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陆弃:暗杀风云起,只有它才有最大嫌疑!

2017-02-17 10:01:23  来源:陆弃  作者:梁浩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金正日儿子金正男在大马机场被毒杀,凶手是谁引来全球关注。

  笔者就此分析,梳理出最大疑凶。

  在分析嫌疑前,首先要设定二个前提条件,一是疑凶的利益与东北亚密切相关;二是成为事件最大的受益者。

  笔者先列出以下与东北亚利益相关的国家:朝鲜,韩国,日本,中国,美国。

  新闻有提到,已经捕获的一名女子持越南护照,还是越南的一个网红。笔者认为越南特工反而可以排除。理由一:护照可能是伪造,嫁祸越南转移视线;理由二:若护照是真的,那么说明越南网红从一开始就是被利用做幌子迷惑公众视线的,支撑这一点的理由再有二;1是越南网红对警方说以为这是恶作剧,这是合理的,现在很多网红智力水平一般,为求吸引眼球和点击率,啥事(傻事)不敢做?被人利用不奇怪;2是这个越南网红被“同伴”抛弃(4男1女自己跑了),刻意使其被捕,转移视线。笔者认为,与东北亚八辈子打不着边的越南作为疑凶国家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但是值得指出的是,幕后凶手挑了越南这个国家护照作为掩护,证明这个幕后凶手,对越南有一定的敌意和有挑拨越南与朝鲜甚至中国关系的作案意图。

  至于中国,网上一直有传闻过去曾提供金正男的人身保护,加之中国最不想东北亚局势生乱,所以也可以排除。

  那么,暗杀金正男的疑凶,只剩朝鲜,韩国,美国,日本这四个国家。

  首先分析日本,日本安倍政府一直借金正恩的核试和中国威胁做文章,并以此发展军力,但就算金正恩倒台,日本仍可以打中国威胁的牌子继续发展军力,而通过暗杀制造东北亚乱局在目前特朗普并没站稳脚跟国内自顾不暇之下时机没到,因此,逻辑上,日本并无暗杀金正男的政治需要。但日本可以借此浑水摸鱼,争取暗杀事件利益最大化,坐收渔人之利。相反,金正男私下很多日本朋友,介绍金正男的书籍,大多出自日本,其中金正男的日本好友,曾任《东京新闻》驻北京特派员的五味洋治,更是金正男类似传记的作者。所以,事实上,金正男不仅与中国友好,与日本的社会关系也不错。日本基本可以排除。

  疑凶只剩朝鲜,韩国,美国了。

  暗杀风云的第一手新闻,其实是从韩联社发布的,韩联社及日本媒体是在14日傍晚报导,指金正男昨天上午在马来西亚遇害。而南韩《每日经济》更进一步指出,金正男是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遭2名女特工以毒针杀害,更声称2女犯案后即搭德士逃逸。新闻同时据消息人士指出,他一直住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目前当局正在搜捕杀害他的两名北韩女特工。由此,全球舆论基本将凶手“锁定”是朝鲜,认定是金正恩毒杀同父异母之兄长。可偏偏这让朝鲜以及金正恩成为毒杀事件的”受害人“。事实上,经过多年清算,朝鲜政坛已再无亲中的张成泽及金正男的政治势力存在,加之金正男长期流亡海外,更无法在朝鲜培养自己的势力,最多也就是在媒体发表几句不满的言词,早前金正恩有刺杀打算不奇怪,但近年随着金正男完全被边缘化,对金正恩的威胁大不如前。还有一点就是,在当前特朗普上台之际,虽然朝鲜又发射导弹,但金正恩至今很少发表批评特朗普的言论,显然期待美朝关系在特朗普时代有所改变。这更符合朝鲜发展战略。刺杀金正男并不符合这个战略要求。因此,笔者认为,从大局来看,朝鲜虽然过去有刺杀的案例,但这次刺杀金正男,不是朝鲜金正恩所为。

  那么,刺杀金正男的疑凶,只剩韩国,美国了。

  我们看看美国,美国中情局也有不少刺杀别国政客的案例。那么美国有无刺杀金正男的需要呢?美日之间有美日安保条约,也就说,美日在亚太利益,包括东北亚利益基本是一致的,金正男私下与日本社会关系友好,美国中情局不会不知道,若刺杀金正男是为了给东北亚乱局添乱制造介入的借口这一政治动机似乎不成立,因为朝鲜本身就不断自己给东北亚添乱,中情局毒杀金正男纯属多此一举;此外,在特朗普刚上台,准备整顿中情局之际,没经特朗普许可,中情局本身就人心惶惶,岂会自己找事?况且,东北亚并非特朗普第一个重点照顾对象。当然,不排除中情局未经特朗普批准,毒杀金正男,唯一的理由,就是以此作为给金正恩除掉心腹之患的“贺礼“,希望拉拢朝鲜倒向美国一起遏制中国。但这一理由是十分牵强的。现在朝鲜不用拉拢,与中国也是处于冰冻关系阶段,美朝关系的矛盾在朝鲜拥有核武之上,刺杀金正男对美朝关系的改善毫无帮助。所以,笔者认为美国可以排除。

  那么,毒杀金正男的疑凶,只剩韩国了。而笔者也认为,韩国才是刺杀金正男的凶手。

  笔者一直认为,青瓦台里面,有一股强硬的反华反共势力,这股势力甚至不受总统约束。这股势力近年频频得手,屡建“奇功“:与英美联手策反朝鲜驻英大使太勇浩;策反在华朝鲜餐厅服务员”脱北“叛逃等。2016年中国青年报就曾发文指韩国特工“诱拐绑架”朝鲜驻外人员,危害半岛稳定。这次是韩国特工再次出手。

  这股势力之所以被笔者认为不受总统约束,是因为朴槿惠在总统职位已经为危危乎之际,仍加速与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在朴槿惠已成泥菩萨之际,还要急冲冲通过这个反华反朝协定,显然是这股势力主导着韩国军事外交,并完全配合美国东北亚战略。所以,韩国青瓦台这股势力的幕后大老板,正是美国人。

  笔者认为,本次毒杀金正男正是韩国这股情报势力的特工所为。理由如下:

  第一, 目前南韩政争激烈,朴槿惠因闺密干政被弹核,执政党在大选民调中屡屡落后,如果南韩情治部门暗杀金正男,可以一举转移南韩民众的视线,并升高三八线局势,为执政党赢得喘息之机。韩国以及执政党正是此暗杀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第二, 韩联社率先报道时,指明是“北韩女子”毒杀金正男,引导全球舆论指向凶手朝鲜金正恩,是金正恩排除异己所为,但连大马警方事后看录像才知道疑凶长啥样,韩联社如何知道是“朝鲜女子”?因此,韩联社的“率先”报道,是毒杀事件计划的一部分。并以此作为舆论战,报复朝鲜最新一轮导弹试射。

  第三,通过毒杀事件,让韩朝更加对立,也通过该事件分化朝鲜内部,韩国早前宣布将用韩朝边境的高音喇叭,宣扬此事,显然是想事件政治利益最大化,达到毒杀金正男的效果。

  第四,毒杀亲中的金正男,嫁祸金正恩,堵死中朝关系和解之门,操控朝鲜半岛局势发展。

  第五,同时嫁祸越南,挑拨越朝,中越关系,影响亚洲政局。

  以上种种,除了韩国,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得到如此之多的得益。

  之前有消息称,金正男有意投靠南韩,但对首尔来说,如果接受金正男,除了有一些文宣价值之外并无他用,南韩今后还要花巨资养他,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将金正男暗杀,并将祸水转移给平壤,做一宗无本万利的买卖。但金正男投靠南韩一传闻笔者认为不可信,倒是将金正男暗杀,将祸水转移给平壤倒是十分符合逻辑。

  韩国这股反华反共势力一日不除,东北亚不可能安宁。若下任韩国总统励精图治,真正为朝鲜半岛的安稳着想,首先清除强硬分子才能换来中韩关系,东北亚大局的稳定。

  不论今次幕后凶手是谁,东北亚将进入一个极为动盪不安时期,接下来美韩将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联合军演,而平壤亦有可能重启核试,届时各方随时擦枪走火。对于中国来说,东北亚风云再起,将形成巨大的战略压力。假若事件恶化到爆发战争,中国就面临是否再次抗美援朝的抉择,如果卷入其中,很可能深陷泥潭;如果明哲保身,东北又堪危。假若平壤倒向美国,也是中国的噩梦,战略环境空前恶化。因此,中方应密切关注金正男暗杀事件的走向,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后,附上维基解密记载的韩国情报院近半个世纪的劣行,并可见这个韩国情报院的“业务能力”其实常被人忽略:

  1967年东柏林事件,韩国中央情报部的特工将数位侨居西德的韩侨绑架回汉城(今首尔),严刑审讯后指控他们“亲朝鲜”和“触犯国家保安法”。迫于国际重压,西德政府中断了与韩国的外交关系。

  金大中绑架事件:1973年8月8日,流亡到日本的金大中出席由韩国民主统一党领导人士在东京大皇宫饭店2212室举行的聚会。会议结束后,金大中走出2212室,遭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绑架。此后,金大中被带到日本大坂,再到韩国首都汉城。据报道,金大中后来回忆说,在一艘前往韩国的船上,他的双脚被系上重物,绑架者似乎打算把他淹死在海里。日本自卫队注意到了这艘船,开始追逐,绑架者被迫放弃计划,金大中后来在韩国釜山获释。金大中当选韩国总统后,在2000年表示,当年制造这起绑架事件的正是中央情报部的特工。

  1997年大韩民国总统选举前,时任韩国驻美国大使洪锡炫和三星集团结构调整本部长李鹤洙,讨论了向执政党大国家党候选人李会昌及其他有潜力的候选人提供大选资金的事情。安全企划部对洪锡炫和李鹤洙等政界和经济界高层人物进行窃听,先后制作了1000多份窃听录音带和笔录。最终李会昌落选。1999年,安企部更名为国家情报院,窃听丑闻随之曝光。这一丑闻的彻底曝光让国家情报院被迫脱离国内政治情报领域,全力从事对外情报搜集。

  2002年3月,前韩国特工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国际舆论也给予关注,前韩国特工的经历将被拍成电影。韩国政府开始改变保持沉默的态度,悄悄地同意给予一些特工以赔偿,并具体淮备了按时期分等级支付补偿金的方案,但受到“派北特工”们的反对。10月,在釜山举行“亚运会”期间,“派北特工”再次举行示威活动,进而演变成骚乱。其间9名警察受伤,警方逮捕大约200人,审讯中发现这些前特工淮备袭击“那帮朝鲜人”。

  2003年6月20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在新任国家情报院院长高泳耇陪同下,视察韩国国家情报院,并与该院20多位高官合影。当天至22日上午,这张合影出现在韩国一个知名网站上,并被多家网站转载,均被放在十分显著的位置上。照片既大又清晰,在网上“示众”41小时,韩国情报院高官集体曝光。韩国国家保密法规定,除国家情报院院长和4位副院长外,其余22人都是“绝对保密人物”,不允许公开身份,更禁止在公开场合露面。这一泄密事件后果十分严重,被曝光者将被调换工作,因而实际上导致情报院高层干部“全军覆灭”。24日,韩国总统府发言人公开声明对此次泄密事件道歉,并撤消专职摄影师徐某的职务,赶出青瓦台。

  2011年2月16日,国家情报院为了协助销售军机,派员潜入前来商谈採购事宜的印尼特使团下榻饭店房间,察看对方的笔记型电脑,但过程竟遭印尼人员当场撞见。据《朝鲜日报》报导,印尼特使团前脚刚离开首尔乐天酒店,就有2男1女潜入印尼经济统筹部长兼特使团团长拉贾沙(Hatta Rajasa)助理的房间。不到6分钟,该名助理回房,赫然发现3名闯入者正在察看房内2台笔记型电脑;他们被撞见时也未露讶异神色,只是随手交还电脑,迳自离去。报导指称,这些闯入者就是韩国国家情报院的人员;据信,笔记型电脑中储存韩、印两国正在商讨的T-50金鹰式高级教练机採购与军事合作等相关机密情报。韩国政府高层消息来源也证实,情报员是「前去打探印尼特使团的谈判战略」,好让T-50能顺利击败俄罗斯的雅克-130教练机,抢下印尼的定单,遭对方撞见是「意外的疏失」。韩国国情院事后还企图演灭证据,据韩国《文化日报》报导,该院人员曾赴南大门警局,带走包括监视器画面等证物。1名警官表示,「他们来警局带走所有东西。监视器画面的品质非常好,要辨识闯入者的身分并不困难。」这起乌龙事件也让韩国国情院沦为笑柄。韩国各界痛批国情院「无能」,犯下有害国家形象的「低级失误」。驻首尔的各国外交官则密切关注后续发展,甚至发出「韩国国情院犯下巨大失误」的相关电文回国。

  大韩民国国家情报院介入总统选举事件:2012年大韩民国总统选举前,国家情报院在时任院长的元世勳令下,扩大其「心理战」小队,其职员发表批评自由派候选人文在寅的评论,并讚扬保守派候选人朴槿惠。时任国情院院长的元世勳视反对党候选人文在寅为北韩同情者,因此选前指示国情院职员,防止文在寅赢得网路支持,国情院的职员试图将文在寅描绘成对北韩软弱,无力保护韩国免于北韩威胁的形象。韩国联合通讯社指出,国情院职员在数十个网站注册数百用户名,发表数千条相关文章,对特定候选人表示支持或反对,并要求国情院职员提交「工作报告」,此一行为遭到韩国第一大在野党民主党的指控,检察官于2013年4月突击搜索国情院首尔总部。2013年6月14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宣佈前院长元世勳交保候审,即以最高可处5年有期徒刑的干预政治等罪名起诉,但是暂不逮捕。检察厅表示,元世勳涉嫌违反「公职选举法」和「国家情报院法」,以上法律禁止公务员滥用职权参与选举活动,同时禁止国情院院长及下属职员干涉政治,包括散佈消息以支持或反对某一党派或政界人士的行为。2014年9月11日[8],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一审判处元世勳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4年,剥夺公务员资格3年。一审法院认定,关于元世勳直接干预选举的罪证不足,且其做法沿袭过去惯例,并非故意实施,意即元世勳违反「国家情报院法」,但没有违反「公职选举法」。2015年2月9日,首尔高等法院二审判处元世勳有期徒刑3年,剥夺公务员资格3年,随后裁定羁押。二审法院根据检方提供的国情院职员716个推特帐户及所发表的27万则文章发现,自2012年8月朴槿惠获选为「新世界党」总统候选人后,国情院「心理战」小队就依元世勳指示开始利用网路介入选举,认定元世勳没有保持政治中立,且严重违反「国家情报院法」及「公职选举法」,有必要入监服刑。2015年7月16日,韩国大法院合议庭在对因国情院涉嫌介入大选而被起诉的前院长元世勳的上诉审理中,以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二审判决,并将案件发还首尔高等法院。2015年10月6日,首尔高等法院刑事7部部长金时彻裁定,将上月4日申请交保的前国情院长元世勳从首尔拘留所释放,本案被告元世勳自二审判决后至裁定释放为止,一共遭羁押240天。

  最后补充的是,以上资料显示文在寅是韩国情报院的死对头,作为目前最有可能染指青瓦台的总统候选人,文在寅未来会否死于“刺杀”很难说。

相关文章