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金正男遇刺疑云看朝鲜在中国被妖魔化

2017-02-17 15:13:4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金正男遇刺事件仍在发酵,据报道马来西亚警方已经拘捕了两名女嫌疑人。现在各种阴谋论满天飞,我倾向于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待水落石出之后再做结论不迟。

  尽管事件仍在调查中,但美日韩的舆论已经将矛头指向金正恩,而中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和网站,也非常乐于添油加醋的转载这类消息,所以无论最后的调查结论如何,朝鲜在一些中国网民心中的形象恐怕会更加难看。

  我想,如果要在网民中进行一次“你最讨厌的国家”的调查,估计朝鲜可能会位列榜首,即便不是榜首,也会在前几位。一些网友反朝情绪之激烈,甚至已经完全失去冷静讨论的可能。这种现象是非常奇怪的,也是耐人寻味的。

  民间这种情绪,实际上大大限制了中国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政策选择空间。比如一旦朝鲜半岛再次爆发战争,中国有没有可能进行第二次抗美援朝?尽管从国家安全和历史经验的角度看(《郭松民 | 深层解读习近平金正恩互致贺电:中朝关系千年历史的几个基本结论》)应该这样做,但民间的反朝情绪恐怕会构成巨大障碍。

  中国人如果讨厌美国,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如果没有美国的干预,中国的国家统一早就实现了。美国不仅阻挠中国的统一,还试图进一步分裂中国,疆独、藏独、港独背后都美国的影子,南海的问题也是美国造成的,钓鱼岛问题也和美国的插手有关,所以,任何具备起码爱国心的中国人,都会讨厌美国,至少是讨厌美国的外交政策。

  中国人讨厌日本,这也完全可以理解。近代以来,对中国伤害最大的国家就是日本,但日本对这一黑暗历史并没有认真反省。更为重要的是,当代日本基本心态是,不能接受中国崛起,把中国的成功视为日本的失败,所以在钓鱼岛、东海一直与中国缠斗,试图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日本还一直没有放弃对台湾的野心,对台独暗中支持的力度,甚至超过了美国。

  甚至中国人讨厌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都可以理解。毕竟沙皇俄国从中国割去1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前苏联也曾经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给中国造成过巨大的安全压力。

  但我们为什么讨厌朝鲜呢?这着实令人费解。

  朝鲜没有伤害过中国。她没有干涉过中国内政,也没有强占过中国领土,只是在面临灭顶之灾时曾经向中国呼救——但呼救也算是罪过吗?何况抗美援朝的落脚点还是在“保家卫国”。

  有人喜欢拿中朝边境划界,尤其是天池的分割说事。但天池本是中朝界河鸭绿江、图们江的源头,中朝两国分割天池并无不妥,况且边界谈判时朝鲜既没有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中国的能力,也没有这方面的意图。

  还有人拿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延安派”在朝鲜党内出局说事。但这说到底是朝鲜的党内斗争,并不包含针对中国的意思。在“延安派”出局之前,首先是“苏联派”的出局;而要论和中国的关系,金日成的“游击队派”应该要密切的多,因为金日成直接加入了中共,并且是中共领导的抗联一名中级干部,中共是把他作为少数民族干部来使用的。

  还有人造谣说,文革初期中朝关系一度出现波折,金日成为了泄愤摧毁了志愿军墓。这简直不值一驳,因为这是一种“纯粹的政治谣言”,没有任何根据,甚至连一张伪造的照片都没有。

  近年来,还有一些人拿朝鲜逃兵越境杀人说事。但这是刑事案件,逃兵在朝鲜也是犯罪分子。逃兵犯案,根本不能用来证明朝鲜对中国不友好。

  最令一些人血脉贲张的是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试验。但我们应该设身处地的替朝鲜想一想,朝核问题,对中国来说,是“麻烦”,但对朝鲜来说,是“生死”。

  朝鲜的核计划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加速的。当其时也,苏联解体,中国突然与韩国建交,执行《中朝友好同盟条约》的可能性大打折扣,并且中国在“银河号”、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南海撞机等一系列事件中的表现,也让朝鲜对中国和美国对抗的意志感到怀疑。朝鲜四顾茫茫,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自己的安全问题。面对美日韩军事同盟的威胁,朝鲜的常规武器根本不值一提,除了核武器,朝鲜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我是坚决支持中国政府提出的“朝鲜半岛无核化”主张的,但凡事都是事出有因,不从“因”入手解决问题就会事倍功半,诅咒没有用,恫吓没有用,制裁也没有用。

  最为人诟病的是朝鲜的“世袭制”。坦率地说,世袭制是不好的,但这也属于朝鲜的内部事务,同时朝鲜的世袭制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方面,朝鲜极为严峻的外部环境,使内部的权力斗争失控有可能招致毁灭性的后果(刚刚去世的金正男也证实,其父金正日曾认真考虑过不搞三代世袭,但迫于国内外的复杂形势又放弃了这一想法),另一方面,从实际政治效果上看,朝鲜的做法相当于用“孝”为“忠”加了一道保险,以保证第一代领导人开辟道路不被背叛,朝鲜至今没有出现赫鲁晓夫式的人物,表明这个办法至少在目前还是有效的。

  事实上,由于文化与传统的原因,政治世袭在整个东亚、东南亚、南亚地区是一种广泛的存在,韩国、日本、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都是这样,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罢了,中国的各种“二代”,难道不也是一种世袭吗?

  朝鲜没有伤害中国,但她在中国民间的形象却急剧恶化,这意味着,朝鲜的妖魔化形象是被人为建构的。

  由于中国近三十年来,舆论界一直不能建立独立的朝鲜叙述(报道和评论),这使得中国舆论界的朝鲜叙述实际上已经成了美日韩舆论界朝鲜叙述的一部分——美日韩作为朝鲜的敌国能有什么好话?这是朝鲜形象在中国被妖魔化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是很像中国在西方世界的被妖魔化?)

  中国国内的文化、传媒精英热衷于丑化朝鲜,则既有政治原因,也有心理因素。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妖魔化朝鲜,是妖魔化中国现行体制的一部分。金日成将军曾经说过,朝鲜革命是中国革命一部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渊源极为深厚,两国的政治制度也有诸多相似之处,官方意识形态亦系出同源……,由于这些因素,朝鲜的形象越加丑化,中国的体制则越缺乏正当性。如果朝鲜由于内外压力最终出现类似苏联、东欧那样的剧变,对中国的影响和震撼是可以想见的。

  从心理的角度看,中国的文化与传媒精英拿朝鲜各种取笑,非常类似于阿Q欺负小D。这些精英在“普世价值”阵营面前,总是有自卑心理,觉得在道德上低人一等,但转过身来,发现朝鲜比中国距离“普世价值”还要远,于是朝鲜就成了这些精英,也包括不少网民心理优越感的一个重要来源。对朝鲜的嘲笑,实际上变成了对“我也姓赵了”的一种确认。

  这种心理是非常有害的,它使得我们对朝鲜的认识笼罩在情绪之中,而把理性完全排除掉了。

  从历史的角度看,朝鲜半岛和中国干系甚大,处理不好甚至会成为改朝换代的诱因。因此,摆脱美日韩的“朝鲜叙述”,建立中国立场的“朝鲜叙述”,为制定符合中国利益的朝鲜半岛政策构建一个冷静理性的舆论环境,是当务之急。

    (原标题:郭松民|金正男遇刺疑云看朝鲜在中国被妖魔~中国在西方被妖魔的怪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