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梅长苏”:红透中国,却要赴美深造

2017-02-22 11:03: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春晚之后,胡歌向媒体透露,接下来一年或更长的时间,他将暂停接戏,出国留学。报道称,胡歌计划下月先去美国读英文,然后入美国纽约大学学习。

  胡歌这两年正在爆红,他愿意急流勇退再去“充电”,舆论一片赞扬之声。愿意学习当然是好事,不过何必去美国?

  虽说学无止境,但毕竟你在中国已经功成名就,你取得成就,早已超越了一般的美国老师所能够给予的水平。如果去美国讲学、合作拍片都是可以的,但去留学,却未免过于委屈自己,也委屈了中国影视文化界——中国的大明星,也还没有达到美国大学生的水平,不是吗?我们几曾见过好莱坞的大明星到中国留学?

  以“梅长苏”的影响力,胡歌赴美留学,对一般粉丝、学生的心理暗示也不可小觑:“梅长苏”红透了半边天,尚且需要去美国留学,可见美国是何等光明神圣之所在。

  功成名就后到美国留学,似乎是中国影视文化界的一种风气。比如央视“一姐”董卿,也是在人气最旺之时,到美国留学。笔者当时很讶异她为什么不是到美国授课?最低限度也应该是访问学者吧?美国的当红主持人会到中国的某一所大学当普通学生吗?

  董卿留学归来,除了天增岁月人增寿之外,主持风格与水平,似乎并无明显提高,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还有凤凰卫视的“战地玫瑰”吕丘露薇,2003年伊拉克战争初期,她冒着美军轰炸重返巴格达,让多少人心潮澎拜?可是后来放着好好的战地记者不做,又去哈佛留学了,结果回来之后,就开始在微博和节目中大摆公知腔,反而失去了观众的尊敬。

  明星赴美留学,和组织部曾规定领导干部非经哈佛培训不能提拔、北京大学规定如果不是洋博士就不能做教授一样,本质上是丧失了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其逻辑前提是默认自己的所属的文化共同体是一种低级的文化,而西方/美国是一种高级的文化。

  其实,这也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第五代”导演兴起以后,在影视文化界,乃至整个中国知识界被默认的“范式”,即“中国”和“西方”不仅仅是有区别,而是有不同的等级:中国VS西方=传统VS现代=愚昧VS文明=落后VS先进=丑陋VS美好……

  在这样一个“范式”的统摄下,一个演员,哪怕在中国大红大紫,但如果没有在美国受过某种加持,就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够味,圈子里也会觉得你缺点什么。这种心态,就好比科举时代,一个官员如果不是进士出身,则无论当到多大的官,总觉得有无法弥补的缺憾。

  在这种“范式”的影响下,尤以八十年代为甚,功成名就的男女明星飞蛾扑火一样扑向美国,在中国放着好好的明星不当、好好的电影不拍,却非要到美国去端盘子。陈冲、龚雪、张瑜……一个又一个。有的从此石沉大海,有的若干年后黯然回归,却已人老珠黄,江湖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江湖了。

  “小花”还没有充分开放就凋谢了。这些惊鸿一瞥的女明星,不能像她们的前辈那样,留下更多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这对她们自己,对喜爱她们的观众,对中国的电影事业,其实都是一个莫大的损失。

  艺术创作最主要的是要解决立场与情感的问题。中国明星去美国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反而可能使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严重。这是赴美明星无一不变得暗淡无光的根本原因。

  “梅长苏”又何必要重蹈覆辙呢?

  当然,明星应该不断的进行学习,但他们主要应该到中国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去学习。

  不了解中国的现实生活,对中国的普通百姓没有感情,就不可能塑造出真正反映时代精神的艺术形象,创作出具有恒久艺术生命力的作品,就只能拍出各种“小时代”和“金瓶梅”。

  比如胡歌主演的《伪装者》,在我看来就是“小时代”和“金瓶梅”混合物——主创人员看来真的是伪装者——他们伪装是在表现中国的抗日故事,但这个故事和抗日无关,和中国也无关,只和他们自己的恋物癖有关,和他们对豪门贵族痴男怨女的无聊想象有关。

  真的,“梅长苏”或其他明星,想学习的话何必一定去美国?吃透中国,确立中国立场、中国情感,才能创作出真正扣人心弦的不朽作品。

  还是毛主席说的透彻:“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

  下面是我为《伪装者》写的短评——

  郭松民 | 《伪装者》:谁在讲述民国故事?

  长假当中,看了几集电视剧《伪装者》,感觉这简直就是一部国民党军统的英雄史诗,你已经完全不能把军统和《红岩》中的渣滓洞、白公馆这些杀人魔窟联系起来。在剧中,军统特务们精忠报国、出生入死,专业、老练而又富有献身精神。尤其是主人公明台的老师王天凤,更是一位外表严厉冷峻,内心却充满慈爱的父亲的形象,堪比红色经典《英雄儿女》中的政委王文清,老实说,改开后的影视作品中,没有一个共产党人被这样表现过。

  虽然电视剧的后半部分表现了军统发国难财以及明台投奔共产党,但军统的形象已经不可动摇了,而且这种处理给观众的感觉更像是一种“妥协”——为了迁就今天的执政党的一种妥协,所以也就不再会认真对待这种情节了。

  任何影视作品,都有一个“谁在讲故事”的问题。但“讲故事的人”除了在那些使用倒叙手法的作品中外,一般不直接出现,但“他”的感情、立场,却直接决定着整部作品的感情、立场。

  看《伪装者》以及近年播出、上映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电影《太平轮》等,你会感到“讲故事的人”是一位国民党的老干部,他在回忆早年的峥嵘岁月,讲到过五关斩六将就眉飞色舞,讲到国民党的失败,就痛心疾首,充满了无限的同情与惋惜。

  影视剧的视角、情感、立场逐渐国民党化、民国化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我想,个中原因,除了新右派/自由派发起的大规模改写历史的运动影响外,还应该和中国当下的社会结构、社会心理已经民国化了有关,文艺作品,无非也是现实生活的一种折射。

  《伪装者》这类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彻头彻尾的精英史观。主人公都是出身名门望族,毕业于国内外名校,他们出入客厅、酒吧、舞厅、俱乐部,代步则是各种豪车,他们衣着考究、身手不凡、谈吐风雅、外形俊朗、风度翩翩、剑胆琴心……,他们喝着红酒、调着情、诉说着家族恩怨,在上海滩风光旖旎着,一不留神还把国给救了,由于他们肯屈尊救国,国家真应该对他们感激涕零。在他们急公好义、慷慨救国的过程中,“组织”通常是一个压迫性、干扰性的存在,人民呢?则连影子也看不见。

  抗日战争的历史、人民战争的历史,就这样悄悄地被改写成了精英救国的历史,它使已经非常自卑的底层在心理上更加自卑,其传递的暗示是,今天我们也应该对精英顶礼膜拜。

  谁说文艺作品的功能只是娱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