。是正常的以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在这个“村霸”的眼里反到成了“玩邪”的。无论国家法律多么严肃,就是不放在眼里;“法院又能把我怎么样?不给你钱法院能要我命啊!”无奈之下我2012年又到于洪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于洪区法院执行法官李响开始很重视,去找李元日要求其履行法律责任,没有结果。李响法官要求我在强制执行申请书上签字,说法院执行局要依据国家法律对李元日采取强制措施。我见到法院很负责任,心里很欣慰。可是过去很久却没有结果,直到2015年9月,法官李响被我追问不过,只好说实话:“李元日是于洪区人大代表,我们法院无法强制执行。你去人大找找吧。”我来到于洪区人大,可是于洪区人大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也不过问个人经济纠纷问题。法院强制执行不了,人大不管。再找法官,不知道什么原因,法官不接电话了。就这样国家的已经生效的庄严的法律判决书,无限期的被搁置下来。

  我是走投无路了。无奈之下我找到沈阳电视台。2016年4月8日,我同沈阳电视台记者来到明星村委会。李元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态度非常恶劣:“我没有钱,拿什么还?电视台还能要人命啊!”我见记者被这种无赖的回答反问的无语,我就问:“我给你建的大棚你卖大棚赚了几千万,这钱你是给村民分了还是中饱私囊了?”李元日恼羞成怒把记者赶出办公室,同时对我叫嚣:“你找谁也没有用!就是没有钱,谁也要不了我的命!”

  2016年4月15日,记者说领导很重视这件事,要丰富一下内容。我们就来到于洪区法院。于洪区法院执行局郑局长说:“我负责这个案子的监管,本案没有进展,是由于被执行人是于洪区人大代表,我们法院无法强制执行,只有申请人大配合,可是人大又不同意我们强制执行。我们多次给人大打报告人大都没有同意。现在还在打报告。”(有记者录像为证)。 我又同记者来到于洪区人大。于洪区人大相关司法人员全部到场,经过反复查实。回答记者:“我们于洪区人大没有接到于洪区法院的配合强制执行申请。” 我又同记者回到法院。上午于洪区法院接待的执行局同志都回避了。 一个自称是副院长的人接待我们说:“我们法院没有权力提请人大配合执行。” 记者说:“是你们执行局同志自己说的,这里有录像。”副院长:“那是不对的,我们法院只是负责对报告的财产进行调查和查封。没有调查到财产,这个案子我们只能终止执行。” 2016年8月份,记者电话说这个节目已经通过了领导审核,近期播出。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已经通过审核的采访节目,到现在也没有播出。就这样,又是无结果。

  2017年1月19日我又来到于洪区人民检察院投诉。一个姓金的检察官接待我说:“你的投诉材料我们不能收,这事我们也不能管。法律规定,申请执行超过6个月就要终止执行。你这个案子都5年了,早已终止执行了。法院如果继续执行就是违法的,我们就要管他们了。”我说:“时间长,这件事不能是我的过错。法院也没有终止执行。去年我和记者去法院,法院还强调,他们一直在给人大打报告。是人大不同意法院强制执行。”金检察官:“法院没有告知你终止执行,法院工作有瑕疵。电视台记者是你找的吧?我们司法系统是独立的,最反感新闻媒体的介入。你今天要是也带着记者来找我,我也不会和你这么客气。” 检察官语气很平和,可是又给我很大的压力。让我明白整个于洪区司法系统集体抵制我的这个案子,都是由于我找电视台造成的。可是如果于洪区法院正常执法,没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欺上瞒下、到处说谎来抵制国法,有所作为的话。这么简单的执行案件早就完成了。我找电视台干嘛? 当初同记者采访完人大的时候,记者就判断法院在说谎话。我还不敢相信,认为谁会冒这么大风险,在法律面前说谎话?值得吗?现在看来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一个区法院执行局的副局长,就因为一个人们看来非常普通的执行案子,就敢于说谎,敢于替被告抗拒国家机关的法律判决。非常简单的案子,他们一拖就是5年多。就这样使一个原告、债权人,变成了被害人。 巧合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意见》的日子和我找于洪区检察院是同一天。可是上下对法律认识差别却如此之大。不怪中央对“村霸”和地方邪恶势力这么重视。他们就有这么大的能力,就能左右司法系统、就能抗拒生效的国家法律的正常执行。就能让沈阳电视台已经通过领导审核的采访节目闭嘴。就能让我尊敬的检察官,无比轻松地对待痛苦无比的当事人。都说“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可是现实中一个村委会主任、区人大代表,就能逍遥法外。驾驶着保时捷风光无限四处招摇,就是欠钱不还,庄严的法院判决也不与理会。可是我个人即无能为力又不想违法,能怎么办?

  沈阳电视台近日连续几天播出“沈阳市及各区县人民法院,重拳出击。清查“老赖”战果輝煌、成绩显着”云云。”一派祥和、阳光灿烂。可能就是只有我这里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到于洪区法院,就是找不到人,找不到任何一个管我这件事的人。我手中的、盖着人民法院大红章、封面上有国徽的判决书,变成了什么?我不会亵渎法律,可是在他们眼里这庄严的神圣的判决书是什么?谁能回答我? 本来今年1月19日最高检察院出台的《意见》,让我激动、让我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可是我来到沈阳市检察院,结果是他们不管区里的问题。我的问题还是要回到于洪区解决。刚刚见到的一丝阳光,一句“回于洪区解决”,就又把我打回到黒暗之中。我不敢说整个于洪区政府都黒暗,就事论事。我做为一个普通的人,就我这件事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于洪区司法系统的光明。只有些让人不堪入目的邪恶行为。

  在于洪区法院某些人的眼里我们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吗?还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吗?我手中的法院判决书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他们(于洪区司法系统部分人)就现在这个国家,谁能管到他们?我又应该怎么办?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